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只是个幕后黑手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公车私用(新书求收藏~)

第十四章 公车私用(新书求收藏~)

        天悬宗确实相比起叶洛在外面的环境来说,真的是堪比天堂一样的地方。

        整个天悬宗的布局非常的讲究,按照叶洛穿越前的说法,就是‘道法自然’结合的非常好。

        这里的瀑布如银河似,山川日月,彰显仙家气派。

        远远看去,一座座山头被白雪覆盖,好似终年不化。

        仙鹤在夏嫣湖中嬉戏,成北斗七星状的石桥在湖面上搭建,甚至还有金色的鲤鱼从桥上越过。

        这样的环境,就算有人和叶洛这里就是仙境,恐怕叶洛也会相信。

        枢密阁在天悬宗的某一做山峰之上,其实对于这种依靠湖畔而建立的宗门,山峰的数量并不算多。

        因此重要的地方才会设立在山峰之上,甚至会用山峰的高度来排列重要的程度。

        枢密院所在的山峰算是天悬宗第二高峰,由此可见枢密阁的重要性到达有多夸张了。

        “总算到了。”

        从驯鹰上一跃而下,叶洛轻轻拍了拍这只驯鹰,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可以弄一只,给自己专门用?

        当然,使用的范围也只在天悬宗内。

        毕竟,想要飞去某些地方的时候,随时可以‘掏出胯下大鸟’,怎么看都非常的让人舒服啊。

        “不过,公车私用会不会不太好?”

        叶洛摸了摸下巴,很快他就觉得自己还是得要弄一只。

        公车私用感觉不太好,但是总好过这只大鸟人人都可以掏出啊。

        “你是何人?”

        就在叶洛思考着怎么和林薇一样去弄一只驯鹰专门自己使用时,一个声音传到了她的耳里。

        叶洛快速抬起头来,只见一个男子正奇怪的看着他。

        枢密院对于天悬宗来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一般弟子可不会过来。

        而且不能随意踏入枢密院,是直接写进了天悬宗的门规里的。

        现在一个人大咧咧的过来,这如何不让人惊讶。

        “在下叶洛。”叶洛立刻对着眼前男子微微鞠躬说道:“奉宋长老之命,来枢密阁报道的。”

        “叶洛?”男子眨了眨眼,忽然想到了什么:“你就是让林师妹陪同去完成试炼的那个小子啊?”

        “额,是的。”叶洛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就是在下了。”

        “你小子运气不错啊,居然和林师妹一起行动。”男子有些感慨的说道,不过很快又露出了一抹坏笑:“怎么样,林师妹漂亮吧?”

        叶洛闻言不由得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家伙,这家伙看上去风姿卓卓,儒雅随和、一表人才的模样。

        怎么说出来的话,和他的样貌看上去,差别怎么那么大啊?

        “漂亮是很漂亮,就是.....”叶洛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别人的时候他才点了点头:“就是太冷了。”

        “林师妹一直都很冷的,习惯就好了。”男子笑着拍了拍叶洛的肩膀,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对了,我叫晏游,叶师弟,幸会幸会。”

        晏游?

        叶洛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再一次看了看这个家伙,他可没忘记之前宋长老的话。

        感情他口中的‘登徒子’就是眼前这位师兄啊。

        “你听过我的名字?”晏游看着叶洛的表情,似乎猜到了什么:“哦,我知道了,是宋长老对吧?”

        “是的,是宋长老。”叶洛点了点头,他老实的说道:“他说,你是个登徒子,让我不要学你。”

        “哼,不就是探查情报的时候,选择去教坊司吗?”晏游不爽的说道。

        “就这件事,其他长老都没有多说太多,就宋长老认为我毁了天悬宗的名声。

        现在到处在说我是登徒子,我冤不冤。”

        叶洛听到这句话,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这位师兄好像脸皮还挺厚的。

        教坊司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男人梦想之地....

        不对,堕落之地,这家伙成天跑到那里去打探情报?

        这不是登徒子行为,算是什么行为?

        “好了,不说这些,你跟我进来吧。”晏游摇了摇头,似乎也懒得在说些什么,他对着叶洛招了招手:“正好让你熟悉一下枢密阁内的情况。”

        “好的,师兄。”叶洛点了点头,他快速跟上晏游的脚步,不过他还是有些好奇的问道:“对了,晏师兄,我其实还有些好奇。”

        “好奇什么,直接说吧。”晏游耸了耸肩:“反正现在就我们两人,其他人都有急事出去了。哦,还有林师妹,她去哪里了?”

        “林师姐受了点伤,之前她和我提前分开了,大概是去疗伤了吧?”叶洛不太确定的说道,随后他才开口问道:“师兄,好像宋长老的情况....和我们不太一样?”

        叶洛到底还是不敢问得太直接,毕竟那是天悬宗的长老,而自己以后还需要待在这里。

        抬头不见低头见,别人职务什么的都比自己高多了,万一说错话可就糟糕了。

        不过晏游似乎根本没有丝毫的意外,他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这让叶洛更加的奇怪了。

        “宋长老啊,虽然刻板了些,但到底还是我们天悬宗的一员。”晏游慢悠悠的说道:“不过记住,是天悬宗。”

        “不是监察司的?”叶洛好像明白了什么:“师兄,你的意思是,宋长老是天悬宗弟子,从民间而来的?”

        “是的,宋长老两百年前就进入天悬宗,那会儿他还是个幼童。”晏游对天悬宗的资料似乎还挺熟悉的,他慢慢说道:“从小在天悬宗长大,把天悬宗看得比什么都重,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明白了。”叶洛点了点头,听到这里他还不懂,那他就是蠢了。

        用叶洛现代的思维来说就是,宋长老受到的教育思维和他们这些监察司也好,还是功勋子弟送进天悬宗修行的人也好,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顺带说一句,天悬宗是监察司隶下的产物,而且修行环境异常的好。

        自然而然会有很多官宦、功勋会想办法送他们的子女进来,这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宋长老形事以正道仙门为榜样,而不是从监察司的角度考察,自然而然会让叶洛感觉到有些奇怪。

        不过他也理解,到底天悬宗可不止有监察司、官宦功勋的人,还有一大堆平民子弟。

        在这些平民子弟中出现一个宋长老,这也是给他们希望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