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木叶:虚假的宇智波在线阅读 - 第175章:他在干嘛(求订阅)

第175章:他在干嘛(求订阅)

        时间在慢慢的流淌,飞段的镰刀在不停的飞舞,遥手中的苦无依然在优雅的移动。

        当当当~

        苦无和镰刀碰撞的声音不停传来,震的晓组织成员头皮发麻,不是因为声音的难听。

        而是因为遥那老叟戏顽童的态度,无论飞段如何发动攻击,等待他的只有遥那慵懒的表情,和如同铜墙铁壁般抵挡飞段镰刀的苦无。

        当!

        剧烈的碰撞声再次穿来,飞段握住镰刀的右手被反震的虎口破裂,鲜血开始流淌,飞段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

        “有本事给我一滴鲜血啊!混蛋!”

        拉开和遥距离的飞段,愤怒的嘶吼着,被一个新人这样压着打,他的脸上自然是挂不住的。

        “前辈想要的话,自己来取就是了,干嘛这么大声?”

        收回苦无的遥,露出职业假笑,一脸戏谑的看着飞段。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朱雀报仇,从早到晚!

        原本应该被复活的奇拉比因为骂了遥一句,从一个和平盛世的见证者变成了预备役秽土转生者。

        这足以说明遥的针针计较。

        现在飞段这样哔哔赖赖,遥没有直接把他深埋地下,就是仁慈的了。

        还想要直接骗取血液,发动诅咒?

        喂,那边那个小伙子现在是大白天,请不要做梦!

        “混蛋!”

        再次被嘲讽技能命中的飞段,再次提起自己的镰刀,朝着遥冲来,他的镰刀不停的飞舞,他想要得到的仅仅是遥的一滴血液而已。

        只要一滴血液,他就能施展诅咒,把这个该死的新人彻底干掉。

        “前辈没吃饭嘛?怎么攻击这么弱?弄得我都有点想要睡觉了!”

        当!

        飞段的镰刀被打着哈欠的遥轻松的挡住。

        “唉……实力差距太明显了!”

        一旁观战角都,见到这样的场景,脸色也是有些难看,虽然很不想承认,但那个只知道挥舞镰刀的笨蛋,的确是自己的搭档。

        “要是能够把那个笨蛋干掉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寻找一个聪明的搭档了!”

        失去对飞段耐心的角都,不再观看二人那没有悬念的战斗,反而拿出悬赏令地图,仔细的研究哪个忍者更加值钱。

        “好困啊!前辈!”

        趁着战斗的空隙,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飞段身上镰刀上的鲜血,抹在自己的手腕上。

        一个华丽转身再次发动攻击的飞段,看着遥手腕上的鲜血,嘴角微微扬起。

        他终于找到了战斗胜利的曙光,只要得到那一滴血液,我就可以成功发动诅咒了!

        接下来的战斗中,飞段越打越起劲,他的攻击变得疯魔,他的力量逐渐增强。

        嘭~

        终于在连续几百次的攻击之后,遥手中的苦无直接崩毁,飞段的镰刀稳稳的刺入遥的手腕处!

        殷红的血液稳稳的流淌在飞段的镰刀上,让飞段的脸色浮现出癫狂的笑容。

        “哈哈哈哈,我会把你献祭给邪神大人的!”

        得到遥鲜血的飞段,放声大笑,他这半个小时积攒的憋屈,终于有机会发泄了!

        他要用最高规格的仪式,来发泄自己内心的苦闷。

        “前辈还有什么特殊能力嘛?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可是没有办法干掉我的哦……”

        见到飞段发出癫狂的笑容,遥把手上属于飞段的血液甩到一旁,然后径直走到鬼鲛旁边。

        幻术已经发动了,是时候隐居幕后看飞段一个人的表演了。

        “哈哈哈哈,马上你就会知道的!”

        飞段癫狂的笑声在山洞中回荡,只见他用手指沾染了镰刀上的血液,然后伸出舌头……

        得到媒介的飞段,直接进化,他从原本的正常人,变成了穿着斑马皮肤的人。

        “好丑!”

        站在一旁看着飞段表演的遥,随意的评价一声,然后慢慢的等待起来。

        “迎接死亡的呼唤吧!”

        发动诅咒的飞段拿出黑棒,直接刺入自己的身体。

        呕~

        腹部被刺穿的飞段,呕出一口鲜血,他的脸上浮现出享受的表情。

        “品尝痛苦吧!这可是……”

        飞段的话语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则是满脸的茫然,就在刚刚他感受到了两次疼痛,这肯定不对劲!

        “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站在山洞中的飞段,看着面前毫发无损的遥,脸色变得无比铁青。

        “真是恐怖的幻术啊!”

        欣赏完飞段的个人秀之后,鬼鲛忍不住的赞叹的一声,他是打心眼里佩服遥的幻术。

        当然鬼鲛还有一丝担心,自己现在看到的遥先生,真的是遥先生嘛?还是说自己也在遥先生的幻术中?

        细思极恐!

        突然间有了顾虑的鬼鲛,没有再开口,一旁迪达拉和蝎则是一脸平静的看着飞段的表演。

        对于艺术二人组来说,飞段的招式绝对称不上是艺术,而遥战斗的艺术,则是依靠万花筒写轮眼实现的,他们也没有办法复刻,所以他们就是在看戏!

        至于角都则是在专心致志的研究悬赏令,他想要趁着这场战斗捞一笔。

        “差不多得了,佩恩那边等的不耐烦了!”

        就在众人欣赏飞段个人秀的时候,一棵猪笼草从地下冒出,他带来了一个扫兴的消息。

        “该死的新人!”

        白绝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原本一个人在表演的飞段,直接提着镰刀朝着刚刚来到山洞中的白绝劈下!

        “嗯?你是绝啊!”

        当飞段的镰刀距离白绝的头颅只有几厘米的时候,陷入幻术中的飞段清醒过来,然后他对着白绝笑笑。

        “该死的新人,竟然算计我!”

        清醒过来的飞段环顾四周,他看到了站在鬼鲛旁边的遥,然后他提着镰刀朝着遥走去!

        嘭~

        一声巨响,飞段挥舞着镰刀把山洞的墙壁弄出一个窟窿。

        “那家伙在干嘛?”

        看着朝着墙壁发动不死不休攻击的飞段,鬼鲛下意识的看向遥。

        “不知道,或许是脑子坏掉了!”

        面对鬼鲛的询问,遥一本正经的回答,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咯噔!

        听到遥的话语,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一种名为幻术的恐惧,这个人绝对不能招惹,不然飞段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们还是先封印二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