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都督今天追到夫人了吗在线阅读 - 第283章 那个小小少年(二更)

第283章 那个小小少年(二更)

        太皇太后一下子回神,一把握着座位两边的扶手,眼神冷沉地问:“陛下怎么了?!”

        那内侍眉头微皱,似乎有些怀疑自己听到的话一般,有些犹疑地道:“司琴遣来的人说,陛下醒了后,便一直嚷嚷着,    说……说嘉明帝回来了,说方才替他诊治的人,不是都督夫人,是嘉明帝……”

        这番话仿佛平地起雷,在座的人都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最快回过神来的,却是太皇太后,    她强行压下心底紊乱的思绪,冷声道:“到底怎么回事!把你听到的情况,    都详细地说与哀家听。”

        “是!”

        那内侍连忙道:“据说,陛下醒来后,第一句话便是问司琴,方才是谁在替他诊治。

        司琴说是都督夫人,然而陛下却仿佛魔怔了一般,十分激动地反驳,说不可能,那个人不可能是都督夫人,是……是嘉明帝。

        司琴担心陛下病得脑子糊涂了,特意多问了陛下几句,想知道陛下为什么会这么想。

        陛下说,他小时候,有一回发病,嘉明帝便是用方才都督夫人的方式把他救回来的,所以陛下很笃定,那个人是嘉明帝……”

        太皇太后脸色有些发青,突然,    一双幽深锐利的眼眸直直地看向一旁的时颜。

        时颜此时心里也有些乱,她自是记得,在她这个皇弟大概五岁的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她的太和宫里,还发病了。

        当时刚好撞见了这一幕的她自是无法冷眼旁观,替他做了一下急救措施,稍微缓解了他的状况后,便遣人把他送回了他的宫殿中。

        她一直以为,那时候她这个皇弟年纪太小,而且正是发病脑子最迷糊的时候,定然不会知道替他做急救的人是她,连他记不记得这件事都是一个问题。

        却没想到,他不但记得,还知道,当初替他做急救的人是她!

        鲁国公反应过来,不由得眉头紧皱,也看向时颜道:“夫人方才说,夫人与嘉明帝曾经在大相国寺有过一段缘分罢,莫非夫人方才的诊治法子,    也是嘉明帝传授给夫人的。”

        时颜万分庆幸自己方才已是和他们说了这个故事,    点了点头,    嘴角微抿道:“是,当初嘉明帝……提过一嘴,妾身记下了。

        却没想到,让陛下产生了这样的误会。”

        鲁国公没怎么怀疑,摇了摇头,叹息着道:“陛下心里,其实一直渴望着亲情。

        先前,韩圻年为了更好地掌控陛下,一直不让陛下和嘉明帝以及太后娘娘接触。

        甚至连嘉明帝薨逝的时候,陛下也没见到嘉明帝最后一面。

        只怕,这件事已是成了陛下的心魔了……”

        时颜微愣,心头突然涌起一丝微酸的感情,没有说话。

        她对自己这个皇弟不了解,当初,她也没那个精力去关注他。

        韩圻年当初虽然把她找了回来,但他其实一直对她不满意。

        再怎么说,她回到宫里时已是十二岁了,已是有了自己的思想和性情,不是会轻易被人洗脑掌控的年纪。

        因此,韩圻年才会对她身旁的伙伴下手,用这种最极端粗暴的方式,让她以最快的速度认命。

        而当时只有一岁的李凌轩,对于韩圻年来说,自然是一个更好的傀儡人选。

        他可以掌控李凌轩的成长过程,甚至控制他的思想,让他成为一个只会听命于他的最完美的傀儡。

        即便当初,青蔓没有背叛她,时颜的时间也是不多的。

        对于韩圻年而言,她始终是一个不稳定因素,韩圻年随时可以放弃她,改立她的皇弟为帝。

        卫律闻言,不禁咬了咬牙,道:“韩圻年那无耻小人!害了嘉明帝不说,还害得陛下和自己的阿姐形同陌路,他迟早会遭报应的!”

        当初,若不是担心被韩圻年发现端倪,他家里的人也不会在他十岁后,便禁止他再去找嘉明帝。

        说实话,如今到底已是过去了五年有多,当初他和嘉明帝相处的很多细节,他已是忘记了。

        但他依然还记得,嘉明帝身旁那个叫青婉的侍婢做的点心很好吃,以及,嘉明帝每每见到他,脸上都会浮起一个很美很美的笑靥,带着几分调侃地道:“小表叔,你又来了?”

        鲁国公又暗叹一口气,转向太皇太后道:“娘娘,夫人方才说,陛下如今的情况不宜过于激动,若不然,还是麻烦夫人再去太和宫一趟,安抚安抚陛下?”

        一旁的卫律一愣,忍不住道:“可是,若让陛下知晓,这一切都是误会,陛下只会更心伤罢?”

        鲁国公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何尝没想过这个问题,但假的就是假的,陛下迟早都要知道这件事。

        只是,他等了好一会儿,主座上的太皇太后都没有说话,鲁国公不禁一愣,有些困惑地看向太皇太后。

        终于,太皇太后缓缓开口道:“那便麻烦夫人了,哀家也会随夫人一同前去。”

        说这话时,她一直看着时颜,眼底沉淀着某种让人看不透的情绪。

        时颜立刻福了福身子,道:“事关陛下龙体,妾身定然会全力配合。”

        几人顿时连晚膳还没吃完都顾不上了,又一次回到了太和宫。

        他们去到太和宫的时候,陛下已是冷静了不少。

        司琴接到通报,匆匆走到了太和宫外迎接,一边往里走一边小声对太皇太后一行人道:“方才陛下又哭又闹,奴婢说奴婢这便叫人请都督夫人过来,陛下才暂时消停了。

        只是,陛下坚持坐在床边,不管奴婢们怎么劝说,都不愿意躺回床上。”

        太皇太后点了点头,道:“辛苦你了,那孩子鲜少有这么任性的时候。”

        这时候,他们已是到了内室外头,司琴立刻没再说话,撩起帘子先走了进去,轻声道:“陛下,太皇太后和都督夫人都来了。”

        时颜跟在太皇太后身后走了进去,便见偌大的床榻边上,坐着一个骨瘦如柴形容枯槁的小小少年。

        因为常年被病痛折磨,他长得比同年龄段的孩子都要瘦小,此时他乖乖地坐在那里,仿佛风一吹便能倒下似的。

        小少年闻言,原本灰蒙蒙一片的眼眸顿时亮起异色,抬眸快速扫了进来的人一眼,最后,他的眼神定在了时颜身上,脸上似乎现出几分茫然和愣怔。

        时颜掩下心底的叹息,主动走上前,朝小少年行了个礼,道:“妾身见过陛下,听闻陛下要见妾身,不知道妾身有什么可以替陛下分忧的地方?”

        时颜笑容清浅,眸色平静。

        她与这个皇弟接触本来便不多,他觉得她是他皇姐,只是因为她用了跟当初一样的急救手法。

        跟太皇太后的试探比起来,她这个皇弟的误会却是好应付多了。

        只要他在清醒的时候见到她,发现她与他皇姐再没有半分相似的地方,这个误会自然就会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