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只是个幕后黑手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同道中人

第十五章 同道中人

        天悬宗的构成结构到底如何,叶洛不太清楚。

        但是不管怎么想,恐怕平民弟子的人数,绝对要比监察司来的人多太多了。

        到底是要打击修行界其他的仙门,因此广收弟子这一块绝对不可能落下。

        虽然天悬宗发展的比较晚,可是到底也发展了三百多年了,并且发展势头那么猛,收到的弟子可想而知有多少。

        枢密阁的人其实真不多,或者说在枢密阁内可以做出一些策划和决定的人,真的不多。

        监察司派出的人大多都是有些实力,并且擅长动手的人,而文职官员他们很少会派遣过来。

        主要原因还是文职官员需要留在监察司内,来处理大乾朝廷内的一些事情。

        当然,他们也会根据情况派遣一些人来的。

        就比如现在的叶洛,就比如眼前这位晏游,还有一些他没见过面的师兄之类。

        还有就比如第一位建立枢密阁,不过已经成为长老的那位。

        跟着晏游一路走进枢密阁内部,叶洛发现枢密阁其实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书房。

        各式各样的竹简整齐的放在各个书架之上,并且在下方还标注和‘甲乙丙丁’之类的编号。

        恐怕这些竹简的机密程度,还是需要相对应的权限,才可以好好阅读的吧?

        除了这些‘机要文件’之外,枢密阁内还有许许多多的弟子正在忙碌。

        他们主要是负责汇总和整理各种各样的信息,随后封存成一份份的竹简。

        “坐吧。”

        跟着晏游一路走到了一个房间内,这个家伙随意找个位置坐下后,才对着叶洛说道。

        叶洛点了点头,打量了一个这个房间的布局,不得不说天悬宗是真的有钱啊!

        这个房间古色天香,各种精致的玉器瓷器、笔墨书画都是应有尽有。

        除此之外这个房间似乎还布置了不少的阵法,具体是有什么效果,叶洛不太清楚。

        不过不外乎是阻截声音传递之类的,看得出这个房间才是这个枢密阁的核心所在。

        “这里是议事楼,也是以后我们商讨大事的地方。”晏游随意的说道。

        “监察司派遣而来的文职弟子,全部都会来枢密阁。

        而议事楼就是我们的主场,我们这里算上你一共有九个人。

        至于其他人,都是来这里帮忙的弟子。”

        “九个人?”叶洛愣了一下,随后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那么少?”

        “不算少了,你知道这九人中,到底是多少来自监察司的文职官员吗?”

        晏游整个人看上去都摊在了椅子上,活生生一副葛优瘫的模样。

        “就四人,其他的都是官宦功勋家的后人。”

        那么少?

        叶洛听到这里,不由得楞了一下,他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晏游似乎注意到了叶洛的神情,他不由得笑了起来。

        “很奇怪?”

        晏游笑着问道,随后他就直接给出了答案。

        “其实你不应该奇怪的,说起来那些文职文官,谁还没有个功名呢?

        能好好的朝堂发展,为什么要跑到这种地方来冒险?

        再加上监察司在大乾的名号也不是那么好,愿意来监察司的人就更少了。”

        叶洛听到这里,整个人都不想说话了。

        说起来,监察司这种干着锦衣卫一样勾当的部门。

        恐怕没有哪个有功名的文职官员会喜欢,就现那位宋长老并不喜欢枢密阁一样。

        虽然这两个地方都是掌握了巨大的权柄,但架不住名声不好啊。

        可以说,这根本就是鄙视链的下游存在,还是动弹不得的。

        “我明白了.....”叶洛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后他好像认命了一般:“看来,少不得白眼了。”

        “不会,天悬宗的普通弟子根本不知道,知道的基本是自己人,大家都一样。”

        晏游倒是看得很开,他笑着说道。

        “至于朝廷那些人,且不说我们现在和他们根本不一样。

        就算在监察司,他们也绝对不敢,毕竟他们可不想莫名其妙被监察司给调查一番呢。

        其实来到这里也很不错,还少了不少的麻烦事呢。

        就像林薇师妹,她也是功勋之后,不是一样来了。

        谁不希望后辈好一些,而且就算在不爽监察司,他们也会保持一定的联系的。”

        “也是。”叶洛也笑了起来:“其实专心修行的话,这里也是很不错的。”

        随着晏游的解说,叶洛也基本搞清楚了不少的事情。

        看出这位师兄虽然有些人面兽心,看起来玉树临风实则吊儿郎当‘真男人’的样子。

        但是他的心思倒是活络的不行,很多事情都看的非常的透彻。

        也对,能进入到枢密阁的都不是什么简单人,就像自己一样。

        其实叶洛也觉得这里不错,至少有后台可以靠着。

        所做的事情虽然不太见得了光,可是安全才是最主要的因素啊。

        “好了,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晏游站起身来,用力的伸了个懒腰:“我去教坊司看看,云州的教坊司可是有不少的绝色呢,尤其映雪阁还有些人也在里面,那身段....啧啧....”

        “映雪阁?”叶洛眨了眨眼:“师兄,映雪阁可是正道仙门,怎么会.....”

        “切,少见多怪。”晏游摊了摊手:“你才来,很多东西都不知道。这里的卷宗你可以看到‘丙字’,看完了你也就知道了。”

        “好吧,师兄,看来我要补充的知识还挺多的。”叶洛笑了笑,随后他忽然露出了诡异的表情:“那....那些映雪阁的女子....”

        “卖艺不卖身,想都不要想。”

        “师兄你误会我了,我只是想去见识见识而已,相互了解一下,方便探查情报吗。”

        叶洛眨了眨眼,表示自己非常的无辜。

        见识一下其他仙门的弟子,其实对于他们收集情报可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虽然这里卷宗、竹简那么多,够叶洛看的了,但是有些事情还还需要亲自去探查一下比较好。

        就比如,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居然让仙门弟子去教坊司那样的地方。

        这就很值得深思了,不是吗?

        然而晏游却根本没有理会叶洛,他倒是用一种特殊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叶洛一番,最后居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师弟,看来我们是同道中人啊。”晏游拍了拍叶洛的肩膀,笑容愈发的诡异。

        “这个,我觉得,还是不要‘同道’的好。”叶洛嘴角忽然抽搐了一下,然后表情变得认真起来:“容易惹麻烦。”

        晏游听了叶洛的话皱了皱眉头,不过家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眼珠子一转也变得无比严肃了起来。

        “师弟说的对,确实不能‘同道’,师兄悟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