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骠骑天下在线阅读 - 章一百九十五 被坏了好事

章一百九十五 被坏了好事

        要知道,在闽中郡这个地方,五千金可以买下一大块土地,即使是在东冶城附近,一金之数,便可购得五亩土地。Wくw    W★.√8    1★z    W√.    C    o    M★五千金实际上在闽中已经可以买下一个大种植业了。

        陈胜笑了笑说道:“我种的东西,可以当一般的粮食,也可以拿来制造‘高端’消费品。”陈胜说着,便招呼人去给凌素韵带上一些小食上来“我们到阁楼上说话。”陈胜指着后花园的楼阁,慢慢说道。

        闽中贫瘠清苦,即使是达官贵人,也没有吃过多少的好东西。不过自从陈胜来到闽中之后,整个闽中郡在奢侈食物上的供应倒是多了不少。陈胜在那个时代虽然只是个军医,但对于糕点厨艺,也颇有涉猎,所以闲暇下来,便教导厨房的师傅整治适合他口味的零食。

        闽中郡大体虽然贫苦,但物产却也丰富,而且都不怎么贵,陈胜想吃的零食,原料大多都能够采购得到,经过陈胜指点,厨房整治出来的糕点也颇具特色,为此陈胜还在闽中郡开辟了一个糕点店,专门出售这样的吃食。因为陈胜的喜欢的缘故,引了不少豪门贵族的追捧,糕点店眉每天出炉的糕点,都是日前便被预定好的。陈胜为了挣取更多的利润,严格控制配方的流失,也严控产量,确保东冶城里的贵族贵妇们的猎奇心理不会满足。光是这糕点店里面的收入,便足够陈胜府邸的开支了。也因如此,陈胜才能够维持得住这么大的府邸的日常运转。不然那数十个奴仆和护卫,都够陈胜头疼上好一阵的。

        后花园的水榭亭阁上,几大盆冰水冒着丝丝的白气,整个楼阁里清凉无比,把外面的酷暑隔绝。看着捧着点心上来的侍女们,凌素韵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对着陈胜说道:“这些侍女们的姿色不错啊。郡守大人可真是有眼光,竟然搜罗了这么多的美女于府邸之中啊!”

        陈胜一听这语气,顿时后背冒凉气。忙挥手屏退了侍女们,赔笑道:“素韵说笑了。这些侍女可不是我搜罗的,这些可是陇西的乌少海送我的的歌女。乌少海此人的面子不可拒绝得厉害,加上前段时间我也的确需要他的帮忙,所以才手下这些侍女,你若喜欢,便把她们全部带走好了,反正这些歌女娇生惯养的,我也养不起。”

        见陈胜如此表情,凌素韵扑哧一笑,说道:“傻瓜,我岂会吃你这种干醋。”凌素韵目光流盼,柔声说道:“男人大丈夫,三妻四妾有何不可?不过如今你身为一郡之守,自身节操名声可不能授人把柄。若被有心人传到帝都,便会落得个贪恋美色的坏名声,恐对你日后仕途有碍。”

        听着凌素韵允许自己日后有三妻四妾,陈胜心跳骤然加。他可从来没没有想过,凌素韵会如此大方,愿意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尤其是凌素韵这样的身份,竟然会主动提出这样的话题来,陈胜心中何止感慨万千。这万恶的旧社会……就是好啊!陈胜心里不由呐喊了一声。

        “素韵……”陈胜一感动,把凌素韵搂进了怀里,说道:“你真好……”陈胜深情一句。一个还没有过门的女孩子,便允许他日后过着左拥右抱的日子,陈胜能不说人家好吗。

        被陈胜搂在怀里,凌素韵呼吸骤重,小脸通红,眼睛也变得水灵灵的。她含情脉脉地看着陈胜一眼,说道:“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陈胜把凌素韵抱在怀里之后,两手也开始变得不大老实,开始在凌素韵身上游走着。凌素韵浑身激灵了一下,娇声道:“陈胜,不要这样……不然我,我可不理你啦……”陈胜可不理会凌素韵带着些许求饶和娇怯的声音,一边上下其手,一边问道:“你要我答应你什么?别说一个,十个,百个我都答应了……”

        “我……唔……”凌素韵好不容易才张开口,却被陈胜堵了上来,吻住了她的香唇,将她的话全部逼了回去。“呜呜……”少女口中说不出话来,身子也越来越软……正陈胜伸手准备去解开凌素韵的腰带的时候,猛然听到了阁楼下面的楼梯传来了一阵颤动。陈胜眉头一皱,心里暗道一声“不好”的时候,一个大嗓门便在下面响了起来:“陈胜,薯条弄好了,快,快来吃啊……”

        “樊跖你这个二货!”陈胜欲哭无泪。在心里怒骂樊跖不已。可是樊跖这憨货怎么知道自己坏了陈胜的好事。他只记得,薯条炸好之后,要在最快的时间里吃,才最香脆可口。自从陈胜从海岛里呆会了那些马铃薯,经过遴选种子之后,剩下的马铃薯,陈胜变着花样让人弄来吃。樊跖对于别的吃法不感冒,但是对于炸薯条却非常感兴趣,天天都要炸上一盆吃。所以身子的变得愈的魁梧。

        见有人上来,凌素韵慌忙将陈胜推开,整理着自己的衣裳。小脸红的像苹果一般。

        樊跖看到陈胜一脸杀气地看着自己,不由大是委屈。刚刚他回到,便去厨房找吃的,听说陈胜要拿点心招呼凌素韵,他便自己炸了一盆薯条送了过来。陈胜自己说过,这大秦国,这种美味也只有这里才有。尤其是樊跖的手艺,更是没有得说。哪知道自己竟然好心做了坏事了。

        “很香啊……这什么?”凌素韵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对着樊跖赞道。好在樊跖这人脑子够单纯,没有从凌素韵和陈胜的表情上看出什么来。得到凌素韵的称赞,樊跖很是开心,把一大盆薯条放在案桌上,然后抓起了一把,递过去给了凌素韵,说道:“陈胜说,这是薯条,只有这里才有的!”

        凌素韵不嫌樊跖的手油腻,连忙伸出手来接捧住,笑眯眯地说道:“谢谢你啦,樊大哥。”从陈胜的口中,她听说了很多关于樊跖的事情,对于这个憨厚的傻大个子,好感还是挺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