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只是个幕后黑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教坊司(求收藏,求推荐~)

第二十二章 教坊司(求收藏,求推荐~)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到底要多么的脆弱?

        叶洛表示看看晏游这个家伙就知道了,这哪里还有一点点的信任,哪里还有一点点的同门情谊了?

        果然自己之前所思所想中,这个家伙的行为有些畜生是完全正确的!

        这是需要静一静的样子吗?

        这是被恶心到了的样子吗?

        这是去拜访老师的样子.....

        嗯,这一点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这确实是拜访‘老师’,传道受液的老师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抹不开面子,又或者是感觉被叶洛撞破了,晏游良心受到了谴责,因此他干脆把叶洛给带上了。

        不过他和叶洛两人直接来到了最后排,显然他是打算搞清楚一些事情。

        他实在是被叶洛搞的有些灰头灰脸的了,幸好这小子似乎也不傻,没有说太多的东西。

        “你怎么回事?”等到和其他人拉开了一些距离后,晏游在小声的捂着头问道:“不是给了你银子,让你回去的吗?”

        “是我想回去,可谁曾想到我走错路了。”叶洛也挺无奈的,他微微叹了口气:“我虽然对京都还算比较熟悉,但是我之前一直是在监察司生活,很少来渡口,所以.....”

        所以,迷路走到了这里也是正常的咯。

        叶洛说的倒都是真话,因为他确实是无意中走到这里来的。

        当时他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想着渡口应该是在湖边,然后他就朝着人流量比较多的地方走去。

        结果他是万万没想到,走着走着居然走到这里来了,更加没想到居然会遇到晏游这个家伙。

        晏游疑惑的看了一眼叶洛,他自然听出这小子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只是真的有那么巧吗?

        认真思索了片刻,晏游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

        虽然和这位师弟才认识一天多的样子,但是对于这位师弟的一些性格方面,还有其他地方的探究他也有些认识。

        简单来说,就是符合他胃口的人,并且很可能和他是一类人。

        尤其这位师弟更是来自监察司,随后也同样进入了天悬宗的枢密阁,这样的亲近感也变得更加。

        特别是在监察司的经历这一块,要知道他曾经也是监察司的一员,以前在监察司的日子可不是那么潇洒。

        那会儿真的就是住处——监察司——仙朝,三点一线没别的了。

        叶师弟迷路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可能性还挺大的啊。

        “好吧,看来叶师弟以前也日子不好过啊。”晏游微微叹了口气,随后他才小声的说道:“渡口在南面,早知道我就把驯鹰留下来好了。”

        “那个....”叶洛有些尴尬的说道:“要不我先离开?毕竟.....”

        “算了,来都来了,还走什么。”晏游爽朗的挥了挥手:“今天师兄请客!”

        “你不是说你没钱了吗?”然而晏游的话没有让叶洛表情恢复,反而变得有些幽幽的样子。

        “我是没钱啊,但是你没看见这些家伙吗?”晏游指了指他们身前这些人:“这些家伙可都是一些功勋官宦之后,我们没钱他们没有吗?对了,你监察司的令牌带了吗?”

        叶洛眨了眨眼,瞬间他就明白了晏游的意思,随后不动声色的将自己曾经在监察司的令牌掏了出来。

        自从和林薇从枫林谷回来后,叶洛第一时间就把监察司的令牌给找出来了,用来以防不备。

        没想到这玩意居然在现在还有这样的用处,看来今天似乎可以白嫖了啊!

        晏游看到那块令牌,露出了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随后两人一起晃晃悠悠的跟着前方的大部队,快速的走进了停靠在湖边的大船上。

        这条大船显然也是教坊司的产物,叶洛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追求刺激,据说在一些特殊的时节这条船还会开到夏嫣湖的湖心去。

        夏嫣湖很大,哪怕这条船开到湖心其实也不需要担心影响到,同样驻扎在湖畔对岸的天悬宗。

        并且夏嫣湖的景色,也算是云州的一大特色。

        想想看,一边在湖心欣赏天上明月,一边可以观望湖岸风景,一边还可以倾囊相授。

        这就是所谓的水到渠成?

        不过今天显然不是什么时节,这条船也不会开到湖心去,这让叶洛感慨来的不是时候啊。

        “嗯?”就在叶洛将自己隐藏在众人最身后的时候,晏游忽然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师兄?”叶洛奇怪的看了一眼晏游,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没想到,居然还遇到了熟人。”晏游皱着眉头说道:“那个家伙,你看到了吗?”

        “谁啊?”叶洛探了探头,很快他就注意到有一个身着青衣的男子坐在那里。

        这个男子看上去很清冷,不过这样的清冷和林薇比起来实在还是差了不少。

        林薇那种清冷是发自内心的,而眼前这位的清冷更多的可以看做是一种高傲,不屑于旁人为伍的样子。

        只是,这家伙都跑到教坊司了,还摆出这样的架子,难道不怕被揍吗?

        思来想去,叶洛觉得这个家伙恐怕是后台很硬吧,不然就这德行这群文人骚客怎么可能忍得住?

        当然,就算忍不住恐怕也不是对手,因为叶洛清晰的察觉到这个家伙身上有灵气的波动。

        “这个家伙叫齐秋明。”晏游的声音变得更低,也变得更小了:“是紫霞仙宗的人。”

        “紫霞仙宗?”叶洛眨了眨眼,他有些奇怪的问道:“不会吧?这家伙还跑来教坊司?虽然他们没有禁止姻缘的说法...慢着,是来找这里某个映雪阁的女子?”

        “反应挺快的吗。”晏游笑着点了点头:“这个家伙算是个情种,他似乎看上了这里某个映雪阁的女子,然后经常过来。”

        “师兄,那个映雪阁的女子该不会,你也是她的常客吧?”叶洛看着晏游,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不是说过,映雪阁的女子,卖艺不卖身的?”

        晏游听到这句话身体微微一顿,随后双眼微虚的看向了叶洛。

        可惜,这样的眼神攻击对叶洛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最终晏游还是败下阵来。

        “师弟。”晏游幽幽的说道。

        “师兄请说。”叶洛不敢造次,立刻点了点头。

        “玩归玩,闹归闹,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完的.....”

        晏游叹息了一声:“不然,我们可就出不来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