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茅山升棺人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地狱深渊

第二百二十六章 地狱深渊

        “出什么事了??蒋超你别着急,慢慢说。”我连忙走了过去。

        蒋超看着我深吸了几口气,这才说道:

        “我刚才出去买的东西的时候,听说咱们谷谷县有一个女交警失踪了,我当时下意识的就想到了秦郁,所以我在外面赶紧找人打听,这一打听,失踪的人还真是秦郁!”

        “你确定失踪的人女交警就是秦郁?”我说着同时马上拿出手机找到秦郁的号码打了过去。

        “我确定,我找人反复确定了好几遍。”蒋超看着我果断地说道。

        很快手机里就传出了号码暂时无法接通的声音,我接着又在聊天记录当中找到秦郁,拨通了语音通话,还是没有人。

        这时站在一旁的花向月走过来对我说道:

        “朋友失踪?”

        “对,一个好朋友。”我说道。

        “找到她失踪前所出现的地方,或许我能够帮上忙。”花向月说道。

        有了花向月这句话,我马上带上随身背包,就在我们三人准备出发的时候,一个身穿黑袍带着口罩墨镜的人却从棺材铺外面跑了进来。

        “谁?!”我盯着进来的那个鬼鬼祟祟的人大声质问道。

        此人立马伸出手指放在口罩前面,对我们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同时小声说道:

        “是我,你们别说话……”

        只听声音,我就马上能够确定对面这个神神秘秘的人正是已经“失踪”的秦郁。

        “秦警官,你、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面都在说你失踪了。”我看着秦郁此时的装扮,满是不解。

        秦郁先是将店铺门关上,然后才在桌前坐下,将帽子、口罩和墨镜都摘了下来。

        “秦警官,你这什么情况?”蒋超也是被秦郁弄的摸不着头脑。

        秦郁看着我们叹息一声道:

        “还不是被家里人给逼的实在是没有办法,我就想假装失踪,吓唬一下他们,或许他们真的害怕了,以后就不会这么逼我了。”

        听到秦郁的话后,蒋超说道:

        “秦警官,依我看你别赌气,你还是跟父母说一声吧,他们都报警了,现在肯定担心死了。”

        秦郁听到蒋超的话,情绪一下子爆发了:

        “你们为什么每一次都在考虑他们的情绪,考虑他们是否会伤心难过,谁考虑过我的感受?!我秦郁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替他们传宗接代,随便找个人度过这可悲的一声,我要的爱情,我就想找一个我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如果找不到,我宁愿单着也不愿意将就,我有错吗?!”

        听到秦郁的话,花向月走了过来:

        “你有错啊。”

        秦郁听到花向月的声音后,转过头来看着她问道:

        “你是谁?!”

        我连忙介绍倒:

        “秦警官,她叫花向月,是我的好朋友。”

        “我不管你是谁,你告诉我我就想找一个自己真正爱的人结婚有错吗?”秦郁盯着花向月质问道。

        花向月点头:

        “有错啊……”

        “我错在什么地方?”秦郁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花向月微微一笑,不紧不慢地说道:

        “爱应该是从身体里长出来的能力,而不是一种嘴上说的意愿,你一直说自己想要找一个真正爱的男人结婚,可是爱从何而来?你不去接触,不去认识,反而特别抗拒和其他异性接触,那怎么会有爱呢?”

        秦郁长出一口气,再次坐了下去,靠在椅子上面有些无力地说道:

        “你也是女人,我就是单纯的不想去相亲,我为什么一定要听从父母的安排?难道我就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吗?”

        花向月脸上依旧挂着微笑:

        “有父母在身边管着你,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秦郁听到花向月这么说,张开口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花向月看着秦郁接着说道:

        “你给我的感觉并非是你想自己去选择,而是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只不过这段感情你一直埋藏在心里面对吗?”

        花向月的话刚刚说完,秦郁全身一颤,她猛地抬起头看着花向月,一句话都说不出,此时秦郁脸上的表情,就好像花向月刚才所说的话全部说中了一般。

        看到气氛有些尴尬,我连忙开口说道:

        “行了,感情的事情以后再说,到点了,先吃饭,再不吃的话菜都要凉了。”

        蒋超也连忙应和道:

        “对对对,什么事情都没有吃饭重要,先吃饭,我买了不少好菜……”

        “有酒吗?”秦郁问道。

        “有,必须有,今天我们陪着你好好喝上一顿,让你忘记所有烦恼。”蒋超说着便从柜台后面将以前喝剩下的啤酒搬了出来。

        于是我们四人聚集在一起,开始吃饭喝酒。

        酒桌上,是人把自己身上压力和秘密宣泄的一个地方,喝上酒后的秦郁,最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靠在桌子上痛哭起来。

        我看着秦郁如此痛苦的模样,心里不免在想:‘难道家里人的催婚真有这么绝望和痛苦?会把一个好好的女孩逼成现在的样子。’

        花向月面无表情的吃菜喝酒,过了一回儿,她突然开口说道:

        “说说我自己吧,我这辈子最爱、最亲近的人,却亲手杀死了我全家,只有我躲在锅底下活了下来,你们能够体会到亲眼目睹自己的亲生父母被曾经最在乎的男人杀死的感受吗?你们见过深渊和地狱吗?没错,我就是从哪里面一步步爬上来的……”

        花向月的话,瞬间便让周围变得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看着他,此时秦郁也停止了哭泣,她双眼注视着花向月,满脸都是错愕和震惊。

        “花小姐,你……你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蒋超将手里的筷子放下小心翼翼的问道。

        花向月摇头:

        “有人会拿着自己家人的性命开玩笑吗?”说着她又转过头看向了我:

        “初九,你还记得我曾经说过自己只要活到三十岁这件事吗?还有六年,我发誓自己一定要在三十岁之前为了父母报仇雪恨,亲手将那个人碎尸万段,再将其魂魄打个魂飞魄散,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那个人是谁?”我问道。

        “我哥哥,亲哥哥。”

        花向月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能够清楚的看到她的眼珠里冒出了愤怒的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