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明铁骨在线阅读 - 第294章 精神天朝人(求支持,求月票)

第294章 精神天朝人(求支持,求月票)

                没有任何人喜欢失败!

        沙逊并不喜欢,他害怕失败,害怕失去财富。

        他渴望什么呢?

        每一个犹太人最终的渴望,无非就是金钱,而沙逊是一个标准的犹太人,沙逊家族大抵也是如此。

        当年摩尔人侵入西班牙的时候,沙逊家族就与摩尔人合作,作为他们的包税商,竭尽全力的压榨着当地人,协助摩尔人用苛捐杂税迫使当地人改变信仰。其实,在奥斯曼的每一个行省,犹太人都扮演着这样的角色。他们乐意与奥斯曼人合作,以获取财富,尽管有时候,他们也会沦为奥斯曼人掠夺的对象,可是相比于欧洲的同胞,在那里,他们还有机会混到高层。

        可对于沙逊而言,在奥斯曼得到的财富总归是有限的,也正因如此,当他发现奥斯曼的鸦片在英国在欧洲开始流行的时候,就立即试图进入到这个生意之中,但结果是悲惨的,他的兄弟、儿子、侄子以及很多亲人,都在鸦片的运输中失踪了,他本人也承担着极为严重的损失。

        是谁造成了这一切呢?

        是张敬德,甚至即便是在见到张敬德的时候,他仍然会想到自己只有17岁的小儿子,他就失踪在海上,至今生死不知,沙逊更愿意相信他已经死了。

        可即便是如此,他仍然压抑下内心的仇恨,渴望着与张敬德的合作,在他个看来,这是唯一的机会,让他自己重新发财的机会!

        “大卫,我们为什么要与他们做生意?”

        维克多不解的看着大哥,直到现在,他仍然恼怒于自己失去了两个弟弟和两个儿子。

        “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沙逊看着弟弟说道。

        “相信我,那个张敬德的身份非常不简单,他并不是简单的商人,你要知道,没有他的许可,我们永远不可能与天朝做生意,我们甚至都无法回到土耳其,即便是回到那里又能怎么样呢?债主们会把我们都送上绞架,现在,天朝人是我们唯一的救星,只有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才能重新获得财富……”

        与弟弟不同,沙逊已经认识到了现实,他不再像过去那样试图挑战张敬德,只是希望在对方的帮助下,重新获得财富,然后,谁知道呢?也许有一天,他会成为伦敦最知名的富人。

        “可是,这样的生意……”

        不等维克多说完,沙逊就说道。

        “维克多,你记住,我们从事的不是奴隶贸易,而是正常的生意,那些女子渴望去天朝,在那里开始新生活,我们只是帮助她们介绍一份工作而已!”

        仅此而已,至于工作是什么,他并不关心,他现在唯一需要关心的就是,如何让更多的英国女人,欧洲女人自愿的与公司签订合同。

        “维克多,你说,如果我聘请一个作家怎么样?”

        “作家?干什么?”

        “就是让他写一本小说,写那些女人到了天朝,如何飞黄腾达,从女仆成为贵族夫人的小说,你觉得的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像报纸上的移民小说那样?”

        维克多不解的看着大哥。

        “是的,很多移民不就是因为相信新大陆到处都是黄金,他们才不惜一切,甚至以契约奴的方式前往新大陆的吗?也许我们可以试一试。”

        显然,刚刚涉足到这个生意的沙逊,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发展生意的办法,这个办法很简单,就是告诉别人一个幻想。

        “嗯,小说……”

        思索片刻,维克多摇头说道。

        “认识字的人太少,也许,我可以让戏院排出这样的戏剧,谁知道呢?也许那些人也会去看戏的,小说,看的人很少。”

        维克多的建议,让沙逊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尽管他并没有回答,但不过只是几天之后,伦敦几乎所有的廉价戏院里,都开始上演一部戏剧《公爵夫人》,这一部看似在描写贵族的戏剧,真正的主角却是一个女佣,是一个来自己伦敦贫民窟的女孩,如何前往天朝,成为一位天朝公爵的女佣,然后赢得对方的欢心,成为公爵夫人的事情。

        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故事,可就是这么简单的,甚至让所有人都怀疑它真实性的故事,在伦敦引起了轰动,尤其是对于那引起中下阶层的女孩来说,她们第一次发现,梦想距离自己居然如此之近。

        每个人都有梦想,对于女人来说,她们的梦想是什么呢?

        当然是过上美好的日子,当然,因为人与人的不同,她们的渴望也有所不同。对于来自贫民窟的女孩来说,她的梦想也许只是一块面包,一杯牛奶,能够有一张温暖的房间,然后有干净的衣服,这就是幸福了。而对于出身商贩家庭的菲丝而言,她也有属于自己的梦想。

        “我希望能够成为一名天朝绅士的女佣,先生。”

        置身于英格兰女佣公司的办公室中,穿着得体的菲丝,看着周围那些衣裳破旧的女孩,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的地方,但在那些女孩的眼中,她看到了渴望,对于那种目光,她再了解不过,她同样也有这样的目光。

        “小姐,你要知道,每一个天朝人,都是绅士,也许你不相信,每个天朝人都在皇家学校里读过书,他们都是彬彬有礼的绅士,而且富有!”

        费尔看着面前的女孩,笑着解释道。

        “我知道,在天朝,每一个城市乡村,都有皇家学校,每一个天朝人都必须到那里接受教育,这正是我要去天朝的原因。”

        “你看过《公爵夫人》?”

        “当然!”

        正是那部戏剧,让菲丝相信,她可以在天朝实现自己的梦想。

        “正是那部戏剧改变了我。我觉得的天朝是全世界最美好的地方,和英国不同,在英国,像我这样的女孩,永远不可能嫁给贵族,甚至普通的绅士,我只是一个洗衣匠的女儿,先生。”

        菲丝盯着面前的男子,认真的说道。

        “尽管我很努力,可是,只有上帝知道,无论我如何努力,将来最多是嫁给面包师、屠夫、车夫,嫁给那些粗鲁的男人,我的孩子们,也是如此,他们永远都无法改变自己命运,永远都不会!”

        菲丝的语气非常认真。

        “可是在《公爵夫人》里,一个普通人的儿子却可以成为官员,这在英国,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希望我可以到一位绅士的家中,如果他是单身的话,我会嫁给他,如果他有妻子,也许我可以嫁给他的朋友,谁知道呢?”

        看着面前的女孩,费尔沉默了,在过去的一年中,他见过太过的这样的女孩,这些女孩唯一的愿望,就是去天朝,那怕是天朝的殖民地,她们表面上是去做女佣,可是实际上,她们都怀揣着一个梦想——作女主人。

        对于许多女孩来说,这是她们改变生活,改变命运的机会。

        1682年4月15日,这一天,在南安普顿港,一间仓库之中,走出了几百个女孩,衣着得体的她们,无不是兴奋的看着远处的那条船,她们将会乘那艘船前往新大陆,在那里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置身于码头上的女孩们,总会好奇的张望着周围,她们谁都不知道,自己将要去的是什么地方,自己的雇主是什么模样。她们只是知道,在那里,她们的雇主已经支付的她们的旅费,并且额外支付她们5年的工钱——20镑,她们只需要工作5年,就可以获得自由,然后呢?

        没有人知道然后。

        当然,她们根本就没有考虑五年之后,她们压根就没想过要回国,回国后的日子是什么样子?是继续生活在贫民窟里,最终像一团烂肉似的烂死在那里。

        所以她们中的许多人,都渴望着在这五年中抓住机会——嫁给她们的主人。

        对,那里和英国不同,那里的主人是可能娶女仆的。她就可以成为那个家庭的女主人。那怕就是贵族,也可以娶平民!

        上帝可以作证,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原本,她们都生活在贫民窟中,连饭都吃不饱,在英国,不会有任何家庭会雇佣她们这样的人作女仆,她们只有一个选择,成为妓女,然后生下一几个不知道父母的孩子,最后像一团烂肉似的死在贫民窟里,她们的孩子,依然如此,世代重复着这样悲惨的命运。

        新的地方,总有新的机会,新的机遇。

        和其它的女人不同,米琪从下马车后,就不时的拿着镜子打量着自己的脸蛋,以确保自己看起来确实很漂亮。招聘她们的公司除了负责她们横渡大西洋的旅费之外,还发给每人一个装着梳子、手绢及针线等日用品的小包,当然,还有两件干净的衣服,这些衣服是天朝式的——在现在的欧洲,天朝式的服装并不罕见,对于许多达官贵人来说,他们总会偶尔的穿着天朝式的衣服,显示自己是了解天朝的,尽管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人去过天朝。可是并不妨碍他们对天朝的向往。

        “你看,他们,他们所有人,都在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们,”

        蜜雪儿指着远处那些满面污垢的女人,用得意洋洋的语气说道。

        “我们要去天朝了,那里就像是天堂一样。”

        “是去天朝的殖民地。”

        旁边有人提醒道。

        “在新大陆。”

        “新大陆也好过英格兰,也好过这里,至少在那里,我不会再挨饿,不会再吃泛着臭味的食物,你知道吗?也许,我会在到达主人家里的第一天,就把他哄到我的床上,然后,很快,我就会成为女主人!”

        “哈哈,如果那样的话,也许你应该改个名字,不应该再雪利娜,毕竟,明国人的名字与我们不同。”

        女孩们在那里叽叽喳喳的交谈着,无一例外的她们都有各自的梦想,她们都渴望着在新大陆实现梦想,当然不是嫁给英国北美殖民地中的那些粗鲁的、满嘴口臭的罪犯,而是嫁给那些风度翩翩的明国绅士。

        即便是一个种田的明国人也没英国的贵族更有风度!

        对此女孩们深信不疑。

        明国是天朝,天朝就是天堂!

        在这些女孩在那里兴奋的讨论着将来,甚至在那里交换着将来如何引诱自己的主人,在有不少女孩那里为那些话语而感觉到有些羞涩的时候,在码头外,不知多少衣衫破烂的女孩,满脸嫉妒的看着这些人,她们的口袋中甚至装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的盐,她们想在用盐刷去口中的恶臭,让自己变得更好变一些,然后有一天,她们也可以走进女佣公司,然后前往新大陆,非洲、东南亚,甚至天朝,成为某种天朝绅士的女佣。

        “真是一群贱货!”

        相比于女孩们的渴望,码头附近许多男人,看到那些为踏上旅程兴奋不已的女孩时,总会大声的咒骂着她们。

        “她们就是一群臭婊子,只有上帝才知道,她们是想去勾结可恶的明国人!”

        “那些明国人都是黑头发、黑眼睛,都是魔鬼的子孙!”

        “魔鬼作证,我敢说,她们的船一定会沉在大海上,会碰到狂风!”

        这些男人之所以会用尽所有言语去诅咒这些女孩们,是因为在过去的一年之中,太多的女孩离开了这里,她们离开了英国,躺到了明国男人的床上,似乎每一个明国男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睡到她们,她们只要看到那些人,就会心甘情愿的躺到床上,脱光自己的衣服。

        这些女人都是贱货!

        男人们诅咒着她们,用尽所有恶毒的言语,可是这并不妨碍她们开心的上船,然后兴奋的看着船上的那些人,这些人的相貌与她们不同,都是明国人。

        “快看,他的皮肤看起来居然有点像是黄金!”

        “我的天,他真的非常英俊,如果我将来的主人也和他一样就好了……”

        女孩们用火辣辣的眼光,去打量着船上的水手们,她们的目光中充满着希望,憧憬,那是对未来的希望,对未来的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