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本善良之崛起在线阅读 - 第823章 一路前行

第823章 一路前行

        女皇发怒,影响了几女的心情,吃饭的时候,寒秋与雪莺也是脸露愁容,郁郁寡欢,这也让楚河心里不舒服,好好的一顿饭,吃到最后淡然无味。

        青凤似乎感觉到楚河的不喜,解释道:“楚河,不要怪我们,姐姐现在心情很差,脾气暴躁如雷,连我都劝说不住,看她现在的样子,我真的很担心。”

        其实这些事与楚河无关,他来到这个世界是修武,并不是修性,所以可以不理会,但偏偏,眼前的几女与那女皇,关系不浅,受到了如此的影响,也波动了他的心境。

        楚河放下了碗筷,说道:“我与女皇聊聊吧,她现在心中有一团火,需要发泄。”

        青凤说道:“现在也许只有你,才能劝说姐姐了。”

        楚河走进大帐,看到静静坐在那里,沉默无声,夹着几许孤独,几许压抑,几许戾气的女皇,风华绝代的姿容,染上了几许疲惫,几许感伤。

        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只破碎的杯子,而地下,更是凌乱无章,看得出来,这是从王都来的奏报,也是引发女皇怒火与情绪波动的根源,想来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看到楚河,女皇并不奇怪。

        反正主动的问道:“楚河,你说本王以前是不是太天真了。”

        “当年本王与太子争夺帝位,棋胜一招,没有人知道,当时有多凶险,只因本王是女人,大臣反对我,大将反对我,因为他们不愿意让一个女人压在自己的头上,就这么一个理由,就因为本王是女儿身,本王夺位以来,为了感化他们,施以仁政,对当年与本王做对的人,都给予宽恕,只是希望给大夏帝国,保留一分元气,那一场宫变已经死了很多人,我不想有更多的人死去。”

        “自从本王登位以来,本王自认,对他们已经仁至义尽,能给的都已经给了,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但似乎并没有收到回报,反而让人觉得本王软弱可欺,让有些人,更加的骄纵,不把本王放在眼里。”

        “为了大夏,本王呕心沥血,八年来,不敢有一丝懈怠,他们不配合,本王忍了,他们拖后腿,本王也忍了,但他们现在竟然敢造反,八年的施恩之政,反而让本王与他们越走越远。”

        楚河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女皇说,他知道,这个女人需要发泄,不然闷在心里,她会失控的发疯,这一次白河城之战,本来就是被人欺骗才会发生,女皇心里本来就已经怨意重重,再加上王都乱变,让她的心境,也在承受着最严重的侵袭。

        若不能度过这一关,女皇的心态一旦发生崩溃,那后果不堪设想,到时候,一定会杀个血流成河。

        “本王退一步,他们进两步,本王退两步,他们进三步,现在,本王已经无路可退。”

        楚河这才开口,说道:“女皇错了,其实女皇手掌帝国之兵,早就立于不败之地,一些跳梁小丑而已,肃清就好,女皇并不孤单,你不是一个人,在你的身后,有百万大夏兵卒,他们就是你强大的后盾,如果不能让他们敬你,那就让他们怕你。”

        “既然已经登上女皇之位,那现在所承受的一切,都是你应该承受的,只有这样,才会让你变得更坚强,欲承其冠,必承其重,女皇应该听说过这句话。”

        “大夏需要女皇,百万大军需要女皇,千万大夏子民也需要女皇,请女皇保重。”

        看着眼前的女皇,楚河倒是有些心疼了,王位不好坐,女皇虽然权大无边,但看起来似乎还没有小刀那个小小的婢女过得更好。

        也许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女皇身上背负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拿进来吧,我陪女皇一起吃。”

        连青凤都劝不住,更有些不敢与姐姐靠近,也唯有楚河不怕了。

        一大锅鸡汤面,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瞬间弥漫在整个大帐之中。

        待女卫离开,楚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给女王捞了一碗面,说道:“吃了面,好好的睡一觉,天塌不下来,就算是塌下来,也不需要你来撑,睡醒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管面对怎么样的困难,怎么样的磨难,我们都应该坚强的面对,世事不如意十之八九,没有烦恼的人,都已经进了坟墓,至少我们还活着,活着就是一件值得幸福的事。”

        “谢谢,楚河……”

        “不用,其实我也是想过来吃顿饱的,你不知道因为你情绪不好,青凤她们一个个为你担心,愁眉苦脸的,很影响我的食欲,女皇绝代风华,其实只要你愿意笑一笑,那就不会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当然,女皇要是笑了,我也可以多吃一碗面。”

        “好,本王给你一个微笑,你就多吃一点。”女皇走了过来,真的给楚河一个笑脸,不得不说,这女皇真漂亮,脸蛋虽然不比青凤强多少,但她身上的女皇气势融入其中,更添几分迷人风姿,就算是楚河,也不由的想多看一眼。

        说实在话,这样的机会可是难得,哪个女皇会让人如此近距离的看自己,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也会羞涩难当的,这种眼里带着精光的探看,分明就是一种亵渎。

        两人面对面的坐下,楚河说道:“这样就对了,你也不用担心,既然我都成了一字王,我会帮你的,那些家伙敢惹这么漂亮的女皇生气,我一定会让他们好看,替你出气。”

        这话脱口而出,显得有些暧昧,女皇白了楚河一眼,却是没有训斥于他,反而接过了楚河递过来的面条,吃了起来。

        楚河见状,说道:“对了,尝尝我们那个世界的卤味。”

        楚河意识一动,一碟已经切片的卤牛肉出现在了桌子上,楚河替女皇夹了一片,自己就开始狼吞虎咽,也许是楚河的样子,引动了女皇的胃口,女皇小心的吃下这片牛肉,觉得味道似乎真的不错,竟然连动筷子,不甘示弱的与楚河抢了起来。

        这会儿,女皇似乎又恢复了神彩,隐去了戾气。

        帐外,几女正在焦急的等候消息,若是楚河都劝不住女皇,那麻烦就大了,任女皇情绪纠结,等回到王都,怕是会杀个血流成河,虽然王都之中,的确有很多人该死,但就怕女皇真的诛连九族,这也是众女将都不愿意看到的事。

        “红影,怎么样,陛下可有吃?”寒秋问女皇最贴身的女卫首领,几乎是与女皇形影不离的,红影从小就与女皇一起长大,就像现在的小刀与青凤一般的关系,两人很多时候,都是形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寒秋将军,陛下已经动筷子了,好像怒气也消了很多,你们不需要担心了。”

        “那就好,还是楚河有本事,姐姐能被劝住,不至于迷了心境,免得多添杀戮。”青凤也随声叹道。

        雪莺说道:“我们这几天也是唉声叹息的,让夫君过得很不好,等晚上,要好好的补偿给他。”

        寒秋一听,立刻眯着眼笑了,点头说道:“我也正有此意,雪莺,要不咱们开发一个新姿势,夫君似乎很感兴趣的。”

        青凤在一旁听得面红耳赤,你们够了没有,这么羞人的事,也可以说得正大光明的。

        倒是红影并没有听进去,而是脸上有些忧色,女皇是属于整个大夏的,若是女皇动情,后果不堪设想,可是谁也没有被劝住的女皇,似乎唯独对楚河有一种特别的信任,这种信任,甚至连她这个近身人也比不上。

        所以红影有些担心,担心有一天,女皇也会像青凤一样的,喜欢上楚河。

        若楚河没有并肩王,没有寒秋几位将军,或者两人走在一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个超境强者,一个无双女皇,很般配,可是现在不行了,女皇还能与自己的妹妹争男人不成?

        只是以红影的身份,还真是没有权力劝说女皇,特别是这种私事,更无可能,所以她也只能在心里祈祷,女皇不要走了歪路。

        饭后一根烟,快活似神仙,楚可吞云吐雾,女皇也跟着有样学样,这个让楚河冷汗直冒,会不会把女皇给带坏了。

        把女皇嘴里的烟,取下来,放入自己的嘴里,楚河说道:“女人吸烟不好,香香的才惹人喜欢,瞪我干什么,我说的是真的,没有骗你,你要是烦闷的时候,我教你玩个游戏吧,保管你心情舒畅。”

        楚河并不知道,女皇瞪他并不是因为他抢走了烟,而是这根烟是从她的唇间抽走的,上面还带着她的芬香,这一刻的女皇,心里,身体里,似乎莫名的溢动着一种潮动,连她自己也分不清楚,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很显然的,她并不排斥。

        游戏?什么游戏,当然是玩麻将了,用玉石雕成的麻将,价值不菲,不过女皇嘛,当然要用高级货。

        楚河把女皇,青凤,寒秋,雪莺教会了,然后大帐里,不断的传来我糊了,放炮的声音,这一下,就热闹了,也没有楚河什么事了,让楚河可以把精力,用在飞舞军团的恢复训练上。

        只是这一段路,终于走完了,开心的心情结束了,王都之中,有太多的麻烦事,等着女皇去解决,本来千头万绪,烦不其烦的女皇,却是没有与之前一般的,焦头烂额,反而已经有了足够的信心,去面对任何事。

        城中,太傅之府。

        一个发须斑白的老人,静静的坐在一张书桌后,房间焚香静默,给人一种淡然宁静的气氛。

        一个脸色焦急的中年男人,这会儿冲了进来,躬身一礼就已经叫道:“父亲,女皇回来了,明日正午,就到达王都。”

        老人抬头,无惊平静的说道:“回来就回来了,我们照规矩迎接就好,不需惊慌。”

        “可是父亲,刚才我收到消息,霍大将军已经秘密软禁红樱将军,准备明日趁女皇回归,偷袭女皇陛下。”

        太傅脸上依旧没有太多的表情,似乎对王都发生的任何事,都稳若泰山,他当然有自己的依仗。

        “不参与,不干涉,旁观就好,告诉我们所有人,等候我的命令。”

        只是在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太傅那终年不化的脸上,却有了一丝莫名的神色,似乎是期待似乎也是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