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八零福运辣妻在线阅读 - 第341章 江易生孩子?文凯,要不要假戏真做?

第341章 江易生孩子?文凯,要不要假戏真做?

        订婚宴开始的时间是中午,这会儿各家的宾客都到了不少。

        办喜事的几家都是大院里数得上的,招待宾客的东西也都备得充足而体面,菜还没上,桌上各种糖和花生瓜子随便吃。

        看见那糖盘里不仅有水果糖大虾酥,竟然还有大白兔,有跟着来吃酒席的人忍不住道:

        “呦,这一场订婚宴下来,得多少钱?”

        “你也不看看男女双方都是什么人家的,徐家那么看重周君擎这个外孙,好不容易娶孙媳妇,娶的还是崔家何家唯一的孙女,可不得往体面了办?”

        “也是,上回过来,我还看见了周君擎,还有那个叫江易的,哎呦长得可真是漂亮啊,就算不提家世相当,光看那小两口的长相,也够般配的了,也不知道他们以后生的孩子得多好看。”

        罗文凯换了衣服,跟着去了前头大院食堂。

        刚要从两家酒席中间经过,听到坐在靠边那桌、崔家徐家的客人说这话,顿时有些走神。

        以后生的孩子?

        江易和周君擎的孩子吗?

        是啊,他们订婚之后就会结婚,结了婚,也许很快就会要孩子。

        江易生的孩子,应该会很好看吧,毕竟江易长得好看。

        罗文凯竟然忍不住顺着想了想,如果是他跟江易的孩子呢,应该也会很好看,毕竟父母长相都不错。

        可很快,他就收回心神,他在想什么?

        罗老爷子走在旁边,自然也听到了。

        但他就像是刚才根本没有去过后院的员工宿舍,也没有被自己的亲孙子给威胁过,脚步都没停,神色平静地带着罗文凯去跟宾客寒暄。

        正说着话,忽然听见旁边有人说了一声:

        “咦,那不是白老大夫吗?”

        罗文凯下意识转头看过去。

        大院食堂通往后头宿舍的是小路,两旁又有树,不能开车过去,接白同德的人只能在食堂门口停了车,扶着白老下车。

        刚才说话的人,能一眼认出白同德,自然是跟他接触过的。

        不仅如此,他还知道白老的一些事,就说道:

        “我记得,白老今儿个应该有保健任务的吧,难道是跟今儿个的主家关系好,去给老领导诊完脉,专门赶过来参加婚礼的?”

        这人说对了一半。

        就算不看在崔家徐家的面子上,以白同德之前跟江易的交集,他也收到了订婚宴的请柬,只是刚好碰到他那里有些事才没来赴宴。

        那人话音刚落,就看见白同德下车之后,急急忙忙跟着个年轻人朝着食堂后院走去,中途遇到认识的人,也只是摆了摆手,完全没空说话。

        看着白老行色匆匆的样子,让不少人的视线都跟了过去,私下猜测白同德是做什么去,毕竟他是有名的大夫。

        这一看,就有人注意到,罗文凯薛宝珠这头,不仅罗老在,两个新人也已经过来先迎着宾客。

        而崔家徐家那头,却到现在都没看见江易和周君擎的身影。

        有那自觉跟两家关系好的,就过去问何君竹:

        “嫂子,怎么没看见你孙女啊?”

        何君竹徐外婆这么多年来头一次亲自给小辈张罗婚事,又想要尽力把订婚宴办好,都忙晕了,还真没注意江易在哪儿。

        听到有人问,刚想说江易要到开席的时候才过来,跟在薛宝珠身边的罗春红,忽然感觉被人碰了下。

        罗春红顿时明白了。

        冲薛宝珠点点头,走过去跟何君竹徐外婆道:

        “你们是在找江易同志吗?我之前看到她去了食堂后院,就是刚才白老去的方向。”

        后半句话,罗春红仿佛是不经意提起。

        可何君竹徐外婆又不是傻子,立刻想到了什么,顿时深深看了罗春红一眼。

        只是眼下关心江易更重要,就连忙跟身边人说了一声,也急忙追着白同德往后院走了。

        罗文凯一看,就猜出来刚才罗春红是按照薛宝珠的意思行事。

        立刻皱着眉头看向薛宝珠。

        刚要朝她走过去,罗老爷子开口了:

        “文凯你这是要干什么?去找宝珠?难道你是觉得宝珠告诉她们这件事,做错了吗?”

        罗文凯脚步顿住。

        他明白爷爷的意思,想起之前在后院的事,他张了张口,最终还是道:

        “没有。”

        罗姥爷闻言,目光深深地看着他,见到此刻罗文凯这样可以说是顺从的态度,他也没表现出是不是满意。

        事实上,爷孙俩心里应该都很清楚,从在员工宿舍那一次交锋开始,两人心里都彼此都有了防备。

        只是都是利益为上的人,在没有找到更合适的人之前,罗文凯还会是罗家的继承人。

        更何况,如果罗文凯当时做出那些事不是为了江易,显得因为女人太过感情用事,其实罗老爷子还挺欣赏有主见的人。

        瞧见门口人影一闪,是罗钰在朝他示意。

        罗老爷子点了点头,只是临走之前,转头又跟罗文凯说了一句:

        “文凯,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的话吧,你说以后会好好对宝珠,既然如此,你就留在这里,好好招待宾客,不要到处乱走,知道吗?”

        尤其,不要再去后院看江易。

        哪怕罗文凯现在心里最想知道的,就是江易到底怎么样了。

        这句话没说,但罗文凯自然明白。

        罗文凯的手,忍不住用力攥紧了,却神色丝毫没变地点了点头:

        “爷爷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直到罗老爷子走远了,罗文凯还在目光定定地看着罗老爷子的背影。

        周围的人,全都没看出来这对祖孙俩之间的暗流涌动,更不会知道,此刻的罗文凯,心里做了什么样的决定。

        直到感受到身边有人过来,罗文凯才转过头来。

        是薛宝珠。

        每次出现在人前,不管真情还是假意,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的薛宝珠,此刻表情却是冷若冰霜。

        其实不只是此刻,薛宝珠从后院食堂宿舍回来之后,脸就一直是冷着的。

        她知道已经有不少宾客,暗地里说她架子大,可是那又如何,就算她此刻跟罗文凯吵闹,这订婚宴都会照常进行,那她还有什么必要非得委屈自己呢?

        薛宝珠心里已经想清楚了,可看见罗文凯目光注视的方向,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罗文凯,我们假戏真做,怎么样?”

        说完这句,薛宝珠心里有一些紧张。

        就算之前在后院宿舍,亲眼看见了罗文凯那么护着江易,让她当着众人的面丢尽了脸,当时她也是真的恨透了江易和罗文凯,可此刻,她还是忍不住对罗文凯说了这样的话。

        罗文凯却丝毫没有震惊。

        他这样观察能力强的人,可能在薛宝珠自己都还没弄懂心意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薛宝珠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可那又如何呢,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完全不在乎。

        静静看着薛宝珠,罗文凯哪怕听到薛宝珠几乎相当于表明心意的话,也还是语气平静地道:

        “薛宝珠,做人不能太贪心的道理,你应该懂得。”

        薛宝珠先是一愣,随后明白过来。

        罗文凯这是在告诉他,既然他们两人之间,是因为利益而结合,那就该明明白白只谈利益,不谈感情。

        薛宝珠忽然觉得刚才紧张的自己真是太蠢了,她看着罗文凯,忽然笑出来,开口道:

        “懂,我当然懂,我怎么会不懂呢?”

        “你说得对,做人确实不能太贪心,就像你一样,你选择了当这个罗家继承人,选择跟我订婚,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喜欢的人投入别人的怀抱,这就是你的取舍,对吗?”

        罗文凯原本平静无波的表情,立时有了些变化。

        看到他这样,薛宝珠忽然觉得心里很痛快。

        凭什么就她一个人难受,总要罗文凯陪着她才好。

        更何况,薛宝珠笑得越发残忍:

        “这么一想,我才觉得,其实跟你比起来我还不算什么,毕竟我对你的感情还很浅,我们才认识多久啊,我想大概也是因为要订婚,才觉得我这个未婚妻在你这里,应该有些不一样的地位。”

        “可你不同,你跟江易之间有回忆,尤其冲着你今天那样豁出去护着江易,想必对她的感情也很深吧?”

        “罗文凯,我之前还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是个情种,说起来,我倒是挺想知道,亲眼看着喜欢的人跟别人结婚,是个什么感受啊?”

        罗文凯闭了闭眼。

        薛宝珠见状,恨不得手里有杯酒助兴。

        看着罗文凯吃了容宛真的药之后,依然显得苍白的脸色,她眼底情绪复杂,口中就越发说得畅快:

        “其实我刚才提议假戏真做,你真的可以考虑考虑,因为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你也知道,我跟江易很有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如果你跟我结婚,那将来你就是江易的姐夫,甚至以后你的孩子,也跟江易的孩子是表亲,是一辈子的亲戚关系,”

        “毕竟,你不可能跟江易在一起,这样也算跟她有了联系,不是很好吗?”

        罗文凯拳头攥得紧紧的,脸色越发苍白,任凭薛宝珠冷嘲热讽,一个字都没说。

        他根本不愿意去想,江易有一天会跟别的男人生孩子。

        有那么一瞬,他想抛下一切,去抢走江易,带着江易远离这里。

        可是不行,因为江易心里没他。

        罗文凯睁开眼睛,神色已经看不出什么,他定定地看着薛宝珠,只开口说了一句:

        “我现在,只想江易能醒过来。”

        薛宝珠脸色立刻一变。

        再没有什么,比她自以为痛快地说了半天,而眼前的男人,却依旧把所有的心思放在另一个女人身上,更加讽刺的了。

        这两人都不知道,员工宿舍里的江易早就醒了。

        白同德跟着人一路小跑过去员工宿舍,进门之后刚要问江易在哪里,就看见站在那里的江易,脱口而出:

        “江易你没事?”

        江易转头看见来人,立刻猜到是谁把他请来的了,连忙礼貌打了招呼。

        白同德之前看过江易下针,一直想知道她医术是跟谁学的,想知道江易到底什么来历,此刻看她面色红润站在那里,还是过去再次给诊了脉。

        确定江易一切都好好的,白同德这才皱眉道:

        “那你们怎么还在这里不去食堂,我看宾客差不多都到了啊?”

        话音刚落,众人的视线,又回到了崔令仪的身上。

        唯有容宛真还在看着白同德,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这个白同德在哪里见过。

        可她已经出国很多年了,如果见过白同德,也应该是这次来京城之后。

        但是不对,容宛真总觉得,她应该是很久之前见过白同德。

        没人留意到容宛真的神色不对。

        而崔令仪听到白同德的话,眼里闪过一抹喜悦,立刻垂着眼眸伸出手臂,开口道:

        “白老,您还记得我吗,我是崔令仪,之前我们见过,不知道白老方不方便,帮我诊个脉?”

        崔令仪一开口,所有人都没说话。

        白同德神色看起来有些惊讶,转头看向崔令仪。

        崔大军何君竹孩子被换的事,在京城并不是什么秘密,尤其换孩子的还是崔老的亲妹妹崔念芹,而崔令仪这个曾经的崔家大小姐,是崔念芹亲孙女的事,也广为流传。

        白同德听说,崔令仪早就离开崔家了,此刻见她竟然来了订婚宴,还提出让他诊脉,不由得有些疑惑。

        但他身为大夫,既然已经过来了,而且扭头看看,见崔老也没有拒绝,也就点了头:

        “好。”

        伸手过去,搭上崔令仪的脉。

        微微皱了皱眉,白同德忍不住又凝神感受了片刻,才开口道:

        “这个脉象,应该是有孕了,大概一个半月左右,怀孕月份还浅,平时要多注意一些,营养也要跟上。”

        “竟然真怀孕了?”

        不知道是谁,实在没忍住震惊得叫出了口。

        可谁都没觉得白同德是在撒谎,一个是因为他医术高超德高望重,再有就是,白同德是被崔老叫人请来的,为的还是江易,当然不可能跟崔令仪串通好。

        朱晨曦见状,再没迟疑,也过去伸手搭脉,片刻后,收回手冲着崔老等人点了点头。

        白同德见状,倒是没觉得朱晨曦的举动有什么,只以为是对怀孕的人重视。

        可很快,就看到崔令仪转头看向江易:

        “现在你相信了吗?我确实怀孕了,一个半月,江易,不如你想想,一个半月之前,周君擎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