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还看今朝在线阅读 - 第九卷 第一百零二节 厉害!

第九卷 第一百零二节 厉害!

        先动起来,并不意味着就要马上建成。

        大学城的建设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成的,而且在其后还会陆续引入一些高校资源,预计大学城规模还会在现有基础之上进一步扩大,也就是说三到五年的建设阶段可能只是第一期,甚至可能第二期会持续五到年。

        这种情况下,市政府既然向大学城的另一方,也就是高校方面有了承诺,按照沙正阳的风格,那是肯定要兑现承诺的,决不允许食言毁诺,但目前市财政的状况十分紧张,这种情形下怎么来解决这个矛盾?

        分阶段的实施应该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办法,而且这个阶段的进度力度都掌握在市里边,可以灵活调整,对高校一方也有交代,只要能够跟得上高校建设进度,那就不是问题,如果说要急于一下子建成,那反而不划算了,毕竟这笔建设资金在其他地方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现在市里边用钱的地方太多了。

        也就是说,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前期工作动起来,起码要给外界制造一个印象,那就是东延线架空高速不是虚无缥缈的,而是实实在在的,但这建设肯定要有一个过程,就像大学城选址、规划、开建不也一样要一个过程?只要东延线架空高速能够跟上大学城建设进度,在大学城建成正式招生投入运营之前让东延线架空高速竣工通车就行了。

        这中间如何来把控好这个节奏,如何将建设资金的效用运用到极致,那就要看操盘者来如何运作了,这一点沙正阳相信孙韶华和蒋胜宽都能够胜任。

        “市长,您这一招可真的是高啊,市里边没有在协议中明确这个东延线高架快速通道什么时候建成吧?”孙韶华忍不住问道。

        “这怎么可能?大学城什么时候建成投入使用,现在也还只是一个草签协议,中间也留了不少余地,东延线怎么可能就敲死?”沙正阳摇摇头,“当然我们双方都有一些意向性的口头约定,我们倒也不至于要去故意毁约,但这个余地也就是变量嘛,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里始终要稳当一些。”

        孙韶华和蒋胜宽都默默点头,沙正阳这么说,肯定有其道理,关键在于市里边摊子真的铺得有点儿大,这就蕴藏着很大风险。

        如果说市里边的招商引资的规模都一直能维系着去年这个架势,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动辄数百亿的项目进来,可以说基础设施建设铺得再大都不怕,有产业进来,就意味着劳动力就业和税收这些都跟着要起来,怕什么?怕就怕这种投资狂潮不能维系长久,你这边摊子再铺得大,就麻烦了,入不敷出啊。

        沙正阳自然也知道孙韶华和蒋胜宽担心什么,不过这该是自己担心的问题,如果当一任市长不敢挑起最重的担子,那么你这个龙头就是不合格的。

        “哦,北汽福田欧曼项目不是去年才建成投产吗?现在这么快又准备进军客车了?”沙正阳用肩膀夹着电话,微微皱眉,其实这个消息他早就知晓了,而且一直关注着,他原本以为福田欧辉这个项目不会那么快,而且也未必会另外选址单独建设一个制造基地,所以也只是关注,毕竟去年北汽福田欧曼才建成,这力度未免太大了一点。

        “不是这么快,而是人家早就有这个打算,你让我帮你盯着,不就是想要打这个项目主意么?”电话是苏伦康打来的,他现在是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副司长。

        “当然,中州现在产业基础还是太薄弱了一些,必须要引入一些大项目进来夯实工业基础,而且你也知道平原省是人口大省,剩余劳动力的就业压力很大,不仅仅是咱们中州市的,也包括周邻的归德、宛丘等地市,省里希望我们中州市能够以工业发展带动城市化进程,尽可能把咱们平原省这些剩余劳动力消化在省内,中州作为省会城市自然责无旁贷。”沙正阳叹息着道:“我现在的压力是比亚历山大大帝还大啊。”

        “得了,你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我也不是汉川的干部了,你也不需要在我面前藏着掖着,我现在不也就是在帮你找路子么?”苏伦康没好气的在电话里道。

        沙正阳的确已经记不清北汽福田的发展路径了,但是他有印象是北汽福田是2000到2011年之间是发展最快的十年,只不过他也同样清楚,自己带来的蝴蝶振翅已经让这个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丰田落户汉川,上汽通用现在又将中州作为一个重要生产基地打造,这都是前世中根本不存在的,但现在都已经变成了现实,往往一个行业就是牵一发动全身,汽车产业的这种变化不可避免的会对整个产业发展走向,也就是其他汽车企业的发展带来影响,而如何变化,如何影响,这就不是沙正阳能预测和判断得了的了。

        前世中北汽福田欧曼重卡和欧辉客车项目是如何演变衍生的,他没有印象了,但是今世他肯定要抓住一切机会,只要能把这些项目挪到中州来,那就是一大成功。

        欧曼已经没戏了,他回忆起欧曼项目时,人家北汽福田早就启动了,但是欧辉项目似乎有些延迟,一直迟迟未能落板,所以他就让苏伦康帮自己盯着,毕竟他在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工作,有着得天独厚的情报信息优势。

        “嘿嘿,我也得把我难处给你说说啊,免得你以为我这个市长当得多么轻松似的。”沙正阳也不客气,“那行,我就准备去向省里汇报了,既然他们有意要启动欧辉客车项目了,我们中州自然就要全力攻关了,其实去年我已经先接触了一下北汽福田那边,但他们那时候还没拿定主意,所以一直没表态,但现在既然得到你的内部消息,那我就不会客气了,而且经过一年的基础设施建设,我们中州的硬件软件设施都有了长足进展,我也更有底气了。”

        “嗯,你明白就好,另外就是康明斯,好像也在和北汽福田那边接触,另外陕汽那边好像也在和康明斯有联系,估计也在谈,但东风那边和康明斯合作更密切,所以你盯着的康明斯发动机项目你们中州可以说没有任何优势。”苏伦康提供了另外一条信息。

        这也是沙正阳盯着的项目,借助前世记忆,他对汽车领域的一些大项目都有些印象,但是却都比较模糊了,所以只能按图索骥,先把这些大块头定下来,然后专门盯着,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抓住机会。

        “就目前来说,的确没有太多优势,但是如果我们能把欧辉客车项目拿下来呢?”沙正阳笑道:“上海通用项目最早我们也没有任何优势,但是我们还是拿下来了,现在数十家配套企业拔地而起,最迟今年下半年,大部分配套项目都能落地建成,这就是我们中州速度和效率,有这个范例在前,千万不要小看我们中州,当然我也承认武汉和西安那边肯定都有竞争力,但是我估计康明斯那边没有那么快就能作出决定,所以只要我们拿下了欧辉客车项目,那么我们的优势就能立起来了,对于争取康明斯的发动机项目,就有把握许多了,同样我们也可以像福田那边表态,康明斯在和我们接触,有意选择中原地区建设一个发动机和发电机组的联合制造基地。”

        苏伦康倒吸了一口凉气,“正阳,你这是在两头演戏啊,不怕穿帮?”

        “康哥,你这就外行了吧?这只要不到签字那一刻,一切谈判都是生意,谁敢说谁的话有多少真假,康明斯可以和武汉、西安以中州同时接触,这说明什么?同样我想福田不也一样可能和其他城市接触,所以生意就是生意,想得太多就是自寻烦恼了,我觉得这很正常,只要大家觉得这个选择能够实现利益最大化,那就是最佳选择,其他都得要靠边站。”沙正阳很坦然的道。

        “那你就这么有把握你们中州就是最合适的?”苏伦康还是有些不服气。

        “是不是最合适的,那就要看各家仙过海各显神通了,但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中州现在的气势已经起来了,而且你也清楚东方希望集团的电解铝和铝制品配套集群项目,上汽通用的项目组群,再加上比亚迪的电池项目和电子代工,这几块其实都和汽车产业息息相关,康明斯和北汽福田不傻,他们会看得到这其中的联系,从物流运输和产业配套上来说,这可能会带来很大的成本效益。”

        苏伦康在电话另一头也忍不住吁了一口气,沙正阳这小子任何时候都不会输了气势,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每一步动作都是下一局大棋,环环相扣,厉害!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