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六指诡医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智取为上策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智取为上策

        这么快就到燕西大营了?

        合着这里离独虎信被杀的战场不过区区几十里路程,陀满奴竟然就敢见死不救。

        尽管害死的不是我,但作为这个肉身的新主人,我也不能饶了他!

        姚广道:“将军,咱们要不要派斥候(古代的侦察兵、通讯兵)前去通知陀满奴?”

        “通知他干嘛?”我疑惑道。

        姚广道:“按照规矩,主帅回营,乃是虎侯归位,是要让三军将领出门迎接的,就算陀满奴这个副将,也得规规矩矩站在马前等你!”

        “你觉得他会出营接我吗?”我吊着眼皮看着姚广道。

        姚广皱了皱眉,低声道:“恐怕不会。他既然悖逆了您,知道您回来,一定怕事情败漏,搞不好还得紧闭帐门,诬陷你是叛军,和您一决高下。”

        “这不就得了吗?还废什么话?他既然都特.么的把独虎信……啊,也就是我,都差点把我害死了,我还通知他个爪爪。你,通告三军,陀满奴阴谋犯上,祸乱三军,罪无可赦,杀了他可升百夫,活捉者直接提拔为八阶校尉,回京后,还能赏他青丝馆一日游,我出钱!”我大声道。

        姚广听了,瞪大眼道:“将军,你要列阵和燕西大营决战?这……这搞不好会掉脑袋的啊!燕西大营可是您的军队,主帅伐大营,这属于叛乱啊!再者说了,他们五万铁骑,咱们三千残兵……何况,您没品衔,而陀满奴却是五品游击将军……”

        “我说你怎么话这么多?我都忍半天,到底谁是将军?”木头大声道。

        姚广嗫嚅地指了指我!

        “既然如此,还费什么话?”木头冷声道:“规矩是死的,人不是活的吗?大营反叛,主帅当然要伐。再说了,没品怎么了?咱就是要杀他。何况不还有三千人吗?”

        “瞧瞧,这才是杀气!”我正色道:“没杀气,做什么军人啊!阴阳军正督木河洛听令,现在,由你全权负责攻取燕西大营的任务。你来安排方案吧!”

        “是,军主!”

        木头拱手一拜,大声道:“现在我命令,参将姚广,领兵三千,自北向南佯作溃兵朝燕西大营逃窜,一边跑一边呼号,汪谷部十万大军杀来了。记住,戏要演的真,你就当小拔都现在没死,你们正被小拔都驱赶?跑得慢一点就要被砍死了!懂?”

        姚广呆呆地点点头,看着眼前这个滔滔不绝的偏将,这时候才发现,除了主帅之外,这两个偏将以前好像没见过!

        “副督刘大进!”木头朝秃子大喝一声。

        秃子瘪瘪嘴,低声道:“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别废话!”木头道:“你到底听不听令?”

        “属下在!我听令!”秃子无奈道。

        “刘大进,现在,你领兵三人,迂回到燕西大营南部官道潜伏。两个时辰之后,你要生擒叛将陀满奴,不得有误,要是让人跑了,以腰斩论处!”

        姚广听到这,惊讶的嗓子眼的小舌头都漏出来了,大声道:“偏将军,您没说错吧,领兵三人?”

        “怎么?多了?”木头疑惑道。

        “不不不……不是多,是……实在太少了吧!”

        木头道:“三人还少?不就是去捆个人吗?就这样吧!刘副督,有难度吗?”

        “没难度,木正督说啥就是啥!”秃子撇嘴道。

        姚广哭丧着脸,像是听童话故事一般。可偏偏这个脸上有疤的偏将还真领命了!

        “最后是将军您,带着我,骑马中军出击,一击制胜!”木头道。

        姚广慌忙道:“军中大事,可不是儿戏,你刚才让偏将领兵三人也就罢了,还要和将军两个人取中军,这不是开玩笑吧!”

        木头道:“我现在解释一下此战的策略。鉴于陀满奴一心反将军,若是让他知道将军还活着,而且回来了,他一定会在全军面前,诬陷将军已经投靠了汪谷蒙军,从而列阵和我们决斗。那样的话,三千对五万,咱们没胜算,搞不好还得被生吞活剐。可是,如果你们佯做溃兵,口称被小拔都十万人追赶的话,整个大营就会马上将注意力投在敌人身上,一片混乱。陀满奴也不会对将军有所防备。就当你们到了军营前,一片混乱之际,我提着小拔都的人头陪将军从侧面杀出,两人两骑却带来了十万叛军首领小拔都的人头,我在阵前号令三军,将军神武,已经斩杀敌首,让十万铁骑退去,此情此景,你们说这会怎么样?”

        “一定会军心大战,将士们必定以将军为天神下凡一般。”姚广脱口道。

        “没错,在这种情况下,毫无防备的陀满奴就没了机会在诋毁将军,也没法拉开架势列阵和我们抗衡了。见大势已去,这厮只能趁机先走为上。免得将军回营之后秋后算账。可他会往那跑?”

        “西面、北面都是汪古部,东面是荒漠,所以,他只能沿着南部官道往京师的方向潜逃?”姚广喃喃道。

        木头狡黠一笑道:“这时候失去了人心的他,只能是潜逃,绝对带不走几个人,所以,咱们的大进将军,守株待兔,只要带几个老兵,就可以生擒他了!”

        姚广听得入了神,还没来得及回味,我便大声道:“就按木爷的计划行事,全军准备,半个时辰之后开始进军。”

        一个小时以后,我和木头站在大营外三四里的山丘之上,就看见北面沙尘滚滚,哭爹喊妈,一只不用装饰就能演的逼真的残军狼狈朝大营狂奔而去!

        “蒙军来了!”

        “汪谷人杀来了!”

        “军情,军情!汪谷神典小拔都领兵十万,已在十里之外……”

        惊慌的呼喊声不绝于耳,血迹斑斑的铠甲凌乱的马匹兵刃让氛围一下子紧张起来。

        军营周围三四里都布置有暗哨,均是为防备敌人偷袭设置。此时忽然见将军独虎信带领的残兵回来了,却没有了将军,而且听闻后面还设有十万蒙人铁骑,顿时所有岗哨惊慌回缩,也纷纷大喊:“军情,军情,蒙军偷袭……”

        “呜呜呜呜……”

        燕西大营瞬间号角声响起,大营周围散置的小军营也慌忙收缩,全都进入了大营抱成一圈,准备迎战。

        说话间,姚广所领残兵已经到了大营前,燕西军营大开栅栏,准备接应!

        “卜爷,时机到了!”木头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