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还看今朝在线阅读 - 第九卷 第一百节 人才济济

第九卷 第一百节 人才济济

        不愧是雷仕群都很看好的干部,光是这份思路就不简单了,而且还能很好的切合当下民生为本的这种情怀,难怪雷仕群说此人若是用得好,不逊于孙韶华,未来必定有光明的前途。

        沙正阳印象中,像城市暂寄住人口转换为常住人口的这种政策现在各地都还没有一个说法,甚至像燕京、上海、广州、深圳这等大城市对此都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方略出来。

        这类一线城市暂住人口的数量实在太惊人了,没有哪个政府敢轻易开口子,甚至对大中专院校的毕业生落户这些大都市都有严格的条件限制,其他省会城市和二线城市也都纷纷效仿。

        的确是现实状况不允许他们在这个问题上轻易改变政策,社会公共服务保障体系还难以对这些暂住人口提供充分的供给。

        别说暂寄住人口了,就算是常住人口,很多城市在教育、医疗等资源的保障上也都是捉襟见肘,难以维系。

        说到底,要完善这一类社会公共服务保障,那都是需要政府的大投入,从幼儿园、小学到初中高中,需要多少投入,从学校到教职员工的培养,这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医院和医生护士,这同样也需要长久的积累,也就是需要持久的投入才能见效。

        这都意味着财政要不断的输血才能慢慢把这些社会公共服务完善起来,可有几座城市在面对基础设施建设所需资金都已经焦头烂额时还能兼顾这一块?

        但如同苏娅所说,一级政府难道就因为自身无力提供充分的社会公共服务保障就把这样庞大一个群体拒之门外?或者说就对这样大一个群体的需求束手无策置若罔闻?这当然不行。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要研究出一个方略出来,要拿出一条路径来,哪怕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那你起码也要有一座独木桥才能让人看到希望不是?如同当年高考和古代的科考一样,不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但这样一份希望给大家,大家就愿意为之去奋斗去努力,更能激发起人们对自己人生积极向上的拼搏,就该如此,才能体现我们国家人民当家作主的精神宗旨。

        “大家觉得苏局长的这个观点如何?”沙正阳微微颔首,目光再度环顾四周,见不少人都凝神沉思,显然苏娅的这个意见还是让很多人有所触动。

        以前不是没人想过这个问题,而是大家都觉得从上至下都没有一个政策,甚至连意向性的意见征求都没有过,而公安机关严格执行的原则似乎是难以更改,再加上连京津沪深穗这些城市都是如此,大家也就跟着效仿,也没有几个人真的有那份胆魄去打破这种局面。

        “胜宽,你说说。”沙正阳微微扬头,示意蒋胜宽发言。

        “嗯,苏局长的这个观点很具有突破性啊。”蒋胜宽抿了抿嘴。

        他和苏娅关系很好,甚至有意让苏娅来接自己这个市政府秘书长的班,但是这话他没和沙正阳提起过。

        毕竟这个市政府秘书长相当于市政府的大管家,最好是沙正阳自己认可的人选,自己顶多旁敲侧击敲敲边鼓。

        另外他也有些担心苏娅的性格过于刚硬,不太适合秘书长这个需要四面协调沟通的职务。

        当然,他也认为如果苏娅能够在市政府秘书长这个位置上好好锻炼打磨一下,更有利于苏娅的成长进步。

        “的确,随着我们中州市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大幅加快,市区人口也呈现出快速增长的态势,除了刚才市长提出来的要大力吸引吸纳中高端人才来我市创业就业一展才华外,我们也需要考虑到这些已经和下一步还将大量进入我们中州的普通劳动者的公共服务保障问题,……”

        “这个问题很现实很客观,甚至对我们市政府来说也很紧迫,因为从卫生、教育、文化以及统计部门反馈回来的数据来看,我市的各种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已经越来越难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了,甚至连本身中州户籍的居民都难以满足了,那么这种情况下,在我们中州工作生活的非中州户籍人口该如何来解决他们的迫切需求?……”

        “我觉得还是如同苏局长所说的那样,要给希望,给路径,给政策,但这个政策路径要考虑到我们中州的现实状况,不能把调子定得太高,否则一旦兑现不了,很容易造成政府被动,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综合性的研判,拿出一个综合性的方案来。”

        蒋胜宽担任市长助理之后越发有范儿了,这是沙正阳的感觉,起码在这种场面上更是显得游刃有余。

        “我个人也有一些建议,嗯,主要是指从哪些方面来进行调研,或者说从哪些方面来设置一些门槛条件,比如有没有固定居住场所,是购买的还是租赁的?比如在我们中州工作生活时间,工作还是待业,有没有购买社保?这些是不是都需要有一个门槛条件?……”

        “……,再比如,有无购买社保,或者在我们中州有无创办企业和纳税,为我们中州创造了多少就业?如果是具备一定技能的,那么有无国家认可的资格证书?国家级的认证和省级认证之间的差距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体现?……”

        “……,诸如此类,大家都可以多开动脑筋,思考一下,从不同角度来散发思维,一句话就是鼓励和欢迎遵纪守法的为社会创造财富,精神态度积极向上的群体成为我们中州市民,倒不一定要局限于具体的行业和领域,工人也好,出租车司机也好,饭店服务员也好,甚至清洁工和家政保姆也好,只要具备一定条件,都可以纳入这个体系,嗯,具体的这些指标数据我们可以通过一个综合性计算方式来进行量化,……”

        侃侃而谈,气定神闲,这蒋胜宽是真的越来越有几分气度了。

        沙正阳越发觉得这中州市还真不简单,藏龙卧虎,原来都还看不出来,但是越是深入了解,越是接触宽泛,就越是能发现其实不是没有人才,不是没有能人,而是关键你能不能用人,能不能把合适的人用到合适的位置上去。

        就像蒋胜宽一样,最初接触,觉得很一般,不多言不多语,顶多就是善于体察意图罢了,但后来发现他做事很有章法,处理事情周到细致,再后来发现独当一面之后进入状态很快,现在再一看,人家在突破创新上也很有见地嘛,刚才这说的不就是十年后一线城市开始摸索尝试的积分落户制嘛。

        沙正阳当然很清楚积分落户制的利弊,但是毫无疑问这种机制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还是一个相当实用的体系制度,起码是给了很多生活在大都市的打工者一个机会,但沙正阳从内心来说还是觉得这种制度显得过于苛刻了一些,门槛过高了一些,但他也同样清楚,这也是迫不得已,否则一个泛滥最终导致无法实施的制度还不如一开始就苛刻严格一些,总能发挥作用。

        “怎么样,大家觉得胜宽的这些观点如何?”沙正阳笑吟吟的道,目光却投向苏娅。

        苏娅也在琢磨着蒋胜宽提出的这些设想,要承认蒋胜宽提到的这些都应该是未来解决外地户口变成中州本地户籍的一些特定条件,当然蒋胜宽提的这些还只是一方面,肯定还有一些更为复杂更为详尽的细节因素,而且也的确需要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指数计算方式来进行综合平衡。

        “蒋市长的这些意见很有启迪意义,嗯,像住房、社保以及投资和纳税等,肯定都要计入这种考核指标中来,但是具体如何来计算指数,还有哪些方面的因素要列入进来,恐怕真的需要一个大范围全覆盖的调研,另外也需要广泛的征求各方的意见,特别是也要征求可能会涉及到自身具体利益的群体,比如我们现有本市市民,以及未来有可能转化为我们本市市民的这些群体。”

        苏娅面带思索之色,大概也是为蒋胜宽的这些构想触动甚大,原本她以为只有自己考虑到这些方面,没想到自己刚开个头,蒋胜宽就已经把后续很多东西都提了出来,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位老朋友了。

        自己本来想到是要利用这样一个机会来展示一下自己,没想到居然有点儿变成了为他作嫁衣裳的感觉,这让苏娅也有点儿啼笑皆非。

        不过苏雅也知道蒋胜宽是有意想要把自己推上市政府秘书长位置的,她也感受到了,只不过她更希望依靠自己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这一次两人的配合也出现了偏差,嗯,准确的说,是自己没想到对方也能如此了得,还是小瞧了对方。

        不过这没啥,自己还有机会,苏娅脸上浅浅的笑容彰显出足够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