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木叶:虚假的宇智波在线阅读 - 第55章 我拒绝!

第55章 我拒绝!

        宁次的拳头覆盖着查克拉,飞速朝着遥的脸打去。

        然而就在宁次拳头距离遥只剩下1CM的时候,他那引以为傲的拳头直接被遥抓住,不得寸进。

        “这就是你的实力嘛?日向家族不过如此……”

        轻描淡写握住宁次拳头的遥,掏了掏耳朵,用左眼轻蔑的看向表情异常难看的宁次。

        混蛋(;≥皿≤)!

        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强!

        他不是比我还要年轻嘛!

        怎么会突然间长的这么高,变得这么强,这个世界还有王法嘛!

        “看你的表情似乎很疑惑!就让我来告诉你实力的差距吧!”

        看着宁次那仿佛吃了奥利给一样的表情,遥松开宁次的拳头,随即一脚将其踹飞。

        嘭~

        宁次重重的撞在远处的大树上,他的身体在大树上留下坑洞。

        弱小、可怜、瑟瑟发抖的树木,剧烈的摇晃,似乎再说:你不要过来啊!

        噗~

        一口鲜血从宁次的嘴角喷出,在遥风攻击下,宁次感觉自己浑身都被撕裂,剧烈的疼痛让他明白双方的差距。

        嘴角的鲜血让他感觉生命在飞速流逝……

        “宁次!”

        “宁次!”

        “快把他送往医院……”

        三道不同的呼喊传来,前两者来自天天、小李,最后那正确的选择则是来自于迈特凯。

        迈特凯此时无比的后悔,如果自己阻止那家伙来到这里的话,宁次多半不会身受重伤奄奄一息吧!

        “没必要那么麻烦!”

        看着手忙脚乱的三人,遥淡定的走到宁次身边,缓缓蹲下。

        碧绿的火焰开始燃烧,当火焰落在宁次身上的时候,宁次感觉无比的舒畅。

        “这是?”

        感觉浑身伤痕都在被燃烧的宁次,强忍着疼痛问道。

        “一些小手段而已,不用这么惊讶!”

        操控着治愈之炎的遥,默默的装了一波……

        在治愈之炎的治疗下,不出五分钟的时间宁次的伤势就被治好。

        站在树下感受确认自己没有问题的宁次,表情逐渐变得扭曲。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超乎寻常的体术,已经让自己完全没有超越的把握,此刻再加上神乎其技的医疗忍术。

        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就是真正的天才嘛?

        果然自己不过是虚假的天才啊!

        “好了,回归正题,火影辅助团藏大人正在组建专属暗部,你有兴趣加入嘛?”

        治愈宁次的遥脸上挂着微笑,温和的看着宁次,期待他的回答。

        “我……”

        宁次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同伴,已经想好了回答,去什么暗部,那不是自找罪受嘛?

        “先不要着急回答,如果你加入暗部的话,我可以代表团藏大人祛除你身上的禁锢……”

        宁次的话还没有说完,遥脸上微笑转变为坏笑……

        解除笼中鸟嘛?

        竟然还能有解除的办法!

        属于火影辅助的暗部权利真的这么大嘛?

        “什么……”

        宁次陷入沉思的时候,一旁已经冷静下来的迈特凯,顿时不淡定了。

        身为精英上忍的他清楚的知道笼中鸟对于日向家族意味着什么,如果团藏真的掌握解除笼中鸟的办法。

        那无疑会造成日向家族的内乱,严重的甚至会波及整个木叶。

        宗家分家,日向家族为了保护血继限界白眼而制定的规则,而笼中鸟正是为了配合这种规则而设立的封印。

        这样的规则虽然让日向家族白眼得到了非常全面的保护,但也让那些被笼中鸟束缚的分家成员内心产生了怨恨。

        宁次就是最好的代表。

        如果说之前迈特凯可以百分百肯定宁次不会被忽悠。

        但是现在,迈特凯感觉宁次悬了。

        不仅是宁次,日向分家的任何人都悬了。

        这件事如果是真的,日向分家真的有可能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没有人理解笼中鸟对自由的向往,自然也没有人知道笼中鸟为了自由可以付出什么。

        要接受嘛?

        从一个笼子进入另一个笼子的钥匙。

        作为第一名毕业的宁次,清晰的知道加入暗部意味着什么,更何况还是名声不好火影辅助的暗部。

        这不就是换了一个笼子嘛?

        留在原地需要遵守宗家的命令,而加入暗部则是需要遵守团藏的命令。

        唉~

        捋清楚利害关系的宁次,长叹一声!

        “我拒绝!”

        宁次最终还是没有决定就保持原状,与其换一个更大的笼子,还不如老老实实待在原地呢!

        “真是可惜!我可是很看好你的,白内障少年!”

        宁次做出决定后,遥心情多多少少有些失落。

        什么情况?

        猿飞日斩那家伙空手套白狼都能成功,怎么到了自己这里,许以高额的回报都没有效果。

        难不成必须使用火之意志这种物理幻术进行忽悠?

        算了,不想了!

        反正只是过来看看,演戏给猿飞日斩看,顺便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好处,既然没有任何收获那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吧!

        “无趣……”

        最后看了看靠在树上的宁次,遥准备离开这里,去寻找可能薅羊毛的存在。

        看着遥离开的背影,靠在树旁的宁次眼泪在不停打转,他有些后悔,毕竟刚刚放在他面前的可是唯一祛除笼中鸟的机会。

        火影办公室。

        猿飞日斩拿着水晶球的手不停颤抖,得到大和汇报之后,他就使用水晶球观察遥的一举一动。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那个随手派过去的家伙,血继限界竟然又发生了进化,并且觉醒了新的能力。

        这可真是意外的惊喜啊!

        这种人放在团藏身边实在是有些浪费啊!

        但让其他人看着团藏,需要时时刻刻防备止水的右眼,真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等等!

        那家伙的体术怎么感觉有些熟悉?

        一拳下去地面皲裂,这种一拳超人般的打法,不就是自己弟子纲手的战斗风格嘛?

        还有那可以治愈伤势的火焰!

        不会吧!

        这家伙不会是千手一族的后裔吧!

        真是意外的惊喜。

        看着不知去向何方的遥,猿飞日斩的目光逐渐变得明亮起来。

        夜深了。

        忙活一天毫无收获的遥,静静的坐在根部基地,思考接下来的需要进行的事情。

        一直待着木叶村,肯定是没有办法得到猿飞日斩信任的,但碍于团藏手中别天神的威慑,猿飞日斩肯定不会把自己这个免疫幻术的暗部调走。

        这是一个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