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终极学生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 为何要说

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 为何要说

        云梦溪那双恐怖的眼睛再次瞪大了几分,流露出浓郁的恐惧,与此同时,那血粼粼的嘴巴更是快速的一张一合,发出了更为恐怖的嘶鸣声。

        他无比的清楚,爷爷想要做什么。

        “爷爷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帮你解脱,就是让你别成了我云梦山庄的耻辱。”云梦狂兵喃喃自语了句,这一刻,那张老脸,似乎又苍老了几分。

        “吼……”云梦溪那只恐怖的眼珠子骇然到了极点,流露出的那种哀求让人实在不忍心多看一眼。

        云梦狂兵眸子一凝,内心冷若寒冰。

        一个恐怖的威压倾泻而下,狠狠的轰在了那具血骨之上,直接将其轰成血雾。

        那双让云梦狂兵不想多看一眼的眼睛,彻底消失了,直到整个时候云梦狂兵这才睁开方才那微闭着的眼睛。

        躬身站在一旁的冯老见状,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几下。

        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此时的老庄主,有多痛苦!又有多愤怒!

        做出此等行为,又得下多大决心。

        云梦溪虽说还活着,但是跟死了已经没啥区别了,他的肉体上血肉虽说已经被切干净了,但是这还不是问题。

        问题在于,他的精魄严重受损了,即将魂飞魄散,哪怕是丹神扁佗那种能人出手,也救不回来了。

        据说冰龙的丹核能够滋养精魄,但是这种时候,又上哪整冰龙的丹核去?要知道,冰龙可是连老庄主都招惹不起的恐怖兽类啊!

        因此每多一个呼吸,云梦溪就要被多折磨一个呼吸时间。

        所以,老庄主杀了公子无疑是最正确的做法。

        杀了,公子也就可以彻底的解脱了。

        但是杀了,云梦山庄所承受的那耻辱不会因为公子的死而消散,反而会愈发的浓郁。

        是选择将此等耻辱吞下,还是血洗这耻辱,冯老不敢妄猜。

        “何方神圣?”云梦狂兵抬起头来,那双冰冷至极的眸子看向冯老。

        冯老身体剧烈一顿,脑袋更低了,说道:“不知。”

        “那只蝼蚁呢?”云梦狂兵又问。

        冯老的脑袋低了几分,低声汇报:“只知此人似乎出身于幽域,之前跟琉光山庄那含光枫叶一同成立了含枫宗,成为了含枫宗的副宗主,含光枫叶对他极其重视。”

        “公子……公子正是因为如此,这才对其动了杀心,先前派云梦耀前去杀他,云梦耀失手了,因此结下梁子。”

        “他的真正来历,含光枫叶应该是清楚的才对。”

        冯老有些说不下去了。

        什么都不知道,就意味着他严重失职了,就意味着骄傲的云梦山庄将得承受更大的耻辱。

        云梦狂兵冷冷的说:“所以,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云梦山庄年轻一辈最杰出的天骄,就这样陨落了?我云梦山庄就这样被钉在耻辱柱上?”

        冯老的脑袋又一次低了些,都快藏进自己的裤裆里了。

        他着实恐惧,若是老庄主来一句“什么都清楚,要你何用”,那该如何是好?

        偌大的天界如此的美好,以他的修为,完全可以生活得异常滋味,他真的不想就这样魂飞魄散。

        “去吧,去调查清楚那只蝼蚁背后的那个强者究竟是何人,然后,杀了那只蝼蚁!”

        就如同以往那样,云梦狂兵对冯老下达了命令,从这声音里你压根听不出云梦狂兵此时是怎样一种心境。

        只不过云梦狂兵多说了句:“完成不了,你也就不用继续活着了,你全族都不用继续活着了。”

        冯老脸色大变,冷汗淋漓,身体颤抖不止。

        膝盖一软,重重跪倒在地上:“老庄主……”

        一道恐怖恐怖无比的威压仿若那狂风暴雨一般,直接轰在了冯老身上。

        “轰!”

        冯老那身体就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嘴巴一张,喷出了一口夹杂着内脏的鲜血。

        ……

        跟云梦溪一战之后,李泽道虽说依旧是准大道境修为,但是实力无疑又精进了几分。

        这山谷里那些强大的毒虫兽类,要么已经被李泽道坑死了,要么就是嗅到什么危险,在李泽道找上门之前就赶紧搬家了,剩下的已经没有资格当李泽道的对手了。

        “该换个地方了。”李泽道抬头看向蔚蓝天空那几朵祥云,伸了伸懒腰。

        他不知道流水公子此时正躲在哪里拼命的练习着那些乐器,但是他知道流水公子肯定听得到自己所说的话。

        就在这时,李泽道心有所感,抬头看去,却见一道身影仿若鬼魅一般,出现在自己面前。

        李泽道眸子一下子变得无比的警惕,身体紧绷,握紧手中长剑,做好了准备迎战恐怖强者的准备。

        来者正是冯老。

        李泽道以为这个拥有大道境上品修为的超级强者这是过来杀自己,替云梦溪复仇,没想到冯老却是膝盖一软,重重的跪倒在他面前。

        那苍白入纸的脸上弥漫着让人心碎的哀求。

        李泽道眉头皱了起来,警惕却是一点都不减,冷冷回应:“冯老这是何意?”

        假装如此让我放松警惕然后给我致命一击?拜托,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我不过是区区准大道境修为好不好?也就勉强可以跟大道境下品强者打个平手而已。

        “宁副宗主,我这是求您救命来来,求您大人有大量,救救我的族人,求你了!”冯老重重的磕了几个头,苦苦哀求。

        与此同时,还从魂戒里掏出了大量的丹药魂器天材地宝等等,堆放在李泽道面前。

        “宁副宗主,我就这些东西了,都给您了,求您了,救救我的族人啊!”

        李泽道一愣:“不是,冯老未免太看得起本公子了吧?”

        “虽说本公子在修炼一道的天赋相当可怕,是注定要在苍穹榜上留下名字的超级新星,但是你也看到了,本公子现在不过区区准大道境强者,又如何救得了你的族人?不是,你的族人怎么了?”

        冯老沉默了下,这才苦涩无比的说起了他的遭遇。

        在那云梦山庄,在冯老苦苦哀求之后,云梦狂兵看在冯老忠心耿耿,为山庄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份上,退了一步。

        他给了冯老两条路。

        弄清楚了伤了云梦溪的那个恐怖强者是谁,他的族人可以免死。

        杀了宁副宗主,他可以免死。

        冯老知道他杀不了那个宁副宗主,所以他死定了。

        事到如今,只能尽量保证自己族人的安全了。

        所以,他找李泽道来了,他哀求李泽道告诉他说站在他身后的那个恐怖强者到底是何方神圣。

        李泽道眼神怪异的看着面前这个跪着苦苦哀求的足以让他仰望的强者,着实没想到他竟然是为这事来的。

        那云梦山庄会不会太冷血了些?

        不过想起琉光山庄那老家伙连自己的孙女都杀,李泽道又觉得这云梦山庄多少还是有点人情味了。

        换做是琉光山庄,冯老的一家老小此时早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宁副宗主,我求求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冯老哀求道。

        他知道那个恐怖的强者就在一旁看着自己,他希望他能够出现,给自己的族人一条活路。

        站在一棵大树之上,仿若跟那大树融为一体的流水公子确实正冷眼看着冯老以及李泽道,他想知道,这只蝼蚁在没有经过自己允许的情况下下会不会告诉对方。

        流水公子摇了摇头。

        他觉得应该是不会的,并非是怕自己,而是这只蝼蚁如此的无耻,如此的记仇,又怎么可能给敌人一个答案?

        李泽道说:“是那在苍穹榜上留下名字的流水公子。”

        “……”

        流水公子眼珠子瞪大,脸上肌肉剧烈的扯了下。

        他压根就无所谓云梦山庄知道正是流水公子出手了折磨了云梦山庄那小辈,然后找他报仇来了。

        他就是郁闷这只蝼蚁竟然跟自己猜测的完全不一样。

        他竟然如此痛快的就说了!

        他不应该非但不说,而且还继续挑衅激怒对方,比如在那边拍手幸灾乐祸的表示你族人活该被杀啊太好了之类的,之后在借自己的手,杀了对方吗?

        冯老的瞳孔一下子就瞪得滚圆,站在这个宁副宗主身后的竟然是那个音痴流水公子?如此一来,老庄主也别想着血洗耻辱的事情了。

        琉光山庄虽说是荣耀家族,但是却也万万不想面对此等在苍穹榜上留下名字的恐怖强者啊。

        “救你的族人去吧,至于你,我可就救不了了。”李泽道耸了耸肩膀。

        “多谢宁副宗主!多谢宁副宗主!”

        冯老感激涕零,又重重磕了几下头,这才起身迅速离开这山谷。

        李泽道也不客气,将冯老所留下的那些丹药等东西全部收了起来。

        这才抬头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张平淡无奇的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本公子知道,这种事情你压根就无所谓,区区云梦山庄还不至于对你产生多大威胁,所以没经过你的同意便说了。”

        流水公子沉默了下问:“为何要说?”

        “他的族人是无辜的。哎,我本善良,奈何现实逼人为恶。”李泽道声音无比苦涩,眼神却是散发出怜悯世人的光芒出来,神色光环加身。

        流水公子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了抽。

        不相信吧,这种眼神这种语气着实无懈可击,而且还能将梵音仙子的静心咒弹奏出那种水准,有此可知,他的确拥有怜悯它天下的胸怀。

        但是若是相信,为何会心生如此恶心的感觉?为何会忍不住觉得自己就是个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