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年代文作精女配她不作了在线阅读 - 第144章 七零年代绿茶知青(31)

第144章 七零年代绿茶知青(31)

        第144章七零年代绿茶知青(31)

        池家吃饭的时候,并没有食不语的要求,不是池家父母不讲究,而是他们工作太忙了,也只有吃饭睡觉的时候才能碰头。

        所以晚餐成为每日生活工作交流会,三个人积极参与进去。

        不过今天池芸儿心里想着事,光竖着耳朵听,扒拉饭菜的速度很快。

        池家父母说得都是今天喜宴上的事情,什么这家孩子去哪里上高中了,那家孩子在哪里工作,谁找了个什么样的对象,谁家抱了孙子。

        父母对孩子人生大事都是一条龙地催,以前他们担心她寻不到合适的对象,现在又开始说什么时候举办婚宴,让池芸儿抓紧适应工作,结婚后三年抱俩……

        听到这里,池芸儿眸子一转,确实感受到了紧迫感。

        若是她不知道六年后只让要一个孩子,那她确实准备大半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工作中。

        她是对江以华很满意,可爱情与事业能够相互填充空白,是没法替代的。

        池芸儿不想自己成为整天围着灶台打转,心里只盛着男人和孩子的家庭主妇。

        这样的爱,会让另一半感受到沉重感,也会让自己这边的天平渐渐失衡。

        不过呢,她对孩子也有过规划,两三个就好,让小家热热闹闹的。六年时间,够她顺其自然了吧?

        这个念头一晃而过,池芸儿扒饭速度不减,第一个下饭桌,笑着说自己去洗澡消化食,便上楼拿换洗衣物去了。

        “这丫头,我看着她工作一套一套地,还以为出去一年长大了,你瞧瞧她,还是这样毛毛躁躁的。”池父笑着摇摇头。

        池母白了他一眼,“我怎么听着你这句话重点在前面?”

        “哪里毛躁了?我觉得芸芸这样最好了,难道跟你一样眼里只有工作呆头呆脑的?”

        池父嗨了一声,“咱就事论事呐,不来人身攻击的。再说你不也是时时刻刻夸女儿,还不兴我说两句?”

        俩人对视一笑,他们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又是漂亮听话,优秀得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那股子身为人父人母的成就和自豪感,别提多舒坦了。

        中午席间大家伙羡慕嫉妒恨地直说酸话。

        洗完澡后,池芸儿盘腿坐在沙发上擦拭着头发。

        她琢磨着福利科今后的发展,这次消暑福利差不多进入尾声了,一切都顺当地进行着。

        端午节过去一个月了,粽子是明年的事情。

        接下来便是十月份的国庆和中秋了,中间相隔三个月呢,正好让她将以单位的名义将商店筹备起来。

        想到这里,她瞥了眼时间,便拉着看报纸的池父,以及钩杯套的池母说了这事。

        他们一个是医院元老级别的人物,一个是供销社主任,都能提供不错的建议。

        池父池母比较开明,没有打断她的话,耐心地听她讲完,从开办的理由、如何开办和经营、后续发展等等。

        “我觉得不错,”池父点点头,“咱们总医院门外是有供销社,面积也不算小,但是这个供销社在供货种类、数量上,跟其他地方等规模的没什么不同,并不能针对性地满足咱们病人以及病人家属的需求。”

        “咱们医院有着组织支持,不论看病拿药价格都不算高,是能够支付员工的工资、福利,可是再多的就困难了。”

        “一些医药器械很贵,维修、换新又是一笔庞大的费用,咱们医院很久没有进购新的仪器。技术方面的短缺,会让咱们医院、组织输在起跑线上!”

        “这样的道理我们谁不清楚?可是医药价格很透明,员工数量庞大,哪一环节都动不得,钱从哪里来?”

        别人瞧着总医院表面光鲜,在其是龙头地位的同时,也包揽了不少关系到民生的福利事业。

        比如每年一次员工免费查体,比如一些特殊人群的优待等等,太多道道是别人想不到的。

        再者他们医院是组织办的,主业盈利上交,自主权是没有的。如果能够发展副业,他们应该能争取到自主经营权,所获盈利也能投入到医院经营管理中。

        前提是,这些副业能赚钱吗?

        池父一个眼神,池母便接收到了,“老池同志,你们医生看病是拿手,但是对于买卖却通了九窍,还有一窍不通。”

        “怎么滴,你们小瞧我们卖针头线脑的小生意?”

        “殊不知量变产生质变吗?”

        “而且,我很怀疑你们卖药盈利也不少,只是上交给组织,账目种类多而复杂,所以小瞧了自己。”

        池芸儿点点头,“爸,医院盈利那不是咱能管的事情,但是我保证开了商店后不会亏本。”

        “有盈余,不说购入昂贵的设备,起码能给大家伙添点福利呀。不仅商店,我还要开办咱们医院内部的饭店。”

        “吃饭的人多,有些人为了省钱自带吃的,有得家庭普通吃食堂,但是手里不差钱的,咱不能让他们费力走出医院消费呀?”

        “我们医院大、口碑好、名气又大,在这里开办的商店和饭店二十四小时营业,满足所有病人、病人家属和咱们员工的需求……”

        “唔,医院是有招待所,但是咱们的是内部招待所,对一些人来说不花钱,对外人来说价格有些高不合适。哪怕是三层小楼,房间和床位并不能满足病人和病人家属的需求……”

        “以至于,医院里走廊到处都是打地铺的人,别说过推车了,就是下脚地都没有……”

        “所以,咱要针对不同消费群体,设置不一样的规格……”

        池父看着自家闺女掰着手指头,认真地一套接一套地说,脸上笑意不断,时不时点头赞同,丝毫没有说因为她是女儿家,就让她安分点别折腾。

        “行,闺女呐,你有啥想法就都列出来,计划详细了再给院长汇报。”池父听的也觉得这些事情很有实施的可能性。

        池芸儿一看时间,嗯嗯着,端起池母递过来热好的奶咕嘟咕嘟一气喝完,刷了牙就嘟囔着困了,打着哈欠做戏地上楼。

        内锁好门,池芸儿见对面黑漆漆地,就拉开灯装模做样地拿着书在窗户那看,余光确是一边瞥着腕表,一边注意着道路另一侧江家的情况,半天书页都没翻两张。

        还差五分钟的时候,她便去关上灯。

        江以华在自家院子里做着伸展,高大颀长的身子隐匿在阴影中,若不是近距离看,很难被发现。

        他视力不错,就看着窗户里的倩影短短十分钟里,来回折腾了好几趟。

        不忍小家伙那股见自己的迫切,他左右观察了下,见没有人便跟猎豹似的,翻过自己家的院墙,又攀过池家的,蹭蹭顺着下水管爬到二楼,轻轻地叩窗户。

        池芸儿眼睛一亮,赶忙慢慢地推开窗户,然后自个儿闪到一边去。

        江以华跃进来,顺手关了窗户,将女人拉入怀里一阵稀罕。

        “等急了?”他声音暗哑,在她耳边轻笑着问道。

        池芸儿不敢乱动,就老老实实窝在他怀里,哼哼着:“哪里有,我都快睡着了好不好!”

        江以华没再打趣她,生怕把小丫头给惹急了,笑着道:“是吗?不过我吃完饭就在院子里等着了,看你关了灯才敢过来。”

        池芸儿听着他的话,一阵得意,嘴上却带着嫌弃道:“明明是你心急,还非得说我。哎,人家忙了一天累得不行不行的!”

        江以华好笑地揉揉她毛茸茸的脑袋,“就这么困这么累吗?那你睡觉我先走,明天我送你上班?”

        说着他作势要将人抱下离开。

        池芸儿赶忙抱住他胳膊,“江以华,你敢走!”

        江以华将人再次搂入怀,笑得不行,肩膀抖动不已。

        池芸儿感受到男人胸腔的震动,抿唇也跟着笑,“我明儿个歇班,以华哥哥有什么安排吗?”

        江以华一愣,内心的欢喜跟潮水一样澎拜,捏捏她肉肉的脸,“你想去哪里?不然咱去逛街、看电影,再吃个饭?”

        池芸儿点点头,“以华哥哥安排就好,我只管将自个儿带着。”

        小两口腻腻歪歪小声说话,不一会又抱一起去了。

        江以华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在破功前,艰难地跟池芸儿道别,蹭地窜了出去。

        结婚日期必须提前,自己爬窗户才两次已经上瘾,可这无疑是快乐并痛苦的。

        他很怕自己控制不住,提前将人拆骨入腹。

        江以华的提议算不得新颖,可是只要俩人在一起,随便往哪里一窝,都是甜蜜幸福的。

        他们玩了一天,还去照相馆拍了照,正好那一卷胶卷用完。

        俩人说了点好话,老师傅乐呵呵地给他们提前将相片洗出来。

        次日天还没亮,江以华就跟其他知青开车离开了。

        池芸儿来不及伤感,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很快赵金明从南方回来了,连续在火车上呆了七八天,他衣服皱巴巴地、胡子长出来,跟流浪汉差不多,可他精神头不错,连家都没回,直接到单位报道。

        “池芸儿、徐成芳,”他咧着白牙笑道,“我这一趟真是太值了。原本我以为自己是京都人,家庭不错算是见过世面的了。”

        “可这一出去,我才发现自己真是井底之蛙……”

        他迫不及待跟小伙伴分享自己一路见闻,可以说他来去都是别人抢不到的卧铺,可是赵金明一直在车里乱窜,就没回去歇息过,见谁都要聊上几句。

        火车还没提速,一路上大小站都停,而且在大站的时候能停个把小时。

        赵金明也跟各个单位接货的同志们聊了不少,被老一辈禁锢的思想突然生了翅膀,有了太多的念头。

        池芸儿认真地听着,偶尔用笔在纸上写几个字。

        赵金明还带了不少的东西,挨个人分了些,才意犹未尽地回家收拾自己,顺便好好休息下。

        接下来几天,他们根据医院员工的职位、工龄、贡献等等情况,进行了细分,制定出好几种规格的福利,又与人事部的员工商定好合作方式。

        是以,新的一周开始的时候,医院每个大门口公告栏贴着红色的纸,上面是消暑福利通知。

        众人纷纷都围上来,前面的人应后面人的要求给念出来。

        “……消暑福利已经在仓库里候着了……要想领取福利,咱们得先去人事部门核查自己的信息,领了条子,上面会写着咱们对应哪个档次的福利……”

        “上面还说这次福利品种数量很多,一些是每个人都有的,还有一些福利数量不多,先到先得……”

        大家伙一惊,“咋福利还能挑选?这对其他人公平吗?”

        前面的人继续答疑:“公平呀,福利分档后每一档总价值一样,有三分之二是每个人都有的,三分之一是由咱们自己选择。只是稀罕的东西,肯定是先去的人得到……”

        “不过大家也不用太着急,这周都能办……”

        听到这里,大家哪里还站得住,纷纷往自己办公室赶去,琢磨着先将手头上的工作完成,凑空跟同科室的同事们轮流去人事部核查,然后再去福利科领东西。

        虽然说有一周的时间,但是好东西肯定会先被挑走的!

        早上是医院最忙碌的时候了,大家伙的效率出奇地高,忙完一波趁着上厕所的空,大家伙就往人事部赶。

        人事部原来统计的活都丢给了新人,老人们慢悠悠地做着手头的事情。而新人们则苦哈哈地拿着资料各个科室、部门追着人核查资料,没两三个月是弄不完一遍的。

        结果池芸儿整的阵仗太大了,不再是人事部小干事追着员工跑,而是员工们急吼吼地找上来,还排起了长队。

        不让排队,员工们要跟你急的!

        为了提高办事效率,人事部不得不将核查的地点搬到大会议室,所有本部门的员工都上阵,争取一星期就将这事给办妥贴了。

        员工们十分配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生怕哪里不符合规矩被卡住,好得福利被人抢先。

        人事部员工们脑袋晕乎乎地,主要是大家伙都是从新人熬上来的,提起实习期,有谁想不到统计员工信息的艰难?

        就因为印象太深刻,所以他们现在轻飘飘的,跟做梦似的。

        不过为了提高效率,他们分别管着一个环节,速度果然上来了。

        员工们拿到批条,马不停蹄地往仓库赶去。

        这时候池芸儿、徐成芳和赵金明已经搬着桌椅,候在仓库门口了。仓库里面是让人眼花缭乱的福利品,十来位壮硕的小伙子也各就各位了。

        池芸儿和徐成芳一个查看批条,在花名册上标注,一个则按照福利等级报货品名称,顺道在货物单子上做记录。

        赵金明带领着仓库里的小伙子们,帮员工们将福利品给寻齐搬运过来。

        瞧着丰盛的消暑品,员工们也觉得跟做梦似的,三百只的藿香正气水、成本十来块吧,竟然换了这么多东西:汽水、罐头、饼干、茶叶、西瓜、果脯、肉铺……

        一箱子从南方溜一圈,又在京都里蹦跶几下,就变成了四大箱!太出乎众人的意料,哪怕男同志都没法一次性给搬完!

        一时间众人激动地红着脸奔走相告,喜庆、热闹地跟过年似的!

        家属们得知消息,推着车子也来回了两趟。

        池芸儿他们原本订的是一个星期,配合着人事部门发放福利。结果员工们受到刺激不小,第三天才过一半,就已经全部完成信息核查,也将一整仓库的福利品给领完了。

        大家伙都知道,今年消暑品能有如此大的变化,全是池芸儿带队整出来的,是以他们见到池父池母就一阵夸赞,连带着江家父母也感受到众人的热情。

        “郭护士长,您儿子厉害,寻得媳妇也不一般啊,这刚上班就为咱们总医院职工们带来这么大的福利。往后您有福咯!”

        江母笑着说:“小池从小就聪明懂事,我是看着她长大的,一直想让她当我儿媳妇呢。”

        “老大还算争气,勉强没有委屈人家小池……”

        两家做邻居二十来年了,关系一直都不错,有了什么好吃的都互相送下。江母也没有传统婆婆那种,儿媳跟自己抢儿子的仇视心理。

        她是真将池芸儿当亲闺女疼的。

        “咦,郭护士长,你家老大跟池副院长家的千金订婚了吧?”

        江母点点头,好笑道:“当然了,我前两天不还给你们发喜糖了?等我儿子将农场的事情处理好,也要返城了,到时候小两口再领证结婚。”

        “我知道是知道,就是吧,我听门诊上说,有个实习医生说是江家大儿媳妇呢!”一个护士压低声音道,“现在的小姑娘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江母脸色一变,“小王,你听谁说得,哪位实习医生?”

        “我大儿子一向洁身自好,从小到大除了小池外,还没跟哪个女同志相处过。到底是谁败坏我家以华的名声?”

        王护士凑过去小声说:“护士长,如果只是谣言,我也不将话递到您这里。主要是这事是人家姑娘的家长传出来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