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只是个幕后黑手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斩草要除根(下)(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第十章 斩草要除根(下)(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大哥,二哥、四弟和五弟全死了。”

        逃跑的路上,仅剩的两人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他们看起来也非常的狼狈,其中一人更是声音低沉的开口说道。

        他们现在感觉自己的脑袋还有些发懵,好好的偷袭怎么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反偷袭。

        还没来得及动手,自己这边就直接被干掉了三个。

        这种情况换谁来也受不了啊。

        那两个无论打扮还是相貌,都百分之百属于正道仙门的弟子,怎么下起手来比传说中的魔门还黑?

        尤其是那个男的,一副狼狈不堪满身是血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受伤了。

        结果动起手来的时候,哪里像是有半点受伤影子,这根本就是诱导他们动手啊!

        “哎,别说了。”这个大哥叹了口气,不由得摇了摇头:“贪念作祟,怪不得其他人,而且做我们这一行,本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是啊,不过那小子下手是真的狠。”老三咬了咬牙,不过很快他就泄了气:“算了,报复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只希望他们根本不认识我们,不过想找到我的可能性也不大。”

        老三的话让那名大哥点了点头,他们本来就是无奈流窜到这里的。

        当然,他们本来底子就不干净,不然他们也不会被追杀导致跑进了枫林谷之中。

        虽然他们现在的情况糟糕,但是他们相信,只要他们能回到雒州一切都可以安定下来。

        雒州那么大,总有他们的藏身之处不是吗?

        “嗯?”

        忽然,他们两人停下了脚步,因为在他们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两个人影。

        这两人都穿着白色长袍,手持着利剑,在月光的照拂下宛如一对璧人。

        然而就是这两人出现,让老大和老三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他们就是在躲避着这对夫妻的追杀,这才不得不进入枫林谷的。

        他们可真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了这两个家伙。

        ......

        “有点麻烦,居然给他们跑了。”

        叶洛一直在后面追着,但是他不得不说这两个家伙跑得是真的快,并且跑得也是真的够果断的。

        眼看着三个兄弟死在了自己上手,他们压根没有报仇的心思,甚至连头都不带回的。

        叶洛大概猜得到他们的想法,毕竟袭击了不管是仙门还是魔门的弟子,他们这些散修的下场通常都会很难看。

        至于为什么袭击他们,叶洛猜测八成是认为他们受伤了,然后眼馋了他们的修行功法之类的桥段吧。

        “所以说出门在外必须小心谨慎,不然真的怎么死都不知道。”

        叶洛微微叹了口气,说到底还是处理那个该死的魔门力度不够啊,不然林薇也不会受伤,他们也不会被追杀。

        没有了这样的前置,自然也不会遇到这五个家伙打算趁火打劫之类的。

        “既然决定动手了,那就要确保万无一失才行啊。”

        叶洛心理念叨着,同时快速追了上去,不过很快他就放满了脚步,最后更是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他还真没想到,袭击自己的家伙看上去仇家还是挺多的吗。

        这才多久时间,就被仇家找上门来了?

        叶洛悄悄看着这一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出去,说白了就是不敢随便跑出去。

        那对青年男女修为似乎还不错,而且他们的剑术也还可以,仅剩下的这两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堪堪撑了几个回合后,这两人就双双被击倒在地了。

        “陆文,雒州北郡王家上下一百多口人命的血债,今日你们是逃不掉了!”

        在这两人被击倒后,男子持剑走到了两人身前,他的目光看着那个大哥愤恨的说道。

        雒州北郡,王家?

        叶洛挑了挑眉头,他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情。

        大乾实在太大了,而且古时候信息传输相对封闭,有些事情恐怕传递的没有那么快。

        而且叶洛现在也不在监察司,老老实实修行了两年多,他的信息通道更加的闭塞,不过这倒不妨碍他获取一些信息。

        现在看来,自己干掉的这几个还是血债累累啊。

        “哼,柳明轩,好好的秀才不做,你非要带着你家娘子学习那些仙门弟子降妖除魔?你倒是去找那些真正的妖魔啊!”

        那个大哥也是嘴硬之人,他怒视着这对年轻夫妻怒声说道。

        “我承认,王家那百余口人是我们兄弟干的,但是我们也是为了活命!周员外让我们下手,还抓了我们父母,那时候怎么没看见你出来惩恶扬善,行侠正义啊?”

        好家伙,又是个陌生的名字。

        叶洛摇了摇头,大乾的水啊实在太深了,还真不是自己能把持的住的。

        到底是修行者的世界,有了武力胡作为非,这种事情换了谁当统治者都会感觉内心扎了根刺。

        恐怕大乾的皇帝慢慢整合完了修行界,到时候目标可能就要放在那些所谓的‘江湖势力’之上了吧?

        叶洛心理想着的时候,那对夫妻也没有和这两个家伙废话太多。

        他们很快就拔剑刺穿了这两人的胸膛,伴随着利剑拔出后散发的一阵血雾,这对年轻的夫妻也离开了原地。

        叶洛依旧躲在远处,他还是没有露头,他可不确定那两人到底走没走远。

        自己的情况已经够麻烦了,她可不想在惹麻烦。

        “一对行侠仗义,降妖除魔的散修夫妻吗?”叶洛心理默默想到:“还有什么周员外,以及那些袭击我的家伙,家里还有这种事情。”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不过叶洛也不是什么圣人圣母之类的,你家有难念的经,难道我就没有了?

        等待确定那对夫妻已经确实走远后,叶洛才悄然走了出来,然后慢慢的走到了那两个家伙的身旁。

        思索了片刻,以后毫不犹豫拔剑再一次对着他们的左胸一人补了一剑。

        不是他亲自动手的,他可不能确定到底是死是活,而且隔着那么远他最多听到声音,看也不是看的很清楚。

        只有重新补刀了,他才可以安心啊。

        “斩草要除根,对于你们的遭遇我表示同情,但也只是同情,下辈子好好做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