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本善良之崛起在线阅读 - 第825章 营救

第825章 营救

        一百多人的队伍很快的集合完毕,全身黑衣,看来黑煞密卫的力量,的确不弱,不过作为女皇,作为王族,在这王都之中,当然有很多隐藏的力量,这一点并不奇怪。

        妇人,也就是剑煞依旧有些担心,问道:“并肩王,属下本来不该怀疑,但几大宗师高手非同小可,一字王真的能挡住他们,为我们解救红樱将军争取足够的时间么?”

        楚河没有说话,但青凤却是开口了:“剑煞,不需多问了,事已至此,无路可退,行动吧,按照我们刚才的商议,各行其事,今夜,一定要救出红樱将军与家人,掌控王都军马,还要剿灭那霍思空,荡平王都。”

        “是,王。”青凤开口,妇人扫了楚可一眼,不再说话了,就如并肩王所言,今夜行动,不论生死,哪怕是整个黑煞密卫全军覆没,他们也必须救出红樱将军,让她重执军权,派大军肃清王都叛乱,明日迎接女皇陛下的回归。

        黑煞组织既是密卫,忠诚王族,那么为王族牺牲也是理所当然。

        女人转身离去,再出现的时候,也是一身黑袍,腰间长刀,脸覆黑布,身上带着杀气,沉声的喝道:“今夜的目标,樱花小榭,救出红樱将军,荡平王都叛乱,所有阻拦者,杀!”

        看着黑煞身形消失,青凤回头,朝着楚河说道:“走吧,今夜的王都,将是一个不眠夜!”

        楚河抬头看天,说道:“夜色风高,却正好是一个杀人夜。”

        楚河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被牵扯进王权战争,但到现在,一步步越缠越紧,似乎有些挣脱不掉的意味,哪怕他可以抽身而退,不管不顾,但却怎么舍得让几个女人身死,寒秋,雪莺,眼前的青凤,若是女皇失去王权,她们都将遭受最惨烈的打击,这一点,楚河不得不慎重考虑。

        樱花小榭也就是一座院落,这院落座落在九皇街最深处,是京都名闻红樱将军的住处,因满院的樱花而出名,久而久之,它真正的名字被樱花小榭所代替。

        九皇街上,住着都是王公贵族,豪门大户,但此刻,哪怕这些高高在上的大家,也紧闭大门,没有人敢在这种夜间时刻出现,最近九皇街被禁严,樱花小榭被困守的事,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没有人想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惹来麻烦。

        反抗女皇王权,这并不是一件小事,可是要被杀头的。

        当然,虽然各户大门紧闭,但并不是真的睡了,其实当黑煞密卫出现的时候,动静一起,各家各户就已经收到了消息,不要小看这些人,他们各地都有眼睛,监视着整个王都的一举一动,密卫不动则已,一动也难逃他们这些人的眼睛。

        太傅府中,老人正在行云流水,舞文弄墨。

        门被人敲开了,中年人闯了进来,脸色有几分紧张,朝着老人一拜,说道:“父亲,你果然胜算无疑,刚刚收到消息,王族密卫已经出现了,他们似乎准备救出红樱将军。”

        老人并没有惊讶,手中的笔继续,写出了龙凤飞舞的字体,一直等到最后一个字落定,才放下了笔,才抬起了头,一边擦拭着手,一边说道:“仅凭一支密卫,是救不出红樱将军的,这一次几大世家一起出手,那几大宗师可是下了血本,除非女皇率大军攻城。”

        中年人不解的说道:“父亲,孩子一直不太明白,女皇现在手掌兵权,哪怕是霍思空能掌控王都军马,也挡不住女皇,这些人却为何还要这么做,难道就只是为了让女皇难堪,却是不怕女皇回归之后,血染王都么?”

        老人看着中年人,也是自己的儿子,说道:“他们是想慢慢的消弱王权,小小一个禁卫副统领,就可以做到如此地步,也是给女皇一个警告,不要防碍世家的利益,不然下一次,站在女皇对面的,就不是一个副统领了。”

        中年人微微一震,说道:“他们好大的胆子。”

        老人冷笑了一声,说道:“他们胆子当然不小,但他们有这样的资本,要钱有钱,要人有才,女皇虽然占着王族传承之势,但想要与他们抗衡,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女皇不是先皇,他没有这样的魄力,所以最终,她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沦为傀儡,二是两败俱伤。”

        “这两种结果对我们来说,并无坏处。”

        中年人蓦然的惊醒,说道:“不错,若女皇势微,我们就可以抬头,重凝朝中力量,让所人朝中大臣,都站在我们这一边,到时候,女皇就需要借助我们的力量。”

        老人轻轻的摇头,说道:“这事还早,明哲保身,保存实力才是我们现在要做的,现在整个大夏,谁不是在暗藏实力,以待朝中大变,这一次若是女皇在白河城驾崩,那出面的不是一个小小的禁卫副统领了,看吧,等女皇回来,会有更多的好戏可看。”

        看着安静的九皇街,感受着宁静中的不平静,楚河真是有些无语,没有想到,这看热闹的人不少呢,或者整个京都世家,都在看着热闹吧,就是没有人想要伸一把手,帮女皇一把,这女皇做得也太可怜了。

        看了身边的青凤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行动吧,盯着的人实在太多了,估计这会儿,咱们的行动,已经人尽皆知了,速战速决,要不然援兵赶到,就麻烦了。”

        青凤虽然不解其意,但还是点头,朝着剑煞一挥手,下一刻,剑煞下达了命令,喝道:“进攻,杀入樱花小榭。”

        剑煞也跟着去,楚河与青凤,尾随众人之后。

        前方已经响起了刀剑接触的杀戮声,安静的樱花小榭变得热闹起来。

        “青凤,你自己小心点。”几道身影如箭般的闪现,正是宗师出手了,楚河朝着青凤提醒了一句,人如箭般的,随风而至,挡在了几道黑影的面前。

        “你也是。”青凤闻声,也说了一句,身形一纵之间,就已经消失在楚河的视线之中,青凤当然要尽快的救出红樱,重掌大军之权,消灭已经背叛的霍思空。

        一柄剑,剑光四溢,凌空而至,快若闪电,这一剑,似乎想要把楚河一剑劈成碎片,这宗师之力,与楚河在白河城之战中,亲手灭杀的几位供奉实力相差无几了。

        敌人不杀,王权不恭,内乱倒是拿手,楚河很不屑这些所谓宗师的品德。

        若是和平时期也就罢了,女皇经历大险,这些强大的高手不仅不思报国恩,反而助纣为虐,实在有损修武之人的声誉,整个白河城,百万大军之战,大夏军中,竟然难得见一个宗师高手相助,这些人,简直不配为宗师。

        楚河如此一想,杀机顿起,手中一动,光剑已经握在手中,剑光同样的一晃,横扫了过去。

        这突然而来的剑意,让几个宗师一惊,其中一个刚才毫不在意的宗师,此刻惊声一叫:“大家小心!”

        但可惜,叫得有些晚了,那个朝楚河发出剑意,想要一剑格杀的宗师此刻首当其冲,被楚河这一剑,横劈身死,甚至连惨叫声也没有传开,就已经从空中摔落下去。

        其实此人身为宗师,没有这么容易被杀死,只是这人太过狂傲,更太不小心了,所以面对楚河的这一剑,他根本也就没有当回事,但偏偏,这一剑,他就没有接住,这一剑的威力,太过惊人,让他尸首两处,甚至连怎么死的,也没有弄明白。

        一剑把一个宗师杀死,这才引发了震动,也才有人询问楚河的身份。

        “你,你是何人?”

        “你等一个个身为修武宗师,不思报国恩,为国出力,却反而助纣为虐,简直就是污辱了武修之道,你们根本不配称为修武者,本座乃女皇亲封一字王,专杀你等这不要脸的修武之人,受死吧!”

        “你……”楚河的话,说得这些人又羞又愧,他们其实又怎么会不明白,他们这样与女皇作对,纯粹是私益作祟,但可惜,哪怕作为宗师,他们也是受尽了世家好处,别的不说,光是每年修练所需要极品药材都是一个庞大的数字,现在对方谋求回报,他们又怎么能不出力。

        “一字王?你竟然是一字王……”

        “你就是白河城之战出现的超境强者?”

        “你们还不蠢,再接本座几剑。”楚河真是懒得与这些人废话,手中的剑,一连三招,剑剑夺命,身形如影子般的,夹着龙行六意的力量,朝着这几个宗师袭去,几个宗师不敢怠慢,其中三个,从三方合击,只有其中力量最弱的一个,却是很无耻的闪避躲开了。

        龙行六意的力量,似乎对这个龙行大陆所有修武者都有一种神秘的压制作用,楚河的剑一出,对方似乎就溃不成军了。

        两颗大好头颅随热血飞起,而唯一捡回一条小命的宗师,见势不妙,转身而走,哪怕是身受重伤,也不敢有一丝慢,但楚河哪里会放他离开,手中的剑瞬间,幻化成了一柄枪,霸王神枪如箭般的全力投掷了出去,把这腾空而起,想要逃走的宗师,串成了糖葫芦。

        当这宗师惨叫一声,从空中掉下来,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这个时候,楚河才转头,看向了最后一个宗师。

        “你为什么不逃?”楚河问道。

        这老人说道:“我没有信心可以逃过你的手,而且我也不想逃,我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他们说,可以给我更高阶的修功之法,但我觉得,你可以给我更多。”

        老人说着,恭恭敬敬的朝楚河行了一礼,说道:“老道丁松子,愿为一字王效力。”

        楚河轻笑了一声,说道:“你果然是聪明人,聪明人都会活得长一些,本王座下的确需要人手,看你如此识实务,本王给你一个机会,但你要记住,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不可能再有第二次。”

        “属下明白。”

        丁松子满身已经都是冷汗,他看着身边躺着四个伙伴尸体,对眼前的年青人,已经不敢有一丝的反抗,他知道,若不是他刚才放弃反抗,这会儿怕也会成为死人。

        几个同伴的实力,他很清楚,但在这个年青人的面前,连一剑也接不下,这种实力,太强大了,强大得让他害怕。

        丁松子是一个武痴,他不怕死,但他害怕见不到超绝强者真正实力的那一天,就死去,那死得太不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