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只是个幕后黑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这与那曹贼何异

第二十三章 这与那曹贼何异

        晏游似乎对于能否出来玩,似乎有着很深刻的认识。

        但是叶洛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话确实很有道理。

        想要出来玩其实并不寒碜,寒碜的是你想要玩但是又没有把事情做好,这种人恐怕在哪里都不会好混的。

        叶洛可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惨痛的教训,不过仔细想想,这个家伙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傻子。

        到底是天悬宗枢密阁的成员之一,脑子灵活的很,很多事情他绝对是看得很通透也很清晰的。

        只是让叶洛有些值得玩味的是,那个齐秋明的家伙的情况。

        “紫霞仙宗,还真是有意思。”

        紫霞仙宗这个名字,叶洛还是知道的,甚至它的一些历史叶洛也在枢密阁内仔细的翻阅过。

        说起来这个仙门也挺有意思的,因为在千万年前它和北冥剑宗其实还是一家,他们通修的功法是一样的。

        然而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们内部悄然开始发生了一些分歧。

        一部分弟子认为他们应该走剑仙道路,以剑御神,以至无我无剑。

        而另一部分弟子则认为,他们应该以神御剑,剑、神合一,两仪化形。

        至于最终的结果的吗,当他们最后一任老宗主飞仙之后,看看如今的紫霞仙宗和北冥剑宗就知道了。

        “满满的华山剑气之争的既视感啊。”

        叶洛摇了摇头,其实他根本不觉得这两种想法有什么问题。

        不过是各自天赋的偏向而已,不至于真的就这样自我分裂了。

        当然,假如真有什么不可阻挡的力量在幕后推动一下,那就不好说了。

        就比如当时的人皇,在其中推波助澜什么的。

        只可惜时代过于久远,根本无从考证这些事情,不过就算能考证叶洛也没有丝毫的兴趣。

        毕竟这样的大型仙门分裂甚至灭亡,对于大乾来说都是好事,无论它是不是天悬宗做的。

        看了一眼那个坐在原地独自饮酒的齐秋明,叶洛最终收回目光看向了晏游。

        “师兄,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情况?”叶洛的声音还是比较小的,哪怕这艘船内比较嘈杂:“你知道他和那个映雪阁弟子的故事吗?”

        “知道一些。”晏游点了点头,随后他的表情变得有些不屑起来:“说起来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哦?怎么说呢?”一说这,叶洛顿时来精神了。

        紫霞仙宗的弟子不是什么好货色,跑到教坊司来嫖映雪阁的弟子,这种故事似乎还挺刺激的啊?

        “其实也简单。”晏游无所谓的瞄了那边齐秋明一眼,然后施施然的说道:“暗香姑娘...就是映雪阁的弟子,她本和天武门的一个武官私交甚密,关系斐然。

        但是那个天武门的弟子某日收留了一个落难的家伙,了解事情经过后,他觉得自己的师门有足够的面子可以和解。

        结果被齐秋明找上门来,二话没说就直接一剑穿心了。

        其实那个落难的家伙是天机门的人,这个家伙和紫霞仙宗的一个弟子有口角,结果出手没收住手直接干掉了。

        干掉后大概是人慌了,留下了痕迹结果被找上们来了,也算是死有余辜。

        而最有意思的是,齐秋明杀了人后才知道自己杀错了人,天武门的人算是白死了。

        还好天武门的宗主没有继续深究下去,但是这家伙好像良心不安。

        他打算照顾那个天武门弟子的家眷,最后转了一圈就成现在这样了。”

        晏游说得漫不经心,而叶洛听着却皱起了眉头,最终他幽幽的点了点头。

        这件事,还真是够扯淡的,而且整个故事听下来叶洛只感觉到自己牙疼。

        那个天机门的弟子下手果断,事情做完足够谨慎,把现场清理干净——比如直接挫骨扬灰。

        叶洛就不信了,这个齐秋明还能找上门来?

        至于天武门的那个倒霉鬼?

        也是不够谨慎啊,这种落难的家伙是能随便收容的吗?

        就算你要收容,被人找上门来你也要有足够的防备啊。

        天武门很厉害吗?

        好吧,是很厉害,但是这是你师门厉害,又不是你厉害。

        简单来说,又是一个因为不够谨慎而死的家伙。

        倒是这个齐秋明也叶洛有些侧目,出手够狠也够果断的,根本不和你废话直接砍了在说。

        不过这家伙把人杀了,回过头还想照顾别人的家眷?

        你这家伙,与那曹贼何异啊!

        “汝之妻女吾养之?”叶洛幽幽的开口说道:“好无耻啊.....”

        “你的说法很正确,完美的体现了这个家伙的心态,而且他也确实够无耻的。”

        晏游闻言认真的点了点头,不过很快他就有些疑惑。

        “只是,为何师弟的语气中竟然有羡慕的成分?”

        “.....”叶洛抬起头看了一眼晏游一眼,随后收回了目光。

        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做曹贼那样的家伙?

        快进到他儿子还差不多好不好!

        不过,如果妻女够漂亮,当曹贼又何妨啊。

        叶洛可是记得,自己那个时代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在羡慕曹贼的呢,甚至还想取而代之。

        无奈的摇了摇头,叶洛刚想开口为自己辩解一下的时候,他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目光凝视了过来。

        转头看去,果不其然那个齐秋明的目光已经看了过来。

        那幽冷的目光,冰冷的仿佛没有任何的感情,那单单的灵气波动更是让叶洛有些皱眉。

        这个家伙的武力值,恐怕不低啊。

        最要命的是,这个家伙身上的灵气波动居然让叶洛体内‘剑出鸿蒙’的灵气也出现了异动。

        那样的感觉就好像是遇到了家人一般,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是遇到了仇人一样。

        “‘道极承天’的灵气波动吗?”

        叶洛皱了皱眉头,说起来也非常的有意思,一般的修行功法都是什么决啊什么录之类的,又或者什么经什么道之类的。

        但是唯独这紫霞仙宗和北冥剑宗的修行功法,听上去根本就像是什么大招一样的名字。

        一个叫剑出鸿蒙,一个叫道极承天,叶洛有时候在想这两玩意和在一起,是不是还可以弄出什么更有意思的玩意。

        但很可惜,他的实力不足,运气也没有好到在状态一个死了的,并且修炼出了元神的紫霞仙宗弟子。

        不然他倒是想看看,这份了家的兄弟合在一起,到底是什么样的底蕴呢。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齐秋明也开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