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只是个幕后黑手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一针见血

第十七章 一针见血

        第二天一早,伴随着初阳的升起,叶洛幽幽的睁开了双眼。

        他其实根本就不想起那么早的,但是奈何外面的钟声不断作响,让叶洛根本没有办法在继续睡觉了。

        天悬宗到底是仙门,门内的弟子都需要修行的,修行的最佳时间自然就是清晨时分,初阳刚刚升起之时。

        无奈的爬起身来,叶洛知道自己不能在继续睡下去了。

        还好,和林薇从枫林谷回来的那一个多月,他已经习惯了早起。

        虽然还是觉得有些困,但至少也不会给他一种无法接受的感觉。

        “可是,为什么我有一种回到高中的感觉?”

        当年叶洛读高中的时候,因为算是一个重点高中的缘故,结果大白天天刚亮就伴随着那首《我的未来不是梦》,他就得要爬起来去上晨读。

        连早读都不是的晨读自习!

        三年的时间,他都已经习惯了。

        好不容去了大学,把高中学的东西全部换给高中老师后,他就再也没有起过那么早了。

        哪怕是工作后,也不需要起那么早啊。

        结果转过头,他居然又回到了这样的生活模式,他真的有些头大。

        “难怪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呐。”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叶洛就跑到了房间外面。

        他所住的地方是枢密阁内,专门给他们建造的房间。

        这些房间古色天香,各种精致的玉器瓷器、笔墨书画都是应有尽有。

        除此之外这个房间似乎还布置了不少的阵法,环境可想而知比他之前两年所住‘集体宿舍’,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过,因为在山顶的原因,晚上实在有些冷.....

        打着哈欠,叶洛慢慢走出去,结果好巧不巧他看到一个人影悄悄摸摸的走了进来。

        “早啊,晏师兄。”叶洛看到这个人影还愣了一下,不过在看清楚之后他立刻认出来了。

        “嗯?”晏游好像被吓了一跳,不过看清楚是叶洛后他倒是松了口气:“是叶师弟,早啊。”

        说完这句话,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尴尬,两人立刻沉默了下来。

        晏游出门去了哪里,叶洛可是知道的,结果这个家伙现在才回来,这只能说明一件事。

        那就是这个家伙昨天晚上,绝对是过了一个让人愉悦的夜晚。

        然而叶洛却只能在这里吹着冷风,抱着被子睡了一夜。

        不知道还好,一旦知道了,这样的反差真的让叶洛有些眼红的不行。

        而晏游这个家伙则是因为自己悄悄摸摸回来被发现,让他感觉有些不太好意思。

        他可不会觉得自己的师弟会不知道,他昨天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

        虽然这种事情在他看来在正常不过,而且这位叶师弟也不简单,被说着玩和被抓了个正着可是两回事。

        “师兄,你不去修行吗?”或许是觉得气氛实在有些太尴尬了,叶洛率先开口问道:“晨钟刚响,现在过去正好合适。”

        “修行?”晏游楞了一下,随后他立刻顺着叶洛的话说道:“你是说去演武场修行吗?不需要啊,不需要那么麻烦。”

        “啊?”叶洛听到这句话脸色一黑:“我记得,我以前不是也要去的吗?”

        “你那是刚入门的时候,自然要去。”晏游耸了耸肩:“但是现在,你都进枢密阁了。我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只要考核通过就行了,没必要跑去演武场内。”

        天悬宗每过一年会进行一次小的考核,这样的考核是确定弟子是否有继续留在天悬宗的必要。

        毕竟供养你吃穿,还给你修行的条件,你压根就不珍惜,根本不可能学有所成反哺仙门。

        那么,你留下来还有什么用?

        除此之外,每过十年会有一次大考。

        这样的大考是在各个长老门下内部进行的,大概是为了挑选出,更加适合修行并且天赋更好的人。

        至于最后一个,每过五十年会进行的一次全门的大比武。

        那是考察各个长老门下弟子的实力水平,甚至还可以从中选出全宗门的首席弟子呢。

        枢密阁其实也有所属的长老,只不过这位长老现在并不会继续监管枢密阁了。

        不过就算他不在监管,但是枢密阁该进行的考核一点都不会落下,甚至首席弟子的争夺和参与也会进行。

        林薇就现在似乎就对首席弟子比较感兴趣,她的水平在现在这个阶段还是非常优秀的,她也确实有竞争的能力。

        “好吧,看来我白起那么早了。”叶洛叹了口气,随后看了一眼晏游不由得郁闷的说道:“师兄还是早点去休息吧,毕竟‘忙碌’了一个晚上,想必也累了吧?”

        “开玩笑,才几个时辰的事,我怎么会累?”晏游听到叶洛的话,不由得眉头一挑:“不是师兄我瞎说,就算再来几个,师兄也不会累的!”

        “嗯....”叶洛点了点头,随后认真的说道:“那么祝福师兄,下一次一针见血好了。”

        说完这句话,叶洛头也不会的离开了,留下了脸色有些莫名的晏游。

        这一句话说下来,有点牛头不对马嘴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晏游从昨天的‘同道中人’有了新的感悟后,他总感觉这句话不简单。

        思索了半天,晏游忽然脸色一变,开口怒骂道:“你这竖子,你才是针呢!还有,你才去教坊司次次见血!”

        说完这句话晏游脸色再一次变了,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还有没有其他人的影子。

        他可没忘记,虽然枢密阁内现在只有三个人,其他人都有重要的事情暂时离开了。

        可是留下来的,可是还有林薇呢。

        他到不是怕林薇,只是他不想在这个师妹面前留下些什么不好的影响。

        男人嘛,遇到美女总会注重一些自己的形象的,哪怕他也知道不大有希望。

        叶洛可不知道晏游在想些什么,他回到房间内直接躺在了床上。

        他是想在睡个回笼觉的,可惜的是他发现自己好像醒来了,就很难再睡着了。

        既然睡不着,那就干脆趁着这个时间修行一下吧。

        想到这里,叶洛又重新坐了起来,随后快速让自己入定。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当他意识深入到气海时,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