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满级影后穿成年代大佬的掌上珠在线阅读 - 464聂磊在米国做的事,你知不知情?

464聂磊在米国做的事,你知不知情?

        “秀水街的铺面还没装修好呢,你就这么快帮我计算上了!”朱珠哭笑不得。

        周铭泽抿唇一笑,说:“说实话,珠珠,你是我见过的女孩子中最厉害的一个。”

        朱珠汗颜:“铭泽哥你就别取笑我了。”

        李松柏却觉得周铭泽说得分明就是大实话。

        他附和道:“可不是铭泽一个人这么认为的,舅舅也觉得我大外甥女,就是最厉害的。”

        朱珠捂脸,    “你们这是黄婆卖瓜,自卖自夸吗?”

        三个人说说笑笑间就到了现场。

        朱珠看过了周铭泽的选址后,肯定的点点头:“铭泽哥,这个选址,我看出你是下了功夫的,我觉得很合适。

        舅舅,你怎么看?”

        李松柏也觉得位置不错,    跟现在的第一家店一个在东一个在西,    两边的客源都能不漏掉,    确实挺好。

        “我也觉得很合适。”李松柏说。

        周铭泽看二人都赞同,便道:“那我让秘书去准备文件,明天签署。”

        中午在大排档吃饭的时候,周铭泽问了朱珠一个问题。

        “你觉得秀水街那边开一家装饰商城有没有得做?”

        朱珠吃饭的筷子一顿,仔细想了想后,说:“可以的。

        不过现在那边好的位置基本拿不到,除非有人让出来。

        我正在装修的这家服装店,是找了关系才转到手的,喝茶费就花了两千块。”

        “这个没问题,下回珠珠你找人问问,有好的位置帮咱留意着。

        最好是位置好又大的那种大铺。”周铭泽说。

        朱珠也是明珠装饰的股东之一,大股东发话了,她肯定是要尽心尽力去做的。

        “放心吧,交给我。”

        吃过午饭,朱珠准备开车上路回陇上镇。

        李松柏有东西要寄回去家里,    见朱珠开车,顺便让她捎带过去。

        大包小包的,    零零总总攒了不少。

        朱珠笑着说:“舅舅真是一等一的好丈夫,    好爸爸。”

        “你以为只有给你舅妈和俩表弟的?

        错!这里有两条烟和两瓶酒是给你外公的,你外婆则是两套杭城产的真丝半截袖套装。”李松柏笑眯眯的说。

        朱珠只能补充道:“舅舅还是二十四孝的好儿子!”

        舅甥说笑几句,朱珠准备开车去建材店接妈妈李香兰。

        想到马冰洁就问李松柏:“舅舅,你有没有想过要把舅妈接过来?”

        夫妻长期分开两地,多少会影响感情。

        李松柏听了这话却是摇了摇头,“没这个必要。

        就像你爸妈俩人一样,也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业,一个月见个两面,感情一样很好。

        女人要是没有事业,反而会胡思乱想,整天疑神疑鬼。

        特别是舅舅现在时不时有应酬,要陪客户喝酒什么的,你舅妈要是跟过来,疑心病会更重。”

        朱珠原本想说,就算让舅妈马冰洁过来鹏城这边,她也可以安排马冰洁一份工作。

        到时候,不会闲在家里做个家庭主妇,舅舅身边却能多个贴心人照顾。

        可后面听到李松柏说马冰洁会因为他应酬多而生疑心,    就决定咽下了后面的话。

        舅舅跟舅妈夫妻十多年了,彼此是什么性格的人,只有对方对清楚。

        朱珠决定尊重舅舅的意愿。

        “舅妈现在能继续留在厂里上班也挺好的。

        我现在就缺个自己人在厂子里帮我看着产品的生产。”朱珠换个说法。

        李松柏认同道:“可不是么?

        你舅妈前天跟我说,她现在被提上来当车间主任了,都是多得你这个外甥女的提拔。”

        “说得哪里话?

        也是舅妈自己有能力胜任,要不然,我说话也不好使的。”朱珠道。

        李松柏不跟外甥女争这个。

        事实是怎样的,他心里怎么可能不清楚?

        叮嘱朱珠路上开车小心后,他就回装饰城去了。

        朱珠去了建材店接上了李香兰,母女一路风驰电掣的开回陇上镇,总算在晚上八点钟左右,平安抵达了。

        这边,朱珠回来陇上镇后,就开始着手安排新一季的新品设计款打板。

        另一边,从公司回到家里的聂娇,却再一次接到了来自聂卫国的电话。

        这半年多来,聂卫国打过来打搅聂娇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不是没有傲气,也不是什么死皮赖脸的人,女儿儿子的态度,也是让他有些心寒的。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是之父母。

        他又没有杀人放火,为什么就不能原谅他一次呢?

        原本,聂卫国不会在这个时间段给聂娇打电话,实在是,他着实太过于心焦忧虑了。

        聂磊在米国做的那些事,聂娇这个当姐姐的,究竟清不清楚?知不知情?

        这个小子是在玩火知道吗?

        华大送他出国留学,是希望他能在国外学习到先进的知识带回来,结果呢,这个小子究竟在干什么?

        要不是杨婷婷打电话回来告诉自己,聂卫国还不清楚聂磊这是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电话接通后,聂娇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过来。

        聂卫国靠在沙发上,深呼吸了几个吐息后,才开口:“是我。”

        “你又打电话过来做什么?”聂娇听出来是聂卫国的声音,语气冷冰冰。

        聂卫国额头青筋突突跳,忍着没发火,只是平静的问道:“聂磊在米国做的事情,你知不知情?”

        聂娇心口一揪,呼吸因为情绪的变化也变粗了几分。

        “你在说什么?

        聂磊在米国读书,能做出什么事情?

        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看来你是什么都不知道了?”聂卫国叹气。

        聂娇直觉聂卫国知道了一些自己不清楚的事情。

        想到聂磊前后让宋青峰汇到海外账号里的那一大笔钱,聂娇心口砰砰直跳。

        “我确实不知道。

        你能给我打这个电话,想来是清楚他做了什么?

        我恳请你把知道的事情告诉我可以吗?”聂娇忍着小腹一抽一抽的疼痛,尽量用柔和的语气问对方。

        聂卫国感受到了女儿语气的变化,心里忍不住自嘲和酸楚。

        自己在娇娇的心目中,完全没有一点的位置啊!

        要不是她想从自己口中探知聂磊那混账的消息,不会这样低声下气的请求他。

        聂卫国揉了揉眉心,深叹一口气,说:“这件事是婷婷打电话告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