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只是个幕后黑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缘由

第二十五章 缘由

        梳拢和梳头,确实有着天差地别的差异。

        虽然叶洛拉着晏游不让其冲动,但是他也忍不住有些瞄了晏游一眼。

        自己这个师兄不是从监察司出来的吗,不是一样在枢密阁打卡上班吗,怎么看都是一个文化人吧?

        为什么这家伙会把梳拢和梳头给搞错了,明明两个词的意思完全不一样吗。

        拽着晏游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避免了他继续和那个齐秋明继续吵下去,让他们和猴子一样被围观。

        随后叶洛用一种非常微妙的眼神看着晏游,这样的眼神看的晏游有些头皮发麻。

        就好像是在无声的表达着:不是吧,不是吧?

        师兄不会连梳拢还是梳头都可以搞错的吧?

        此时无声,胜有声。

        “师弟,你不会觉得我搞不清楚这两个词的意思吧?”晏游实在受不了了,他幽幽的问了一声。

        “自然不会,师兄。”叶洛立刻收回了眼神,随后肯定的说道:“一定是那个家伙瞎说的!”

        “倒也...没有。”晏游看起来有些不太好意思,不过最后他咽了咽口水才缓缓说道:“只是,师兄是被坑了....”

        “怎么说?”叶洛眨了眨眼,他忽然有些好奇了,自己这位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

        晏游有些不太好意思,但是面对自己的同门师兄弟他最后还是说了出来,而叶洛听完后脸色也变得有些古怪。

        其实说起来也挺有意思的,那就是晏游这个家伙为了见一见那位暗香姑娘,特意去弄了一首诗。

        这个世界有着很强的修行文化,并且武德充沛,哪怕是个普通人也可以耍一些拳脚功夫。

        虽然文人也很多,就比如叶洛这样的也都是算是文人秀才行列,但是他们所学的东西更多是治国之道。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专门教导行兵列阵的知识,诗词歌赋什么的根本没有专门教导的地方,全看个人发挥和积累了。

        然而不擅长并不代表大家不喜欢,甚至有时候你越不擅长大家也越感兴趣。

        整个大乾的文人武官,还是仙门弟子其实或多或少都有涉猎,唯一对此不感兴趣的可能也就是那些平民,以及对此不屑一顾的人了。

        暗香姑娘似乎对此非常感兴趣,或者说本身就是映雪阁成员的她,自然而然也会对这种诗词歌赋的东西感兴趣。

        晏游这家伙也不知道到底是打算搞齐秋明的心态,从而想办法让紫霞仙宗和映雪阁,甚至和天武门的关系中出现些问题。

        还是单纯的色心迸发,想要那个暗香姑娘真正来一次梳拢,捡一个大便宜。

        因此他为了接近暗香特意去买了一些诗歌,然后从里面选择了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诗词。

        也没有具体思考各种词性词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跑到教司坊然后给暗香递了上去。

        至于结果如何,晏游没有多说,可能是不想说了。

        但是这样的结果叶洛完全可以想得到,既然有了梳拢这个词在,还是给一个卖艺不卖身的映雪阁弟子,这里面的侮辱性到底多可怕可想而知了。

        恐怕自己这位师兄是根本没有和那位暗香姑娘见过面吧,因为别人根本不会去见他这位登徒子。

        叶洛听到这里也只能对自己这位师兄报以同情了,恐怕自己这位师兄是不可能在有机会去见那个暗香了。

        不过想来,恐怕自己这位师兄来这里也没有想那么多,只不过是遇到了齐秋明很不爽才会发生冲突吧?

        而且叶洛觉得,自己这位师兄应该不会那么肤浅的只为一个女人,就和这个家伙翻脸的。

        恐怕这两人之间,还有一些别的什么因素在里面,只不过这些东西晏游没有说而已。

        摇了摇头,叶洛在思考要不要问一下,反正大家都是同门,有些事情和情报是可以互通的。

        而且随着他把晏游给拉开后,船外的那种凝视似乎也停了下来,并且船内的人也再一次活跃了起来。

        很显然,这样的情况恐怕他们还真没有少见过。

        不过看他们那淡定的样子,显然也是清楚就算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打起来的概率也不大。

        真要打也会出去打,绝对不能影响到这里面的人,要知道能来教坊司的可都是非富即贵啊。

        “所以他们还真是淡定的不行呢。”

        叶洛也算是看的清楚,他现在在想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

        虽然他确实是打算来静候佳阴,好好放松一下的。

        不过之前晏游的话他还记在心里,并且现在又遇到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他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深入了解一下。

        至于具体能深入到什么地步,叶洛觉得这件事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但是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吧?

        想了想,叶洛碰了一下晏游的肩膀:“师兄,你和这个家伙恩怨,不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吧?”

        “嗯?”晏游眨了眨眼,随后灵气一阵形成了一个小的环绕,完成这一切他才小声说道:“怎么了,师弟为何如此询问?”

        “我的意思是,假如师兄不是因为一个女人的话,那么我也就放心了。”叶洛平静的说道:“我打算从这个女人下手,看看能不能.....”

        “你是说....你想见见暗香?”晏游这会儿反应过来了,只是他的表情有些微妙。

        看上去,一开始就如同看傻子一般,随后又变得有些惋惜,最后他拍了拍叶洛的肩膀微微叹了口气。

        “如果师弟想要试试的话,师兄自然赞成,不过我可不会出钱给你买诗。”

        晏游幽幽的说道:“进来这里虽然没有花师兄的钱,但是师兄也不好意思继续开口了。

        还有,放心吧,师兄和齐秋明不是因为一个女人的问题,我还没有那么幼稚。

        主要这个家伙不爽我,是因为我为那个天武门的家伙出过头,最后被制止了,所以.....”

        懂了!

        叶洛立刻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晏游这家伙很可能是看这厮杀了人,顿时觉得这是个机会,因此毫不犹豫的进行了挑拨。

        试想一下,要是成功了对天机门、天武门还有紫霞仙宗三个仙门,都会造成一些不大不小的裂隙。

        哪怕长老、宗主们不会因此出现什么问题,但是架不住弟子们出现问题啊。

        但奈何这件事直接让宗主出面平息,外加上晏游教坊司和齐秋明出现过冲突,最后还有那梳拢和梳头的问题。

        因此他可不会惯着这家伙,这才有刚才两人的冲突。

        想到这里,叶洛心理默默点了点头,只是有一点他不太明白。

        自己师兄刚才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不相信自己可以凭借诗词去见那个什么暗香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