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还看今朝在线阅读 - 后记(1)

后记(1)

        2005年1月12日,省统计局关于全省主要经济数据终于出炉,中州市以p增速256名列全省第一,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到29,其中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199,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达到创纪录的16,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增幅更是高达2,均双双突破中州记录。

        同时中州市p增速再度在全国省会城市中夺冠,这是中州连续两年夺冠,连n办公厅都为此专门予以表扬。

        2005年1月19日,沙正阳辞去中州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陈汉生任代市长。

        “又是一年啊,如白驹过隙,一眨眼就过去了。”沙正阳不无感慨,看了一眼身旁的陈汉生,“汉生市长,每一年都得要讲这个话,今年会更重要更关键,但是老话是老话,但是却都有其哲理,我们还得要听,要信。”

        陈汉生一身合体的灰色西装,相比于沙正阳显得十分随意的夹克,他倒不是觉得自己过于正式了,今天是担任代市长之后第一次和沙正阳来拜访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领导们也都逐一和他们谈了话,时间也很长,内容也很丰富。

        “嗯,刚才领导也都和我谈了今年中州的情况,去年我们中州取得了辉煌的成绩,那么今年该怎么办?”陈汉生眉峰轻聚,“每一年都有每一年的不一样,但是压力却丝毫不减,嗯,沙书记,我听说年后武汉党政代表团要来咱们中州参观考察?”

        “唔,除了武汉,还有西安和成都的都要来,领导也和我说了,估计四五月份咱们得接待好几拨呢。”沙正阳揉了揉太阳穴,“咱们就这点儿家当,都被他们看完了,如果咱们再拿不出新东西来,恐怕今年就要丢丑了。”

        陈汉生笑了起来,“沙书记,您这就要有点儿自谦了,我感觉您是胸有成竹啊,嗯,你不是有句话说得好么?我们要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无论是产业培育和吸聚,还是我们制度模式创新,这几年里咱们中州都已经在吸取了汉都的经验基础之上,又结合了我们中州的特点们进行了改进,您在年终总结大会上不也说了么?咱们中州是一个包容的城市,有着海纳百川的胸襟,欢迎来自五湖四海的宾朋来我们这里发展创业,我们也会结合中州城市的发展不断自我创新自我革新,让这座城市变得更美好。”

        “呵呵,汉生市长说得好啊,你比我更有信心和气势啊。”沙正阳不无感慨,负手漫步,走在湖畔。

        这也是在省里汇报工作之后的两人约出来走一走,既有抒发感受的意思,也有进一步沟通交流,对2005年的工作作出一个战略展望的意图。

        “跟着您干了大半年,我原来心里边还是有些打鼓的,总觉得您的一些手笔太大了,太超前了,但是现在看来,还是您看得更远,预料更准确。”陈汉生这番话是由衷之言,“我没想到咱们中州的产业环境变化如此之快,嗯,各方面的宣传造势也跟上了,而我们对外界的承诺也实打实的做到了,我们可以当之无愧的说我们言必行,行必果,这种效应带来的收获超出了我的想象。”

        “唔,汉生市长,你知道我在中州这两年最得意的,或者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吗?”沙正阳脸上露出一抹自豪的笑容,“不是基础设施建设的大手笔,也不是产业招商引资的各个项目收获,而是我觉得我和天诚书记,下一步就是我和你,打造出了一个诚信政府的品牌,重新塑造了我们中州城市的一个诚信名片,让我们中州本地人也好,外来的创业者和就业者也好,感受到了我们中州的诚信待人,法治城市,这一点比任何东西都珍贵,”

        这是沙正阳最大的得意之处,一座城市总要留下一些东西,而一个良好的诚信法治环境在沙正阳看来才是中州最大的财富,只要这个金字招牌不褪色,那么以中州的地理位置优势和资源禀赋,再加上人口大省的省会城市,无论如何中州都可以在未来中国版图上群雄逐

        鹿的二线城市中有一个位置,而且位置还不会差。

        对于沙正阳的这个观点,陈汉生原来还不太感受得到,但是从去年九十月份之后沙正阳有意让他更多的的接触党务之外的一些其他综合性工作之后他就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

        很多企业也好,项目也好,来访的团队和机构也好,都对中州的态度大不一样。

        包括去年年底中州主动在燕京和上海召开了一个金融产业对接的研讨会,主要目标就是针对除四大行之外的外资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和保险机构,也包括一些政策性银行,进行了一次很深入的沟通交流。

        他就发现这些金融保险机构对中州诚信城市和法治城市名片非常感兴趣,特别是对中州市委市政府在这两年里的一系列从政府开始的整治不诚信的举措十分看好,并且都纷纷询问在这些具体措施之下中州各方面的一些细节变化,甚至到了事无巨细都要了解清楚的地步。

        后来他才得知,这些金融机构希望能够从中州开始建立起一套比较完备的公民个人和企业单位机构在内的征信体系,由这些部门支持在已经具备一定体系制度支持的中州进行这样一个试点,大力推进这种可以极大的减轻金融机构业务风险成本的制度建设,为此他们都更愿意主动在中州开设机构试点。

        在陈汉生看来,这无疑是对中州投资发展环境的一个极大利好因素,同样对于愿意到中州来发展落户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这种鱼和水之间的关系一旦进入良性互动循环阶段,必将让中州的整个社会经济生态都步入一个崭新的局面。

        所以如果是去年沙正阳提到这一点,陈汉生可能还会不以为然,但是现在,他只能是心服口服。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