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只是个幕后黑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师兄,算了,算了(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第二十四章 师兄,算了,算了(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你们两个鼠辈在那里鬼鬼祟祟说些什么?”

        齐秋明声音也非常的冷漠,配合他的气质看上去简直就如同一个冰块。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紫霞仙宗的仙门在峪山有些关系。

        紫霞仙宗坐落在峪山山顶,这个地方虽然灵气汇聚,可是终年积雪不化。

        按照他们仙门宗主的说法就是,这个地方磨炼人的意志,并且能更加的贴近自然,感悟天地大道。

        这样的说法是不是对的,叶洛不清楚。

        不过他倒是在想,眼前这个家伙恐怕真是被冰天雪地的峪山给冻坏了脑袋吧?

        装冰块还动了凡心,这是要化成水全部射出去吗?

        “管你屁事?”

        叶洛在暗暗思索的时候,晏游却直接开口了,他毫无顾忌的说道。

        “我和我师弟闲聊,你偷听我还没怪你,你到反问我起来了?我们说些什么你没听见?”

        “一群无耻之徒!”齐秋明神色变得更加的默然。

        显然晏游说对了,他确实听到了一些东西,可就是因为他听到了,他才显得那么的冰冷的。

        什么叫做汝之妻女吾养之?

        这根本就是对他最大的非议!

        这说得好像他是故意弄死那个天武门的人,好去做些什么事情呢。

        作为紫霞仙宗的弟子,齐秋明是绝对无法容忍这样的污蔑,尤其还是被天悬宗的人给污蔑了。

        晏游这厮齐秋明认识,而且打交道都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和晏游这样的家伙在一起的人,虽然可能是一些其他狐朋狗友,但是从灵气波动来看绝对是修行者。

        那么自然而然,齐秋明就认定那是天悬宗的人。

        天悬宗这个门派他还是知道一些,作为一个百余年前崛起的仙门,虽然没有多少历史的沉淀就走到如今这一步,被世人统称八大仙门之一,其中的厉害他还是清楚的。

        但清楚是清楚,在他内心里对于这样崛起的仙门还是有一些不屑。

        说白了,这样疯狂崛起的仙门,在他们看来简直就和暴发户无异。

        不止是他,实际上其他仙门弟子心理或多或少都有些这样的想法。

        但是奈何他们的宗主早就警告过不允许随意谈论这些事,也警告过不能轻视天悬宗的弟子。

        不然按照这些大仙们弟子的傲性,鬼知道会搞出些什么幺蛾子来。

        齐秋明算是比较老实的那一类人,但是他遇到今天的事情也不可能在忍得住了。

        在他看来这天悬宗的两人简直和小人无异,在背后非议别人还真是一套一套的。

        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啊。

        “我们无耻?”晏游闻言不由得笑了起来。

        “那么能不能麻烦解释一下,我们说我们自己的,你在那偷听是不是也是很无耻呢?

        而且,我们说的有错?”

        “你....”

        齐秋明显然在斗嘴方面是一个黑铁菜鸡,晏游的话不至于让他破防,但是也绝对让他受不了。

        他直接站起身来凝视着晏游,身上的气息也愈发的冰冷,并且他的灵气波动也显得更加的强烈。

        晏游丝毫不惧,他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样子,但实际上他的实力可完全不弱。

        强大的灵力也在这一刻迸发,这样的灵气强度让叶洛都感觉,晏游似乎不比林薇要差多少啊。

        要知道林薇都快要达到三品境界了,晏游作为林薇的师兄,恐怕无论怎么看都不会弱。

        这两人的灵气对拼,一时间让整艘船上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甚至在这一刻就连嘈杂的声音都停了下来。

        这两人会不会打起来,在场的人可都不知道,但是能跑到这里来玩的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而且这里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地方。

        不说别的,叶洛似乎已经感受到锁定了这里,再这样下去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什么你?”晏游就好像根本没有发现一样,他继续说道:“想打架吗?你觉得我怕你?”

        “那就试试看吧。”齐秋明好似拳头硬了一样,他冷声说道:“上一次也是你,非要见暗香姑娘,导致我们谁也没有办法与之相见,正好我们算一算上一次的账!”

        “哼,暗香姑娘你家的?”晏游翻了个白眼,随后转过头看向叶洛:“师弟,你说这种人是不是很无耻?”

        “确实无耻!”叶洛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而且是无耻至极啊!”

        公车私用,这简直是无耻之尤啊。

        虽然他自己对于天悬宗的驯鹰也有些自己的想法,但是此车非彼车啊,性质完全不一样。

        再说了,人家姑娘宁愿躲在在教坊司抚琴也不和你走,你凭什么说别人是你家的?

        当然,叶洛也清楚,那位暗香之所以在这里,恐怕还真是映雪阁要求的呢。

        不过他倒是挺好奇,这位暗香到底是何方神圣?

        听起来自己这位师兄曾经和这个家伙发生过冲突,而冲突的中心似乎也是那位暗香。

        这位暗香姑娘,难不成比林薇师姐还要漂亮吗?

        摸了摸下巴,叶洛心理默默想着,不过很快他就注意到,自己师兄好像是真打算要和这个家伙单挑一样,这两人已经转过身朝着门外走去。

        “师兄,师兄,算了算了!”叶洛一把拽住了晏游:“激动你就中了你这个家伙的计了!”

        叶洛虽然刚才一直在煽风点火,但是他可没忘记自己是和师兄出来玩的,又不是过来找麻烦的。

        就算要找麻烦,重点也不是花在这个齐秋明身上,而是花在那位暗香身上才对啊。

        “师兄你想想看,真要打起来,那不是要上教坊司的黑名单了吗?”

        叶洛眨了眨眼继续说道:“虽然我们不怕,但是也麻烦。

        而且你出去了他不出去,到时候他见了暗香姑娘不就是你的损失了吗?”

        “也是。”晏游停下脚步,随后点了点头:“动手浪费时间,我们来这里是为了休息的,可不是来和你这个伪君子打架的。”

        “哼,不敢就是不敢,鼠辈就是鼠辈。”齐秋明不屑的说道:“而且就凭你们也想见暗香姑娘?”

        “哟,说的你能见到一样?”晏游转过头看了过去,他微微抬头露出一抹笑容:“我没记错的话,你到现在也见过她两次吧?”

        “也比你一次没见过要好。”齐秋明声音依旧冷淡如冰:“我没记错的话,梳拢和梳头都能搞错的人,就是你吧?”

        不知为何,一说到这个晏游脸色顿时一红,下一刻又是要冲过头找齐秋明单挑的架势。

        “师兄,师兄!算了,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