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骠骑天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咸阳千里有客来

第四十三章 咸阳千里有客来

        感慨一番之后,尉缭便想起,皇帝亲政以来帝国生的大事件,最让尉缭觉得惊心动魄的便是当年皇帝亲政之后的逐客令。W    w√Wく.★8く1★zくWく.√C    o    M★当时皇帝现从韩国来秦治水的大家郑国是韩国的间谍,使用疲秦计,试图让秦国陷入浩大工程修建之中,无力入侵韩国。年轻的皇帝一怒之下,当即颁布了《逐客令》,准备将山东六国的移民、商贾和在秦国任职的官员一扫而空,全部驱逐出秦国。

        这个《逐客令》疯狂而危险,倘若皇帝真的执行下去,或许当今天下又是另外一种光景了。好在当时的客卿李斯及时上书皇帝,一篇《谏逐客令》,让皇帝的怒火平息,也让李斯平步青云。皇帝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是由此尉缭也是清楚,皇帝一旦盛怒起来,伏尸百万,血流千里也很有可能。一旦皇帝认定这事情是山东六国遗民所为,那在咸阳的那些六国故旧王室贵族和大臣们,可就要面临皇帝血淋淋的屠刀了。

        陈胜好言安慰了老师几句。又详细剖析了自己的想法,让尉缭安心不少。在陈胜看来,目前至少有几条线索可以追查这一批粮食的下落,也可以追查得到这幕后操纵之人的影踪。

        无论是巴郡凌家、还是陇西乌氏,都是能够从他们身上得到一些信息的,还有各地兑换旧钱,购买粮食的人员,也是可以通过追查,顺藤摸瓜找到幕后之人的下落的。陈胜相信,帝国的高层肯定已经有人锁定了这些线索,只不过身在帝国下层的古浩然并不知道而已。

        陈胜甚至相信,古浩然被委派到彭城这个地方也是帝国高层刻意安排的,因为这个地方处于一个交通枢纽的地带,是商业流通的重要城邑,处于山东六国一个地理方位非常重要的地方。这些安排,分明就是为了监控这些粮食物资的流动。

        ……

        在县衙住了两天之后,陈胜便和尉缭搬到了新买的宅子里去。这宅子还是县令大人特意安排县丞亲自去购买的。

        宅子三进,起码还有八成新,光是厢房就几十间,占地不小,后面还带有一个小花园。价钱也不贵,不过六十金。这宅子本是彭城里一个大户人家的房产。不过这大户人家已经举家搬去了咸阳,这宅子也就委托他人低价出售了,所以价格也便宜,加上是县丞大人亲自前来购买,更是给足了优惠。

        三十金买了这么大的房子,尉缭也很是满意,季布手下的那一伙山贼更是喜出望外,以前都是钻山沟睡山洞,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日子,如今转眼就变成了堂堂国尉大人府中的家丁,身份倍增,个个高兴得不得了。

        陈胜让季布抽空去把山里头的那群兄弟们接下来,全部安顿在宅子里面,当作护院。只是陈胜心中犯难,这么多家丁,要养活可着实不大容易。心里已经开始琢磨要干点何种营生来支撑着这日子。单靠着老师的薪金过日子,这也不是办法啊!思来想去,寻思到帝国现在物资短缺,一时间肯定各地物资不够,他便决定想组织起这些家丁们,到胶东郡贩运一批海盐,运往中原各郡售卖,就算不在民间售卖,光是卖给官府,都能够获利颇丰。

        古往今来,私盐都是极其暴利的行业,虽然政令严禁贩卖私盐,但是在巨额利润的驱逐之下,总会有人铤而走险。如今帝国新立,盐铁法律虽然严苛,但是推行却很是乏力。加上最近各地物资匮乏,官府也大开方便之门,以寻求物价平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陈胜本人一穷二白,光靠想法自然难以成事,当即找到师弟田鹏,田鹏手中可是有一个齐国的宝藏,只需从中拿出一小部分资金来,就足够陈胜贩卖海盐之用。

        对此事田鹏一拍即合,如今他断了复辟齐国的想念,也想找些事情来打时间。

        师兄弟俩在在房间里私下筹划了几天,又让季布挑选一些忠心健壮的手下,准备远行,商场如战场,这商机稍纵即逝,不容放弃,按照陈胜的计算,帝国大范围内断盐估计还要三四个月,不过帝国如今已经警惕此事,必然会大肆从东海各地调盐往郡县,自己一行必须抢在皇帝的法令到达各产盐地之前,快抢购一批归来。

        陈胜这个做法跟之前在各地抢购粮食食盐的神秘人并无差别。不过唯一不同的是,陈胜可没有想过要提高盐价。平价售出,利润已经足以偷笑了。

        尉缭对于这师兄弟两的计划全然不感兴趣,放手让两人折腾去了。尉缭一心关心着帝国南征大军的安危,几天以来都是夜不能寐,食不知味。期间县令古浩然也前来请教尉缭师徒问题,尉缭也从中得知了帝国高层的一些消息,消息有好有坏,让尉缭忧喜参半。

        这一天,陈胜和田鹏制定完了规划之后,准备跟老师说明情况。两人计划先带人去藏宝的地方将部分宝藏拿出,作为起步资金,到胶东郡采购海盐。

        然而两人去找老师的时候,却愕然现,古浩然带着皇帝的诏令赶来了府邸之中。

        皇帝的诏令简洁有力,上面交代两件事:一,尉缭立即回咸阳,全力主持调查此事,二,皇帝派出特派官员,前往彭城等地进行调查,而古浩然和陈胜,都被列入协助调查范围的名单里面。

        收到这诏令,无论尉缭还是陈胜都颇感意外。陈胜更是哭笑不得,自己正准备大一笔横财呢,怎么行动突然就被皇帝的诏令给打断了。他更很莫名其妙,怎么皇帝会知道他的名字。看到古浩然那淡然笑意的时候,陈胜才明白了什么。

        只是陈胜不明白,能够出现在皇帝诏令上的名字,不是特别幸运,就是特别倒霉,很显然,他现在还不是后者。

        不过尉缭对皇帝的诏令内容并不意外,安之若素。与皇帝相处多年,他早已经宠辱不惊,生这样的事情,估计皇帝对咸阳的高层官员也不大信任,自己被召回去,也是意料之中。他只是淡淡问道:“不知道皇帝这一次委派何人前来调查此事?”

        “长公子扶苏、咸阳令蒙毅大人。”古浩然压低了声音,有些激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