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骠骑天下在线阅读 - 章二零四五 二三事(二)

章二零四五 二三事(二)

        卫国乃蕞尔小邦,在秦国虎狼铁骑下本来就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一直以秦为宗主国,礼奉有加。W√w    Wく.く8★1★z    W    .★C★oM加上卫国数百年以来,屡出大才;如商鞅、吕不韦等对秦国更有大功,皇帝为彰显自己的名声,更对卫国网开一面,存其社稷江山。卫国国君姬角对此感激涕零,对秦国言听计从。听闻皇帝欲让公子扶苏聘取其独生女为妻,大感受宠若惊。

        只是这一场包办婚姻没有丝毫的征兆,来的如此匆忙,让朝野颇为惊异。皇帝赐婚,分明是对长公子的疼爱,可是赐给长公子的妻子的身份,却让人倍感意外。咸阳城里有多少王公贵胄的千金在闺中待嫁,便是想和皇帝结亲家,想和皇帝的关系更进一层。但皇帝舍近求远,竟然让卫国的公主嫁入秦国皇室之中。

        许多大臣想阻挠此事,却难以找到理由。卫国虽然弱小,但传承却非常悠久,卫国先祖卫康叔乃周文王之子,受封于周武王,卫国自那时起,便国祚连绵至今,可谓是寿命最为长久的诸侯国。卫国既是周王室的血脉分支,可谓是血统出身高贵,比起秦国这出身马夫西戎的边陲之地出身的秦国王室,高出不知多少等级来。所谓卫国的公主配长公子扶苏,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只不过对于皇帝的这一手安排,朝野对此做出了不同的分析。有部分人认为,皇帝已经决心立扶苏为太子,扶苏迎娶血统高贵的卫国公主,便是证明。

        而反对者则认为,扶苏必然是失宠于皇帝。理由是,如果皇帝真心想让陈扶苏上位,必然会大力扶持扶苏的羽翼,为扶苏安排一个强大的外戚家族势力。

        对于这两种争议,朝廷大员表面上不做任何评论,但私底下各个小圈子早已经说翻了天,各种小道消息也是从这些小圈子里传出去,在咸阳城里四处传播着。

        对于这两种评述,尉缭大师显得最为云淡风轻。回到咸阳之后,他一直都隐没在黑暗之中,极少出现在朝臣面前。也只有他,才最明白皇帝的心意。不过他却没有点破这一点。从皇帝的动作里,他明显看到皇帝已经把扶苏当成了继任者。

        从皇帝的眼光里看,        卫国公主是最好的选择。出身名贵,但是卫国在咸阳却没有丝毫的影响力,外戚对朝廷的影响力最低。实际上,皇帝更不希望有继任者的力量膨胀起来,威胁到他自身的利益。精通阴谋权术的皇帝,自然清楚,在绝对的权力诱惑性,父杀子,子弑父的事情,在历代各王朝之中,可没少生。

        “大师,天冷了,你可多注意身体。”皇帝平时冰冷严肃的语气变得温和宽厚,亲自给尉缭披上了一张白狐皮制成的大氅之后,他轻声说道:“这是王绾拟定明年出巡的伴游名单,大师觉得如何?”

        透露着淡淡檀香味道金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圆润的小篆。能够位列纸张上的人,无一不是当朝红人。

        尉缭眯着眼睛,仔细地看着纸张上的名字,名单按照爵位和官职高低排列,三公九卿,基本位列其中,王公贵族,也有分配名额。

        尉缭眉头轻皱,指着名单上方和中间的两个名字,说道:“老臣年老力衰,经不起这长路颠簸,再者,此次陛下出巡,朝廷大臣基本跟随出去,老臣需留下镇守黑水阁,帮陛下守着这大好河山。”尉缭虽然言老,可是声音却中气十足,指着中间的一个名字,他继续说道:“至于我那学生陈胜,他虽然偶立小功,却还没这等资格,再说他刚到岭南,所领之军还没有打开局面,贸然调他回来,恐怕于战事不利,所以,还是把他的名字去掉为好。”

        皇帝眉头轻蹙。此次出巡东方,皇帝本有多种打算。一是为了炫耀帝国实力,为了震慑图谋复辟的六国余孽,二来想通过封禅显示自己的绝世伟业和表彰功臣,顺便提携新晋文武官员,为帝国补充新鲜血液。但他最为想见的陈胜,却被尉缭剔除在外,颇为不解尉缭此举为何。

        尉缭叹道:“陛下,陈胜还很年轻,陛下若是想提携他,也得等他有足够的时间成长起来才行。”尉缭又看了看名单,眉头大皱,指着名单下方的一大堆名字,说道:“陛下,王绾列出的儒生和方士数量,似乎多了些啊。”

        皇帝凑了过来,看了看,说冷冷一笑,说道:“王绾尚儒,儒生多些不奇怪。至于这些方士,是朕的主意。这群家伙整天在朕面前鼓吹不死药之神奇,朕倒是想看看,他们是否能够为朕求来不死之药?”

        尉缭默然。好一会,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据闻方士徐福,请求三千童男童女出海,求药?陛下允了?”

        皇帝说道:“不错。”皇帝沉吟了片刻,说道:“大师知我身有暗疾。朕近年来身体经常感到疲累,偶尔还会咳血,太医束手无策。唯徐市秘药可缓我病情,徐市所言之不死药,朕也是半信半疑。无奈之举也。”

        尉缭也叹了一口气,说道:“徐市所求之人力财力,足以自立为一小国,若徐市欺骗陛下,出海觅一荒岛,自立不归,如何?”

        皇帝脸上乍现一抹怒容,说道:“他敢?朕杀他三族!”

        尉缭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对于这个问题,陈胜之前在写信给他的时候,便有意无意地提及了一回。当然陈胜没有告诉尉缭真相,只是引用了齐国、楚国君王信方士,被骗了大量的钱财出海求不死药,怕皇帝会受骗,让尉缭在这方面多加注意,以免劳民伤财。

        尉缭趁热打铁,欣然说道:“如此最好!老臣建议,把徐市等出海方士的父母兄弟以及族人,悉数迁徙到一处,严加看管,规定徐市出海归来日期,不管有无求到不死药,必须按时归来,逾期不归,灭其全族!”尉缭此言杀气毕露,眼中精光闪烁,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八十多岁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