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骠骑天下在线阅读 - 一百五十六章 宴会进行时

一百五十六章 宴会进行时

        陈胜介绍的名单,每一个都是闽中郡里面的显贵。W    w√Wく.★8く1★zくWく.√C    o    M★从这些人的表情里看,赢霍已经清楚,他们已经被陈胜的手腕收服。尤其是闽中郡各个肥缺要职,基本都已经安排满了人。包括郡丞的两个副丞,陈胜都已经帮赢霍提前安排好了人手。

        换了别人,铁定会勃然大怒。陈胜把闽中郡其他要职安排;        心腹也就算了,这副丞可是郡丞唯一可以安排的人手都被陈胜给指定了,陈胜此举着实的不厚道。但赢霍却满不在乎。一路进入闽中,赢霍亲眼所见闽中各地的变化。闽中才纳入帝国疆域数月,各地风俗整改,律法推广却已经非常普遍,比起山东六国旧地整改起来还要迅许多。这都是陈胜的能力和功劳。赢霍很清楚,自己跑来闽中当郡丞,只要不犯大过,安心度过这几年,将来皇帝嘉奖陈胜的时候,铁定少不了他这个郡丞的份儿。每想到这里,赢霍心里已经心花怒,那还会跟陈胜计较什么。来闽中当郡丞,不过是皇帝安排他来镀金而已,又不是一辈子在这里干下去,只要能够混出政绩来,管陈胜怎么搞。

        看着赢胖子一脸其乐融融的样子,陈胜心中也的纳闷。按道理听闻自己把闽中各地要职都任免完了,赢霍怎么还能够笑得出来?此人到底是豁达到了如此地步,还是城府深不见底,对陈胜的所作所为        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恨之入骨?

        陈胜纳闷了好一阵,不过趁着应酬余暇时间,赢霍把陈胜拉到了一边,对着陈胜低声说道:“陈胜老弟,你我之间无需太过客气,这闽中郡是你的地盘,兄弟我只是来过场而已,需要兄弟帮忙的,尽管出声便是,你立下大功,日后皇帝嘉奖时候,不要忘记提携兄弟一把就行了!”

        听着赢霍这直爽的话语,陈胜一阵无语。从赢霍的背景资料里看,赢霍是是宗正府的少卿,论官职,位列九卿之一,不可谓不是位高权重之辈。而且由于赢霍的官职比较特殊,管理的是皇族事物,所接触到的都是这个帝国最尊贵的一群人,根本无需对着一个小小的郡守放如此低下的姿态,而且,语气也不应该如此粗鄙和没有技巧。身为皇族子弟,言谈举止,起码也带有一些尊贵和矜持吧,哪有像赢霍这样开口兄弟,闭口兄弟的,弄得不想是朝廷里的官吏,反而像落草为寇的土匪山贼一般。当然,陈胜接触的皇族子弟也不多,目前就一个扶苏和赢霍而已。等日后他见到皇帝陛下的时候,才知道,赢霍相比其皇帝来说,已经算是斯文一类,当然,此乃后话,在此不提。

        语塞一阵之后,陈胜才一阵讪笑,不知道如何解读赢霍这一番话的意思才是正确的。不过经过这一番对话,两人对话的态度变得随和了不少。赢霍给陈胜讲述在来闽中任职过程当中路途上生的种种趣事,而陈胜给赢霍解说闽中各地的风俗人情,一时间,一时间,宾主尽欢。

        “不知郡守,郡丞大人在聊什么,竟然如此开心?”一个声音突兀插了进来,打断了陈胜和赢霍的交谈。

        赢霍眉宇间闪现淡淡的不悦。好不容易他才和这年轻的郡守找到了交谈的话题,陈胜正在对他讲述闽中各地的规划,比如新建的盐场,即将投入生产的,叫什么“纸张”的工坊,还有一条正在筹建,可以灌溉十万亩土地的水利工程……这些都是陈胜在闽中正在经营的事物,听起来前景无限,让赢霍大感兴趣。

        陈胜抬头一看,现插话者竟然是昨天夜里才见过的乌家少主乌少海。乌少海的身份比起其他人来还是有一定的特殊性,但是在刚才介绍来宾的时候,陈胜并没有现乌少海的踪迹,于是并没有把此人介绍给赢霍。但陈胜也了解到,乌少海之所以没有跟随众人一起到郡守府赴宴,是因为看到了李申的车马并没有跟来,折向了郡尉府去了。

        乌家和李斯丞相素来交好,这在朝廷里并不是什么秘密了。所以乌少海做出这个举动并不异常,陈胜更不觉得惊讶。如果乌少海听闻李申被人整了一顿,还不去看一下,这才是不正常。

        “这是陇西乌家少主,乌倮君嫡子乌少海。”陈胜见乌少海插话,只是淡淡一笑,脸色并没有异常,反而很热情地把乌少海的名号报给了赢霍。

        赢霍一听贸然打断自己和陈胜交谈的人是乌家少主,脸上那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瞬即消失不见。他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酒爵,握着乌少海的双手,一阵猛摇:“幸会幸会!久闻乌少君年轻有为,久有贤名,今日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乌少君风采如斯!”赢霍在宗正府当少卿已久,对于君侯非常熟悉,除了皇亲贵族之外,被皇帝封侯加爵的功臣名士他也经常打交道,其中他最为喜欢的的还是陇西的乌倮君,乌倮君乃商人出身,对朝廷官员经常会送厚礼,赢霍专门处理君侯关系的,逢年过节的,也没少收到人家的厚礼,如今看到送礼的主儿上门,怎么也得热情一番。

        看着赢霍反应如此迅和热情,陈胜心在不禁感慨。郡丞大人不愧是咸阳来的官儿,八面玲珑,和气生财,说话哄人,简直可以哄死人不赔命哩。乌少海听到赢霍这乙一番赞扬,脸上更是红光满面。他也清楚赢霍的底细,自然明白赢霍在咸阳和闽中的影响力,郡丞大人对他的印象不错,那代表着今后在闽中的一些事情,大有可为。说不定他还能够将赢霍拉进自己的阵营当中,在闽中郡里和气生财,在朝廷里给二公子赢高拉一个政治盟友呢。

        乌少海在心里小心盘算了一下,当即做出了决定,等宴会散去之后,今晚就得备好厚礼,送上郡丞府邸去把关系给绑牢一些,好让他在闽中的计划得以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