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骠骑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人头落地

第七十章 人头落地

        陈胜心头微微松了一口气,只要出了这寨门,他和凌素韵也就基本安全了。只要到了外面,就算蒙毅扶苏他们没有来得及接应,陈胜也有把握带着凌素韵逃离这个地方。

        但是就在两人跨上马匹的时候,身后却响起了一声:“你们几个下来!看守队那边人手不够,你们去帮忙!”

        回头一看,是熊豹在说话,而他所说话的对象,正是陈胜身边的几人。喝出这么一声之后,熊豹快步走到项梁面前,解释了几句。原来是张良公子下了新的命令,要求抽调部分人马去协助看守劳役的守卫。为了搜捕到今夜的入侵者,大量的守卫已经被抽调一空,要是此事那些劳役作乱,那恐怕会出大娄子。对于张良的话,项梁也不好反驳,只能点头称好。他和张良可是结成了坚实的合作联盟,彼此之间的共同利益巨大。

        几名骑士听到了熊豹的呼喝,都马上下马,朝着熊豹敬礼致意。熊罴内卫对于上级的命令从来就很少打折扣去执行。闻言,陈胜和凌素韵对视苦笑了一下,翻身下马。心里怨恨不已,这个熊豹真是混账之极,调遣人手竟然从斥候队伍里挑,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一支十五人组成的斥候队,一下子就被削减了五人,朝着外面绝尘而去。看着远去的骑士,陈胜心里滴血。这么好逃走的机会,就这么被破坏了。

        “你们,跟我来!”熊豹的声音和野兽也差不多,对着几人说道:“去将所有的劳役赶回牢房里面!听上峰命令,如有必要,就纵火把他们全部给烧死!”熊豹的声音阴森无比。

        闻声,陈胜心里一寒,而凌素韵的身子更是颤动了一下。两人都清楚,张良已经做最坏的打算,如果在他可以忍受的时间里,没有找到陈胜和凌素韵的下落,那么他绝对会毁去这一个地方,抹去一切线索。

        “这个张良,还真心狠手辣的啊!”陈胜幽幽叹了一声。

        凌素韵默不作声。那些被抓的苦役当中,一部分正是她商队里面的成员,这些成员和她一般被凌风渡出卖后,都被熊罴内卫抓来了这里,充当起了苦力。

        想到自家的下人可能会被放火烧死,凌素韵的小脸已经变得惨白。不过慌张了一会之后,她的脸上却慢慢浮现了一抹狐狸一般狡黠的笑意。作为凌家下一任家主的重点培养对象,年龄虽然不大的凌素韵,却拥有狐狸一般的狡猾。她想了想,然后靠近陈胜低声说了几句话。

        本来有点沮丧的陈胜,听到凌素韵这一番话的时候,眼睛骤然闪现了一抹精光。

        这里的守卫都很难清楚,被抓来的苦役到底有多少人。这些苦役们被他们当成猪狗一般,关押在简陋但守卫森严的牢房当中,吃喝拉撒都在里面,那股秽臭自然难闻至极,所以从来都没有人清点过这些苦役的数量,只清楚这些人,大概在一百五十到两百人之间。这么庞大数量的一群苦役,就算是手无寸铁,也是一群极其危险的存在。所以平时都有五十到近百个守卫在看守着他们。

        不过今晚的守卫骤减。一方面是因为陈胜在张良的船上救走了凌素韵,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陈胜射杀了城墙上的两名守卫。

        没有人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是同一个人所为,所以整座大营里面,数百名守卫都在竭力搜寻着,不知道数量到底有多少的侵入者。陈胜知道张良能够推断出这一切是他所为,但是张良毕竟也不是神仙,等他醒悟,也需要时间。

        苦役们身上穿着单薄破烂的衣衫,口中喊着苦涩的号子,艰难地迈着沉重的步子,在寒夜3之中,瑟瑟地搬运着一袋袋粮食。虽然这里的守卫都不把他们当人看,但是饭却还是管饱的。再苛刻的奴隶主都知道,只有吃饱肚子的奴隶,才会有力气去干活。所以这里的苦役们的日子虽然过得辛苦,但是一段时间以来,却没死多少人。

        平时在守卫的的刀剑监控下,所有的苦役们都老老实实的,但是今天晚上,不少苦役的心里有些冲动的感觉。因为他们现,今晚的守卫骤减了三分之二,而且这些守卫们看上去都有些紧张,而看到一队队守卫们在整座大营里鸡飞狗跳地忙活着,这些苦役们清楚,这里出大事情了。

        “今晚的搬运停止!所有人现在返回牢房里面去!像以前那样,依次排队,慢慢走回去!”熊豹看了看身后站着的五个守卫,再加上周围散布着的几名守卫,心里稍安。这些守卫当中,有很多人已经抓来很久,这些人早已经放弃了抵抗,但是这两天新抓的一支商队护卫们,他们都可不是善茬。要不是抓到了他们的主人凌家大小姐,以凌家大小姐的安危威胁他们,他们早已经和守卫们拼个鱼死网破了。这些狗日的凌家护卫们,战斗力可不算弱,就算是熊罴内卫,整体实力也就只胜他们一筹而已。

        陈胜扫过人群,现了凌家商队的护卫马烈正在人群当中。马烈和其他人一样,蓬头垢脸的。不过他个子强壮高大。往人群里一扎,也是鹤立群鸡的感觉。

        不过这近两百人的苦役当中,竟然还有一个身材比马烈还要魁梧的壮汉,目测两米以上,看上去就跟一座黑塔一般,陈胜咧嘴吁一口凉气,天晓得这家伙究竟是怎么被人抓得进来的。

        听到了熊豹的呼喝,所有的苦役们都放下了手头上的工作。在疏落的守卫地叱喝驱赶之下,朝着熊豹这边慢慢走了过来。

        “动手!”凌素韵的声音只有陈胜才能够听得清楚。

        陈胜没有丝毫的犹豫,手中的钢刀马上高高举起,朝着熊豹的脖子上斩落下来!

        熊豹惊觉身后一股劲风袭来马克思想躲避却是已经迟了。“噗……”的一声,一腔鲜血喷了出来,熊豹的头颅顿时就滚落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