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还看今朝在线阅读 - 第九卷 第九十九节 民心民意

第九卷 第九十九节 民心民意

        发言的是市教育局局长苏娅,也就是邱觉晓的姨妈,年中从市财政局副局长调任市教育局局长,是一个很精明能干的人物。

        短发、清瘦、目光锋利,一看就是一个不简单的角色,口才好,脾气犟,头铁,连雷仕群都有些怵这个女人,但是从财政局副局长调任市教育局局长的时候,雷仕群又颇为不舍,在沙正阳面前也是一力推荐这个女人,认为这个女人能力不逊于孙韶华。

        沙正阳还是很少听到雷仕群如此评价一个干部,而且还是一个女干部,所以他也很好奇这一位担任教育局长不久的苏局长有什么高见。

        “嗯,苏娅你说得差不多吧,主要群体是大学生和研究生,但是包括但不限于这个群体,还应该当将那些已经工作具备丰富工作经验的各类人才包括进来,像只要是我们企业,包括机关和事业单位所需要的人才,那些愿意到我们中州来创业就业的,我们都应当敞开双臂欢迎,我们特别要欢迎那些敢于和愿意到我们中州来创业的人才,我们要为其提供足够充分的各类条件,放宽他们的户籍门槛只是一方面,另外市里边还会在人才公寓、住房补贴、交通津贴等方面来为他们提供支持,……”

        虽然还不清楚苏娅的意图,但沙正阳还是很耐心的介绍自己的想法。

        “市长,我赞同您的这方面观点,但是我们还要考虑到另一方面,这一类人才固然是能夯实我们中州市未来可持续发展基础和潜力后劲的,但是其他呢?”苏娅目光灼灼。

        “其他?”沙正阳迟疑了一下。

        “对,其他,我是指除开你说的这些,更多的还是那些进入我们中州市从事中低端产业的人群,比如一般的制造业企业和服务业人员,这一类才是主流,相较于您刚才提到的那些人群,恐怕这个群体会是十倍百倍于他们的数量,这一部分人大多数来自农村,但是他们也同样在我们中州工作,同样在为我们中州的发展做出贡献,那么市长您怎么来看待这一部分群体的户籍管理问题?”

        咄咄逼人啊,所有参会的人员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如果这不是沙市长和苏局长之间的双簧,那这个苏娅就真的有点儿放肆了。

        沙正阳虽然有些触动,但是也不以为意。

        雷仕群早就和他提醒过,说这个苏娅在有些事情上较真起来真的是铁头,油盐不进,很有点儿得理不饶人的架势,这也是她为什么在市财政局一直是业务好手,资历也够深,始终只能在副局长位置上打转儿。

        要知道她是文革之后恢复高考的第一批中央金融财经学院毕业的高材生,36岁就担任了市财政局副局长,但是在副局长任上一干就是7年,直到去年才调任教育局长。

        “唔,苏娅这个问题问得好啊,我们如何来看待这一部分已经在我们中州市工作劳动,但是户籍却不在我们中州市,或者说难以迁入到我们中州市主城区内的人群,再说直白一点,就是这部分群体他们也许已经在中州工作生活多年,但是却始终没有被承认为中州人,他们自身和其配偶子女都难以享受到中州市民的各种政策,比如教育和医疗,……”

        沙正阳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坦然提出。

        这个问题也不是新鲜事儿,实际上在全国各地,尤其是一些大中城市早就在探讨这个问题,但是却始终没有一个定论,或者说由于各地实际情况不同,财力和城市建设的限制,这个口子没有人敢随便开,在开这个口子之前,都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一旦打开,那么会带来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和后果,如果没有一个明确详细的规则来作为限制,那么海量的人口涌入,你这座城市能否提供足够的城市公共服务?

        解决不了的话,你如果贸然提出,那么就是不负责任,甚至可能带来一片混乱,灾难性的后果。

        这是基于现实考虑所必须要慎重对待的问题,不是谁热血上头就可以一拍脑袋解决的问题。

        沙正阳当然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前世记忆早就帮助他在这方面有所准备,只不过他之前一直认为这个问题尚不成熟,或者说可以押后放在以后来考虑,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解决吸引人才的问题,尤其是中高端人才,这是确保中州城市竞争力的关键,但现在既然苏娅提出来了,他当然也不会回避。

        “嗯,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苏娅显然没有预料到沙正阳会如此坦率的摊开来说,略微有些惊异,但是还是点头。

        “这个问题我考虑过,在座的都是工作多年的老同志了,也是一级领导干部或者之前企业里担负一定职务,要么就是我们的企业主,我相信你们所接触到的应该有不少这样那样的群体人员,我先前提到的中高端的人才,大家都清楚这对于我们中州市未来发展的重要性,那么像苏局长提到的这一类普通群体我们该如何来看待,或者说,我们中州市人民政府是不是应该也把这个群体纳入到我们的考虑范畴中来呢?”

        所有人都被沙正阳抛出的这个话题给吸引住了,可以说农转非也好,中州市下辖县城镇户口迁入主城区也好,外地市的户口进中州市区也好,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问题,公安机关一直卡得很严,除了按照政策工作分配和调动、婚迁、投靠等几类群体,其他迁入者就属于特殊审批了,现在沙正阳提出了这个问题,不得不让人感兴趣。

        “市长,这涉及到一个政策的公平性和一致性问题,为什么像这类中高级人才可以解决户口,而其他人则要另眼相待呢?”苏娅语气很平和,“我们在座的大家当然都知道,这是现实所迫,客观现实决定了我们中州不可能在较短时间内把一切居住在我们中州城市中的人员所涉及到的社会公共服务问题完全解决掉,这不是我们中州一座城市的问题,而是全国所有城市,尤其是大中城市都面临的问题,准确的说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我们国家没有经历过像资本主义国家那样的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的工业化阶段,而是直接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工业化和城市化这个阶段的欠缺,我们是在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真正步入工业化和城市化阶段,才不过短短的二十多年,要想一下子达到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不现实,……”

        苏娅很好的抓住了这样一个机会,阐述自己的观点,展示自己的能力。

        “但是我们是不是就这样一直坐等下去,等到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达到一定阶段就水到渠成呢?我觉得那样过于被动保守,并不适合当前新形势下我们的发展路径和策略。”苏娅斟酌着言辞。

        “市长刚才提到的着力吸引中高级人才,助力我们中州的发展,夯实我们中州的发展潜力后劲基础,这很有必要,但如果我们对于其他工作生活居住在我们中州的这些普通群体所面临的一些具体困难和问题束手无策,我觉得也是不合适的,而且也很容易引起一些非议,起码我们应当考虑通过一些措施和渠道来适当缓解这个问题,当然具体客观困难也摆在我们面前,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市政府也许要进行一个综合周密的调研才能得出结论。”

        沙正阳笑了起来,环顾四周,“苏娅,要解决这个问题,或者说拿出一个方略来可不简单,调研是肯定要搞的,但是我觉得也还是应该有一个方向,嗯,我感觉苏娅你应该是对这个问题有思考的,怎么,是觉得不成熟呢,还是觉得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这可是把大家召集起来开的座谈会,让大家畅所欲言,各抒己见,不必拘泥于自家门前雪这摊子事儿,说吧。”

        这个女人看来的确是有些想法,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沙正阳倒是觉得只要有能耐亮出来,组织上有的是机会给你们展示。

        “市长,我可不是敝帚自珍,而是的确没有考虑成熟,或者说只有一个大致思路,……”苏娅见沙正阳态度很好,犹豫了一下,才缓缓道:“要一下子解决所有这些外来人口的户口以及解决户口之后所涉及到的公共服务问题,肯定不现实,但是我们应该给予他们一份希望,那就是他们通过自己在这座城市中的努力奋斗,勤奋工作,是可以成为这座城市中的一员,这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条件,就是能自己养活自己,在这座城市具备基本的生存能力,为这座城市做出了贡献,这样拿出一个公开透明合理科学的条件出来,让大家觉得有奔头,能实现,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