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章 招聘与分组(二)

第五百三十章 招聘与分组(二)

        观众席中涌现出这样的声音和观点并不罕见,游戏本就是日常娱乐中极易更新迭代的一项,且不说画面上有最为直观的电子像素风到2d再到3d的进化,就连游戏类型和载体设备也在不断翻新换代。

        前不久便有龙国本土的游戏杂志公开了上一年的统计数据,数据显示国内手游玩家的数量已远超pc端、平板端和掌机/主机用户,且从商业角度来看,获利最多的游戏通常都有“联网”、“联机”、“对抗”、“抽卡”等几大要素。

        而狭义上的单机游戏与这些特点恰好相悖,尽管时至今日依然有许多单机爱好者,但他们的数量和购买力并不足以影响到大型网游和多人手游的繁荣,单机游戏也就渐渐丧失了昔日的辉煌。

        不过这只是龙国的大体情况,许是国情和娱乐习惯不同,单机游戏在欧美等地的市场依然广阔。比如《奇侠传说(legends    of    the    amazing    warriors)》,便是一款相当经典且火遍全球的单机游戏。

        它由美国著名游戏制作和发行公司“闪电球(ball    lightning)”推出,是该公司的招牌作品之一,每年推出的新版本都是荣誉榜单排名前三的常客,质量极高,以至于提到“3a大作”,不论是老玩家还是新玩家,第一个想到的名字就是《奇侠传说》。

        当然,两相比较之下,就更显得国内单机游戏发展惨烈。今天“乐游”公司和齐源彬的逍遥工作室因为求版权撞在一起,无非是这种现象下的一个缩影。

        因为一般而言,像《非雁》这类影视改编的游戏,不论是原班制作团队还是游戏公司都想在短时间内弄出个套皮网游,这样的网络游戏完全可以按照现有的模式直接照搬,只需要添加一些与影视剧相关的npc和剧情,再改一改细节上的设定就够了,省事得很。

        届时再请演员代言,吸引影迷和粉丝成为受众群体,就可以凭借着情怀大大地赚一笔快钱,甚至可以进一步依仗着喜爱《非雁》影片的人的滤镜和包容,堂而皇之地无视玩家意见、强行逼迫氪金、无限期拖延对bug的修复等等,躺平摆烂,为所欲为。

        等情怀消耗得差不多了,感情再深的粉丝也熬不住离开了,这些人也已经赚够了钱,到时是直接停服还是继续摆烂养老都只不过是上头一句话的事罢了。

        反正情怀这玩意儿多的是,这部影片的价值榨干净了,下一部也能无缝衔接。

        “资本式喜新厌旧”讲的就是这么个道理。

        因此在听完这两人的合作意愿之后,曲楠沉默了。

        他犹豫地看向了何佳逸和王凯跃,前者和他一样茫然,后者则是第一时间就表达出了对乐游公司的欢喜与肯定。

        这也是大多数观众的想法,搞单机游戏做什么?想看《非雁》的剧情我直接看电影不就好了。既然变成了更开放的游戏,当然想自己体验一下秦飞燕江湖第一的感觉嘛!

        “呃,这个……”

        曲楠左右为难。

        “工作的话我就先谢谢乐游公司的好意了。”何佳逸边给他解围边表达自己的想法,“我还想留在《娱乐实习生》,看看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王凯跃立刻有点着急,拜托,乐游哎!虽然不是典型的大厂,但也算国内不错的游戏公司了,还是文案总策划,很好的待遇啊!

        “啊,说起来有关《非雁》爽点和男主前期形象塑造的部分都是由王编负责的。”

        曲楠从王凯跃求助的目光里看出了他的急切,连忙接了一句。

        乐游公司的hr点点头,被何佳逸婉拒之后倒也没太遗憾。

        林宇钦适时地插了几句话,毕竟还在直播,不方便给曲楠更多考虑的时间。

        曲楠听出主持人友好的催促之意,更犹豫了,一时间脑子转不过来,干脆转头去问其他人:

        “这个……大家怎么想?”

        演员们被他问了个猝不及防,大多数都愣了愣,他们这些人里对游戏有了解的不多,没想到“套皮网游”这种弯弯绕绕,还以为是曲楠看齐源彬挺可怜所以动了恻隐之心,不忍拒绝。

        “看导演吧!”李直说。

        “嗯,我觉得都挺好的,看你。”陈丹青点头。

        “不管是哪种游戏我都会试着去玩的!”苏酥笑嘻嘻地说。

        “我也是。”刘哲挠挠头。

        演员比起其他类别的实习生更容易被媒体揪着不放,大家半是真心半是谨慎,回答得都比较模棱两可。

        古文松、祝溪等人的说法与这几位演员所说的相差无几,毕竟《非雁》是曲楠执导的作品,它的去向也理应由他来决定。

        “要不……”

        秦绝说话了。

        曲楠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其他人也跟着望过来。

        “刚才听点评的时候没找到机会说,其实《非雁》原来的剧情大纲里并没有游戏这个设定。”

        秦绝先用出她熟练度点满的转移话题技巧,“是曲导觉得可以再添点东西,这才有了最后的大反转。”

        这事还是曲楠在一个月前的团建时跟她商量的,主意非常惊艳,秦绝当时就觉得这是个点睛之笔。

        “我斗胆问一下观众朋友们啊。”秦绝笑道,“如果《非雁》没有最后的游戏页面出现,秦飞燕也是另有苦衷的话,大家觉得这部作品怎么样呢?”

        她还和台下观众小小互动了一把。

        “也挺好的!”

        “感觉没那么惊艳,但也不错。”

        “飞燕丹青的部分演得好!”

        “其实游戏啥的我没看懂,但不影响《非雁》好看!”

        秦绝在《娱乐实习生》老观众里的路人缘相当不错,有不少人都在底下回答。

        “那不就结了嘛!”

        秦绝听完笑着拍了拍王凯跃的肩膀,对那位乐游公司的hr说道,“吴先生,这肯定得推荐王编了,我个人觉得他完全有实力支撑得起一个和《非雁》在相同世界观下的大型网游的剧情脉络。”

        “也就是说,大家如果去玩这个游戏,有很大可能性能像‘我’,也就是玩家非雁一样体会到精彩起伏的游戏人生。”

        秦绝有意利用了一下她作为演员的便利,同时观察着吴姓hr的微表情,心里更加笃定,对着曲楠笑道:

        “导演,世界观这方面要怎么授权我不太懂,你看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