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骠骑天下在线阅读 - 章 三零六一 酷刑

章 三零六一 酷刑

        身为一个一流的刺客,自然有观察入微的本事。Wくw    W★.√8    1★z    W√.    C    o    M★只需稍稍几眼,便断定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同伴被擒拿了。

        只是他却是不知道,自己遇到的对手是陈胜。陈胜虽然近来生疏于刑讯,但这本事却从来没有丢掉。为了彻底迷惑这名刺客,他早已经做了精心的安排。所挑选的冒充者都是从黑狐营里挑出来,身材和被杀死的刺客所去无几,除了套上头罩和换上衣服外,这些演员机会都挨过一顿揍,力求装出受伤的效果。

        这还不算,陈胜还给这刺客灌了配置的秘药,喝下秘药的刺客的精神本来就处于涣散的状态,就算强打精神,也难以现身边所谓的同伴,都是一些西贝货。

        刺客被押进一个单独漆黑的牢房里。这牢房是陈胜临时让人赶制出来的,关上门后,一丝光亮都没有。除此之外,还听不到一丝的声音。

        为了防止刺客自尽。刺客四肢都被锁上。嘴巴依旧用东西塞住,就算想咬舌自尽都不可能。

        把刺客押进去之后,蒙毅一脸狐疑道:“陈胜,这样有用吗?”

        陈胜微微一笑,说道:“不知道,先晾他两个时辰再说。”陈胜很难向蒙毅解释,把一个正常人放在一个封闭寂静和黑暗的环境里,是一个多大的折磨。

        把刺客的审讯放一边,并不意味着就没有事情做了。二十多具尸体需要仔细勘查辨认,还有猎苑大量经营猎苑的负责人也被带回来审讯,以求得到更多的线索。

        不过猎苑那边传来的信息却让蒙毅的心情非常糟糕。负责掌管猎苑的负责人,竟然被杀死在猎苑的官所里。除了负责人外,还有七八个官吏,也一同被杀。所有的死者腰牌和官服都被剥落带走。而最后,这些官府和腰牌,却在密林深处被找到。

        从这条线索里看,刺客应该是混进了猎苑,来到官所之处,把负责人杀害,伪装成负责人和官吏的样子,利用负责人的权限,把刺客们带进了猎苑之中。

        这样一来,想从猎苑这边得到更多线索的希望便落空了。

        但陈胜却指出:皇帝狩猎期间,猎苑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在不惊动外层数以万计的士兵混入其中,难度极大。从刺客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把官所里的官吏杀死,除非有内应,否则极难成功。

        蒙恬大受启,当即下令猎苑官所里所有官吏的名单,想从中查找一些端倪。

        经过核查,一条线索浮现了水面。猎苑官所里一个小小的执事,失踪了。

        而翻看这执事的档案,蒙毅的脸色却变得无比难看。

        “周方,秦军锐士出身,在伐楚之时折损手指两根,因而退伍,因功授予爵三级,并经推荐,入了皇家猎苑当了仆役,因表现良好,去年擢升为执事。”拿着竹简轻轻敲打着案桌,蒙毅眉头紧拧起来:“陈胜,你可知道,是何人推荐周方进入皇家猎苑的?”

        陈胜见蒙毅眉头紧锁状态,哪敢大胆推断,忙往前倾着身体,问道:“谁?”

        “李由!”蒙毅把竹简递给陈胜。

        陈胜不禁一怔。李由这个名字,陈胜不是没有听过。当朝丞相李斯之子,除此外,还是本朝驸马爷,秦国人口第二大郡颍川郡的郡守。如果这个周方是李由推荐进来的,那在整件事背后,李由或者李斯扮演着一个怎么样的角色?

        但陈胜并不相信,李斯父子会对皇帝有不利的心思。在目前来看,举朝之中,得到皇帝器重的家族,李家可是绝对处于排名第一的位置李家父子从皇帝手里所得到的一切,是任何人都给予不了的。除非李家父子想造反,否则绝不可能会做出对皇帝不利的事情来。

        这一点不仅仅是陈胜清楚,蒙毅也同样清楚。

        “大人。”门外仵作进来,对着蒙毅和陈胜拱了手,便说道:“所有的尸体的面貌已经经过绘制辨认,只有一人的身份勉强可以辨认……但不能完全确认。其余人目前无法确认身份。不过从他们的身形和体格看,楚人、赵人都有可能。”

        蒙毅点了点头。说道:“辨认出来之人是谁?”

        “这……”提到这个的时候,仵作迟疑了一下,才小声说道:“孙肥。”

        蒙毅对这个名字陌生得很,于是问道:“做什么的?”

        “大人,孙肥是李丞相府里的食客。”仵作的声音更小了:“据说此人会一些偷鸡摸狗的伎俩,善于与山间禽**流。丞相以为异人,故聘期为门客。”

        蒙毅和陈胜对视了一眼。好一会才问道:“能确定是此人吗?”

        “这……”仵作犹豫了片刻。他也很清楚,自己说出这话,会造成多大的影响。“至少八成可能。”仵作还是不敢把话说满。但实际上,从仵作的眼神之中,蒙毅已经得到了想知道的结果。他点了点头,厉声说道:“此事不可外传。倘若外面有半点风声,我灭你全家!”

        “是。”仵作脸色苍白。

        “你去廷尉史那里百金,这是本官赏赐你的。”蒙毅声音又温和了许多:“再认真勘查其他尸体,看看能不能找他他们的身份。”

        “是。”仵作连连点头。紧张之余,心中却是无比欣喜。百金重赏,已经是他三年的俸禄总额。这么一笔巨财入怀,他哪有工作不积极的道理。同时他也清楚蒙毅的心意。此事要是真的泄露半句,自己全家老小,也真的无法保存。

        “陈胜,你怎么看?”等仵作离开之后,蒙毅才吁出了一口浊气,说道:“丞相似乎在此事之中,牵涉不小。”

        陈胜脸色也无法淡定下来,他想了想,才说道:“丞相应该不会对皇帝有不利的心思。但或许有人想借机嫁祸给丞相也不一定。”陈胜想了想事之后的李斯反应。慢悠悠说道:“在得知刺客有活口,丞相的脸色显得有些不安和震惊,并且主动请缨,要求处理此事。当时我表示了异议,因而皇帝决定把此事交你我负责。”

        蒙毅两眼之中的光芒变得犀利起来。他朝陈胜看了一眼,说道:“这么说来,李斯是有极大的嫌疑了!”话说到这里的时候,蒙毅称呼李斯也没了之前的客气。

        “不。”陈胜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这样觉得。”陈胜沉吟了一会,说道:“李斯没有要害皇帝的动机。”

        “我大哥回到咸阳之后,跟皇帝交代过,他支持扶苏为王储。但李家和公子高走得很近。”蒙毅马上指出了这一点。

        “这并不能构成动机。”陈胜摇了摇头说道:“皇储立谁,不在太尉,不在李斯,只在皇帝自己的决议。倘若李斯想通过刺杀皇帝的方式来夺取王位,这是极端愚蠢的事情。南北两大主力大军,和李斯的关系一般,他如何能够号令得了?万一皇帝真的出了意外,那么皇位的归属,必然是长公子扶苏。”

        陈胜并没有说明为什么一定是扶苏。但蒙毅却很清楚。蒙恬和军方的支持,是扶苏最坚定的基础。

        不过听了这话。蒙毅心里却也凉飕飕的。不仅蒙毅,陈胜心中也大为警惕起来。如果这刺杀皇帝的事件是有心人构陷出来的陷阱的话,那不仅仅把李斯拉下水,连扶苏也被牵扯到了。

        “此事事关重大。你我说话必须要谨慎。”蒙毅说道。

        陈胜凝重点头,说道:“目前最有用的线索,恐怕是那个活着的刺客了。希望能够从他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蒙毅重重呼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希望你所说的审问法子能够起到一点作用。”

        “啪……啊……啪……啊……”皮鞭抽动和惨叫声不断得在地牢里响起。刺客被倒拖着拉出了地牢。在过去的两个时辰里,他已经差不多疯掉了。周围一片阴冷寂静漆黑,听不到任何一点声音。在这种寂静的环境里,身上受到的伤痛被无形放大,每一秒都是沉重的折磨。

        在最开始的半个时辰,刺客坚持得住。但到了后来,便变得有些歇斯底里,胡乱叫吼着。奈何嘴里被堵着,叫都叫不出声音来了,被从地牢里拖出来的时候,他的目光已经有些呆滞了。

        “说不说,是谁指使你行刺皇帝的!”粗暴的声音伴随着阵阵惨叫声响起,刺客听到这声音的时候,目光里才有些神采。

        “供出来的,免死,家人免受牵连,不刑责,拒不交代者,凌迟,腰斩全族……”粗暴的声音口中的语言散着浓郁的暴戾和血腥味。刺客听到这话,也不禁大了个寒颤。他很清楚,在秦国的律法之中,残酷是死法不少于十五种。而且很多种在行刑之后许久,才会死亡。在这个死亡的过程之中,会在痛苦之中挣扎多久,没人知道。但刺客却清楚,以自己身体的强壮程度,恐怕承受痛苦的过程,比正常人还要长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