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木叶:虚假的宇智波在线阅读 - 第24章 一脸懵逼的锅影

第24章 一脸懵逼的锅影

        问罪书?

        自己面前应该没有什么被抓住的把柄吧!

        搞什么(゜ロ゜)。

        看着桌子上的问罪书,团藏表情有些阴郁,猿飞那个老狐狸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明明当初覆灭宇智波之后,那家伙得到的利益最多,结果还把自己禁足了,甚至连火影辅助的职位都被罢免了。

        这是人干的事!

        过河拆桥,也不是这样拆的啊!

        前一秒还在一起分配战利品,后一秒就给老子翻脸,你TM是不是膨胀了!

        怀着怨恨的心情,团藏摸了摸右眼当中那不停汲取查克拉的别天神右眼,漫不经心的打开问罪书。

        他团藏,倒要看看这只老狐狸在干嘛?

        承载着问罪书的信封刚刚打开,一张宇智波止水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照片就掉落在桌子上。

        见到这张照片,团藏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然后一群虚幻的乌鸦飞过,在团藏的内心深处留下嘲讽的声音。

        “呼……”

        许久之后,团藏松了一口气,把宇智波止水的照片扔掉,然后拿起问罪书开始阅读起来。

        问罪书里记载的第一件事就是关于宇智波止水双眼被夺走的事情,在这里猿飞日斩以一种委婉的方式表达了对宇智波止水的可惜。

        其中更多的则是希望团藏好好利用宇智波止水的眼睛,给木叶带来更多的利益。

        “就为了一个死去的蠢货嘛?猿飞你越来越无聊了!”

        看完问罪书的第一页,团藏脸上露出嘲讽的冷笑,随即耐着性子继续看下去。

        第二页的问罪书,画风突变。

        字里行间都充满了猿飞日斩对团藏的不满,以及对于老同学的怀念!

        搞什么(゜ロ゜)???

        看着这突然间发疯一般的文字,团藏有些摸不着头脑,那两个没有主见的家伙昨天晚上不是还好好的嘛?

        将心里的疑问压下。

        团藏翻开第三页问罪书,上面的是两位卷毛狒狒死亡的照片,以及医院给出的合理分析。

        “善用宇智波止水的眼睛,不要再让我发现你在搞小动作……你的根部就彻底解散吧!”

        医院合理分析下方,有着猿飞日斩留下的一段话。

        看到这里,团藏表示一脸懵逼。

        怎么回事(?o?)?

        昨晚发生了什么?

        我梦游把那两个老同学干掉了?

        不对呀(~_~;)。

        万花筒的瞳力并没有消耗,也就是说昨晚肯定不是我干的。

        那会是谁?

        叛忍宇智波鼬?那不可能那家伙只要想让那个废物弟弟安全的生活在木叶,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自称是宇智波斑的面具人?

        嗯!有可能那家伙对于木叶可是十分厌恶的……

        等等!这也不对,那一位和宇智波鼬是有约定的,只要宇智波鼬活着,就不会对木叶出手。

        那到底是谁⊙ω⊙?

        把思路捋一遍的团藏,双眼瞪的贼大,他绞尽脑汁也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人。

        能够用幻术做到那一点,不是万花筒根本不可能,但是现在留在木叶并且拥有万花筒的也就只有自己了吧!

        至于那仅剩的宇智波族人,宇智波佐助,别逗了!那家伙连写轮眼都没有开启!

        不是吧(`Δ′)!

        难怪这口黑锅会出现在我身上!

        这到底是哪个混蛋干的好事!我团藏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杂乱的从外面传来,几秒钟后猿飞日斩来到团藏面前。

        “把他们身上的禁制解除,我们暗部的人不需要这种小手段!”

        没有叙旧,来到团藏面前的猿飞日斩指了指门外已经被暗部制服的根部成员,冷漠的开口。

        “混蛋(;≥皿≤)那不是我干的!”

        看着自己曾经的手下,团藏把问罪书扔到一边,开始反驳!

        “我说解除他们的禁制!”

        很可惜,面对团藏的反驳,猿飞日斩依然是冷漠的开口。

        “你会后悔的!”

        看着猿飞日斩那冷漠的双眼,团藏摸了摸自己的右眼,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走到那些根部成员面前,开始解除他自己设下舌祸根决印记。

        经过整整半个小时的忙碌后,根部彻底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群新生的暗部……

        这波是锅影跌倒,火影吃饱!

        成功欺负完团藏的猿飞日斩带着自己原本的部下和新的部下,满脸欣慰的离开了。

        只留下一脸阴沉,数次想要用别天神给猿飞日斩一个教训的团藏,静静的坐在空旷的基地中。

        团藏得到的别天神只能短时间的改变一个人的想法。

        这就是为什么团藏要忍让的原因,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手下的人员都是适用黑暗手段培养出来的。

        只要威胁他们生命的东西解除,那些手下有70%肯定会反水,而剩下的30%多半会直接冲过来找自己拼命。

        就算是不解除他们的禁制直接使用别天神,自己肯定还会失败。

        止水这只眼睛虽然强大,但消耗的查克拉也是非常恐怖的,就算暂时解决猿飞日斩。

        那些明白火影大人出事的暗部成员,也会让团藏付出惨重的代价,在复活臂没有解锁的情况下,那实在是太危险了。

        想明白前因后果,团藏果断认怂!

        说到底还是因为火影是猿飞日斩,而不是他志村团藏!

        暗部大部分人追随的是火影,只有少部分人才是猿飞日斩的死忠。

        “火影啊!总有一天我会成为火影的!”

        看着渐行渐远的根部成员,团藏双拳紧握,眼神阴狠。

        总有一天我会把失去的全部拿回来!

        留下这样的豪情壮志,团藏转身进入自己那空旷的基地内。

        火影办公室内。

        将根部全部收编的猿飞日斩,露出胜利的微笑,随后开始进行一系列的安排工作。

        那些已经足够资格加入暗部的安排起来非常简单,但那些还属于预备队的就有些麻烦了。

        “唉,忍者学校需要扩建了,宇智波一族的遗产刚刚好派上用处!”

        有了合适的安排后,猿飞日斩扭头看了看挂在墙上二代火影千手扉间的照片,默默的低下头。

        木叶依然在有条不紊的发展着,唯一的变化就是刚刚开学的忍者学校再次放了七天的假期。

        而那些曾经被团藏以为了村子名义接走的天才,也是回到了自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