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还看今朝在线阅读 - 第九卷 第一百零九节 分歧,磨合

第九卷 第一百零九节 分歧,磨合

        “是不是觉得我的这个说辞还有点儿欠缺说服力?”沙正阳倒也没有遮掩,歪着头,看着二人,含笑问道。

        “嗯,市长,中州城市规划我们大致了解,也清楚未来基础设施建设上的一些走向,但压缩集中在短短两三年里就要完成这么大的投资,会不会过于超前,嗯,对于资金利用的科学性有没有实现最佳最合理的处理呢?”

        陈汉生竭力用最委婉的口吻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他不想和沙正阳发生冲突,他也知道沙正阳在汉都市里边已经越来越强势,哪怕是现在杨天诚都很难压住沙正阳,更多的还是一种配合姿态了。

        自己未来想要在中州市里站稳脚跟,和沙正阳搞好关系非常重要,但从内心来说,陈汉生又不是那种有问题就不敢提的性格,所以他还是要把自己的担心和疑惑提出来,也许会触怒沙正阳,引起沙正阳的不快,但总比日后和沙正阳发生冲突好。

        沙正阳也领会到了陈汉生的态度,这让他对陈汉生的印象一下子好了不少。

        语气很委婉,但是态度却很坚决,没有因为自己长篇大论的阐述就轻易改变观点,这才像一个真正有所作为的领导,但沙正阳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放弃自己的态度和原则,所以只能想办法说服对方。

        “汉生书记这个提法很有意思,嗯,我的理解你的意思是中州在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发展过程中可以更科学更合理的使用建设资金,而不应当采取这样在短时间的高强度投入,或者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就是中州工业化和城市化进度难以匹配上这么强度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

        沙正阳温润的表情没变,但是陈汉生还是感受到了对方语气里的一丝强硬,但他也没有退缩,在充分理解到对方有些复杂的语意之后,还是点点头“嗯,市长,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我知道去年咱们中州经济增速很快,破了24,固定资产投资更惊人,我知道市长肯定要强调工业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但市长也清楚那是建立在前年和上千年我们中州市在这方面几乎陷入了停滞状态下的一种从本该是恢复性而变成了爆发性的增长,市长在这一块上是居功至伟,但是我们都清楚这种非常规性的爆发式增长是不可持续的,1160的增幅,放在今年同比去年,这显然不可能再有了,……”

        沙正阳知道陈汉生的这个说法没错,今年不可能再有去年那种近乎于逆天的增长了,去年工业板块的固定资产投资光是几个大项目组群就高达几百亿,今年怎么可能再增长十倍?那真的才是要逆天了。

        但从绝对数量上来说,今年仍然不会低于去年,这种情况下,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上的适当超前,沙正阳觉得是可以接受,也是必要的。

        陈汉生来中州恐怕绝不仅止于只当一个分管党群的副书记那么简单,极有可能会成为接任自己市长的候选人,当然也可能是之一,看样子省里边或者说中央尚未对中州市的班子最终定板彻底敲定,也许还要一些时间,也许还有另外的考虑,总而言之在谭振国和季子安以及薛一行三人离开之后又补充了陈汉生和孙韶华、鲁剑诗进入常委,更像是一个中途暂停,为下一步的终极调整做准备。

        这样一个重要人物,沙正阳希望是在自己如果能够接任中州市高官之后有一个能够和自己合拍的市长人选,而不是一个处处和自己针锋相对的搭档。

        沙正阳不反对有不同意见,只要能说服自己,他也乐于接受,但是如果不能说服自己,而自己又必须要和对方合作,对方还会固执己见,那这可能带来对工作的影响,就不是他乐于见到的了。

        不是惧怕什么,而是不愿意因此而贻误了工作,处于这几年的黄金发展周期中,如果因为内部的意见不一而影响到了发展,那真的是太无谓了。

        “看来汉生书记对我们中州去年的经济指数还是要有很深的了解啊。”沙正阳轻轻点头。

        “按照增速来说,我估计像去年那种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到1160的事情永远都不可能发生了,也的确如汉生书记所说是在一种特定情况下的特殊表现,不能作为评估的依据,但我觉得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数据来看,嗯,就是去年我们工业固定资产投资的数字,不提增速,就提完成投资总数,316亿,这个数据我想大家都清楚,在全国省会城市中排名,我想不敢说第一,起码也是前三,包括那些副省级城市在内,汉都、武汉、成都都远不及我们。”

        这一点不容否认,陈汉生是省发改委出来的,对于各省市的这些主要经济指标都很清楚,去年中州的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实在太过耀眼,甚至超过了作为直辖市的嘉州,虽然只是特殊的一年,但是也很惊人了,陈汉生甚至觉得正是这个太过于惊人数字,使得省委乃至中央对沙正阳的能力有了更深层次的看法,甚至可能影响到了杨天诚和沙正阳在目前搭档关系上的一种易位,如果要想更好的发挥出沙正阳的优势,在各方面能力和条件其实一样不算差的杨天诚离开可能就成了一种必然了。

        陈汉生承认沙正阳这方面的能力,但是他很担心沙正阳过分狂妄自大,把一年的特殊情形视为理所当然和司空见惯,认为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这种情况并不少见,特别是沙正阳年龄上的特殊性,使得他更容易“年少气盛”,失去定力。

        “我也另外要提一句,就是去年虽然我们的工业固定资产投资数据非常惊人,但是其实这里边还有一些潜藏的东西值得考虑,那就是很多项目在去年并未完成投资,甚至相当一部分还会延续到今年甚至到今年下半年,所以我判断这一部分投资可能会超过80亿,实际上如果我们再努力一下,今年我们只需要完成250亿的工业投资,就可以超越去年,我觉得这个目标不难实现,也是有把握的,这种情况下,汉生书记你觉得匹配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资,是否科学合理呢?”

        这个话里边隐隐藏着一种近乎于挑战的味道了,虽然很轻,但是陈汉生和雷仕群都听了出来。

        陈汉生不知道沙正阳是用这种姿态表示不满意呢,还是只是有一种半带玩笑的调侃,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明确无误的表达了他不太认同自己的观点的态度。

        他不能轻易的再进行反驳或者质疑,事实上,沙正阳表露出来的这个内容也的确让人震动,还要实现300亿以上的工业固定资产投资,这可能么?

        去年三大项目组群那几乎是集全省之力在为中州争取了,而且带有很大的机遇性,今年还可能有这种好事么?他不认为还能有如此好的机缘,当然他也不能说沙正阳这是说大话,如果中州今年真的还能实现超过300亿的工业固定资产投资,那么匹配去年那样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还真的不算太过分。

        关键在于这能不能实现。

        现在陈汉生觉得自己也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里,不是因为担心对方实现不了,而是担心对方实现不了之后会不会因此而心生嫌隙,想起今天这个时候自己的这种质疑,让对方颜面无光,这等年轻干部往往对这方面格外看重。

        陈汉生有些后悔和对方在这个问题上起争论了,起码这个时候是绝不合适的,心气正高的沙正阳被自己这接二连三的质疑,能不能保持一种良好的心态,陈汉生心里也没底。

        “呵呵,汉生书记,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儿夸口了?”沙正阳反而宽容的摆摆手,“嗯,你才来,以前我们也没有打过交道,可能我的风格你也不太了解,不过仕群和我接触一年了,我是什么样的性格他了解,嗯,实事求是,就事论事,有分歧有争论才代表我们这个班子有活力有生气,我和天诚书记也一样经常争论的,工作就是在争论中不断证明和推进,我希望这种气氛能够在我们中州市里形成一种习惯。”

        听得沙正阳这么一说,陈汉生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说明沙正阳也清楚他自己的这个观点并没有获得所有人的认同,也有人向他提出过反对意见,但对方似乎并没接受,但是也很坦然的在面对,只要不是认为自己是在刻意针对就好。

        雷仕群倒是颇觉有趣。

        不太熟悉沙正阳风格的人,都担心对方过于强势,不接受别人的观点,但是有一点很多人都不了解,哪怕不接受,或者不认可对方的观点,并不代表沙正阳就否定这个人,关键在于你是否出于公心,是否能按照民主集中的原则来办事,至于说一些个人看法,那都在其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