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只是个幕后黑手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要知道.....(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第二十章 要知道.....(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黑!这是真的黑!”

        跟着晏游一起乘坐着驯鹰飞跃夏嫣湖,离开了天悬宗进入到了京都。

        叶洛一路上脸色都有些发黑,他内心在疯狂的吐槽着教坊司的黑暗。

        真的太黑暗了,三十两起步是什么概念?

        听晏游说过,他们一个月的俸禄才是三十两,根据叶洛以前的记忆,这三十两足够普通人用快一年的了。

        然而这个教坊司居然三十两才是起步价?

        这是镶金了,还是嵌玉了?

        当然,也不是只有教坊司一个地方,便宜点的妓馆也挺多的。

        虽然也叫什么楼啊,什么馆或者什么苑之类的,但是那种地方达官贵人很少回去光顾。

        简单来说,那些地方称之为勾栏啊、窑子啊,又或者云吉班什么的也是没问题的。

        “反正就是一些做皮肉生意,和教坊司比起来差太远了。不过,说到勾栏,我怎么老想到听曲儿?”

        摇了摇头,叶洛叹了口气也懒得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反正这种地方给他的感觉,和普通街边小发廊,以及高端私人会所的对比差不多。

        不过这个时代给他的感觉更加的贵,说到底还是他太穷了啊。

        “怎么了师弟,一路上看你无精打采的样子?”晏游走在叶洛身边好奇的问道:“说起来京都你应该挺熟悉的才对,你以前该不会真没有去过教坊司吧?”

        “没有,以前没有去过。”叶洛摇了摇头,他无奈的说道:“以前在监察司,哪有功夫去那种地方啊?”

        要是去过,也不至于到现在才知道,教坊司的居然如此的黑暗。

        叶洛的前身是一个读书人,真正意义上的读书人,压根就不会去这种三教九流之地。

        简单来说就是洁身自好,保持着读书人的风骨——实际上这个时代的读书人可没有少混迹那些地方。

        叶洛自己觉得,前身应该是太穷了,这才没有办法去那些地方好好享受....不对,放松一下。

        毕竟就算去那些地方,也不见得非要做些下流之事不是吗?

        听听曲儿什么的,也是不错的选择啊。

        “那叶师弟可就少了不少的乐趣。”晏游微微叹了口气,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吗,现在倒是可以补回来了,不是吗?”

        “师兄.....”叶洛幽幽的叹了口气:“我没钱啊.....”

        “走,我们去吃饭。”晏游立刻把手松开了,随后认真的说道:“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叶洛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在说些什么了。

        其实他也清楚,请客吃饭可以,想玩就各付各的。

        说实话,要不是怕丢人,而且他也不至于那么没品,不然他都可以考虑去吃霸王姬了。

        要知道他还是有一个‘北冥剑宗’的马甲呢,把灵气一切换就可以直接伪装。

        但是这样也太掉人品了吧?

        最要命的是,他根本不会什么易容术,很有可能会让他直接掉马。

        这种风险巨大的事情,他才不会去做呢。

        一路沉默的朝着前方走去,晏游看着叶洛一直沉默不语,这让他皱了皱眉头。

        “在想什么呢,师弟?”晏游拍了拍叶洛的肩膀,有些奇怪的问道:“难道还在想着教司坊的事情?”

        “师兄,你当我和你一样猴急呢?”叶洛微微叹了口气:“要知道...算了,实际上我在想些别的事情,以前还真没有发现,原来京都之地居然有那么多的仙门子弟啊。”

        叶洛的目光一直看着前方,以前的他在监察司很少出门,就算出门也是往返朝堂和监察司,很少出来走走。

        而现在走在京都内的大道上,他居然发现了很多仙门的子弟在其中行走。

        虽然这些人的数量和普通的百姓差距还是很大的,不过他们那种仙门弟子的服饰,以及那特殊的气质还是可以让人一眼就认出。

        “确实挺多,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不是吗?”晏游摊了摊手,他无奈的说道:“看过那些资料的你也应该知道,他们对于整个大乾的渗透,可是难以想象的呢。”

        “所以才有了我们,才有了天悬宗吗。”叶洛笑了笑,并没有想太多:“说起来,我们不是还要感谢他们吗?”

        “感谢他们?想多了吧,师弟。”晏游不屑的说道。

        “如果不是他们,或许他们现在更加的轻松,朝堂虽然风谲云诡,但是监察司只需要对圣上负责就好了。

        但是现在呢?我们还要去动手,还要去谋划和整合他们,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晏游的话让叶洛楞了一下,随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确实,假如只是谋划和整合还好,但有些时候他们还需要动手,这可就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了。

        叶洛现在都还记得,那一个月的逃亡经历可真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

        江湖险恶,小心谨慎才是最关键的要素,假如没有要动手这一条,其实天悬宗还是不错的。

        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那就是‘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叶洛微微叹了口气:“以后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这句话有意思,师弟的文采还真是不错,不愧以前是秀才呢。”晏游听到叶洛这句话,不由得笑了起来:“说起来,师弟可会作诗?”

        “作诗?”叶洛楞了一下,忽然他想到一些以前看小说的桥段。

        当然,也不能算是看小说的桥段。

        古诗的文人骚客似乎挺喜欢作诗来撩妹的,叶洛记得好像杜牧就有一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清冷薄幸名’。

        还有那个‘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不就是教坊女子给白居易弹琵琶来着?

        还有那个‘多情自古伤了,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的柳永,死后没有人照理,还是一群他拜访过的‘老师’凑钱给他埋了呢。

        作为文科生的叶洛还是知道,文人骚客的骚,真是超乎想象呢。

        “对啊,作诗。”晏游可不知道叶洛在想些什么,他直接说道:“要是叶师弟的诗能被他们拿去,或许我们可以....”

        “白嫖?”叶洛眨了眨眼,不过很快他就摇了摇头:“算了,师兄,我可不擅长作诗。”

        “这样吗?那就可惜了。”晏游似乎有些叹息的说道,不过很快他就不在继续这个话题:“对了师弟,你之前没说完的话是什么?”

        “什么话?”叶洛奇怪的看了一眼晏游,他都忘记自己之前要说什么了。

        “你说要知道?要知道什么?”

        “哦,这个啊?你确定想听?”

        “直接说。”

        “要知道,你向往的绿荫小道,实际上每个白天和夜晚都挂满了白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