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引凰为后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成大礼(下)

第二章 成大礼(下)

        容云有些羞赧:“是我太心急了。”

        春桃笑了笑,对凤凰儿道:“姑娘,您要不要再用些点心?”

        因为大婚和登基大典在同一天举行,凤凰儿的时间非常充裕,她并没有像其他新嫁娘那样一早起来就开始梳妆。

        而是踏实地用了早饭后才由全福夫人替她慢慢开脸梳头。

        此时午时刚过,凤凰儿的肚子一点也没觉出饿来。

        她笑着摇摇头:“还是不吃了。”

        吃了点心难免就要喝水,万一到时候想要更衣就麻烦了。

        春桃知道她食量本就不大,平日里也不是个嘴馋的,只得作罢。

        不一会儿,屋外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只听方才那名女官又道:“司徒六姑娘,您该上妆了。”

        因为大家都到了婚嫁的年纪,这几年凤凰儿身边的人成婚的着实不少。

        盛迎岚、左未晞,还有成国公府的几位堂姐,她们的新娘妆容凤凰儿看得清楚,记得更清楚。

        明明是一群容貌各有特色的漂亮姑娘,经过全福夫人的“巧手装扮”后,全都成了一个模样。

        像是在面粉中打过滚的脸,比猴子屁股还红的脸蛋,两条粗黑的眉毛,一张红艳艳的“血盆大口”。

        说句不好听的话,真是比鬼也强不了多少。

        凤凰儿每次想起来都觉得毛骨悚然。

        画在姐妹们脸上,她无法劝阻。

        可谁要是也想把她弄成那个样子,她绝对不答应。

        她拔高声音道:“请全福夫人去厢房喝茶用点心。”

        喝茶?用点心?

        全福夫人下巴都快掉了。

        她今日的任务是给司徒六姑娘开脸梳妆,事情才做了一半就算完儿了?

        可她那里敢反对。

        能被选中在皇后娘娘出嫁时做全福夫人,她可不光是儿女双全长辈俱在,身份自然也是不低的。

        做了几十年的贵夫人,又在自家府里主持中馈,她向来都是说一不二。

        京中哪家姑娘出嫁想要请她做全福夫人,她还得掂量一下对方的家世够不够格。

        可今日,明明对方只是个刚满十六岁的姑娘,她却连不同的意见都不敢提。

        那清越甜美的女声把话说完后,全福夫人忙笑着道了谢,随着一名丫鬟去了厢房。

        凤凰儿这才对容云道:“你来给我上妆,淡淡描画一下即可。”

        她不过十六岁,容貌又不是阮棉棉那种艳丽型的,根本不适合太过浓艳的妆容。

        只需稍加描画,让五官略突出一点即可。

        容云平日里本就是伺候凤凰儿梳妆的,对自家姑娘的喜好非常了解。

        她笑眯眯地应了一声是,伸手打开了妆台上装脂粉的小匣子。

        一刻钟后,经过容云巧手装扮后,凤凰儿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上平添了几分艳色,显得愈发动人。

        这张脸丫鬟们天天都见,依旧觉得无法移开眼。

        尤其是最爱美的红翡,一双圆眼睛不带眨地看着凤凰儿的脸。

        自家姑娘不装扮的时候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稍加装扮就成了绝世大美人!

        凤凰儿早已经习惯了这小丫头花痴的模样,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她很满意自己今日的妆容,但心中却又生出了另一个遗憾。

        她的婚礼除了没有之前想的那些,还没有送嫁的闺中密友。

        大喜的日子,竟没有小姐妹们同她一起分享这份喜悦。

        凤凰儿暗暗叹了口气。

        果然是高处不胜寒么?

        人所处的位置越高,能与自己比肩而立的人就越少。

        上一世她没有姐妹没有朋友,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只能向翠羽倾诉。

        但翠羽那丫头太老实太懂规矩,从来不敢用平等的态度与她说话,更不敢指责她的错处。

        今生她明明拥有了好几位可以交心的朋友,到了人生最重要的时刻,她们却依旧不能陪在自己身边。

        她不免又想起了赵重熙。

        这个时辰,登基大典已经完成了。

        现在的阿福已经是大宋的皇帝。

        大宋的年号虽然还是昌隆,但新年后便会以新的年号纪元。

        乾宁,凤凰儿细细咀嚼着这两个字。

        她的阿福,如今已经是乾宁帝了呢。

        他们拥有相似的命运,对彼此的苦楚很容易就能够做到理解、包容。

        今日之后,他们的关系会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相信这份理解和包容,会让他们挨得更近,走得更远。

        ※※※※

        新帝登基之日迎娶皇后,大宋京城的热闹绝对是空前的。

        由当朝首相韩禹和礼部尚书程旭年担任迎亲正副使的迎亲队伍,连同皇后仪仗抵达成国公府时,这份热闹更是达到了顶点。

        成国公府中门大开。

        以司徒恽为首的成国公府男丁,有官职的俱身着朝服,无有官职的身着华服在门外跪迎。

        以国公夫人卢氏为首的成国公府女眷,有诰命的身着诰命服饰,其余也都打扮的雍容华贵,俱在中庭处跪迎。

        装扮整齐的凤凰儿顶着六七斤重的凤冠,穿着十几斤重的大婚礼服,在丫鬟们的搀扶下缓步来到了中庭。

        待她稳稳跪下后,御前大总管吴公公高声宣读了册封皇后的圣旨。

        四名宫中女官携所有前来成国公府迎亲的人员跪请凤凰儿登凤辇。

        鼓乐声起,仪仗在前引路,凤辇启程入宫。

        在安泰殿行过礼后,凤凰儿被送入了凤翔宫。

        而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

        赵重熙回到安泰殿,与太上皇一起赐予成国公府男丁宴饮,王公百官作陪。

        皇太后韩氏则在风华殿中,赐予成国公府女眷宴饮,由王妃、公主和命妇作陪。

        赵重熙再次回到凤翔宫时,凤凰儿觉得自己的脖子都快要没有知觉了。

        听着门外女官和丫鬟们向赵重熙行礼问安的声音,凤凰儿精神为之一振,顿觉头上的凤冠更重了。

        赵重熙在安泰殿喝了不少酒,倒也没有喝醉,却是恰到好处的微醺。

        此时他站在门口,远远望着自己喜欢了好几年的姑娘,只觉心尖软得都要滴出水来。

        他的凰儿,终于成为了他的妻子,成为了翱翔九天的凤凰。

        迟迟不见对方来解救自己,凤凰儿都想骂人了。

        阿福究竟怎么回事儿,莫非是像棉棉姐说的那样,得了婚前恐惧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