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20章 坚定

第20章 坚定

        夜里卫氏躺在床上,愤恨地冲她的贴身侍女说:“那个死丫头,我是不会放过她的!先别让她跑了,我要去把她的腿打断!”她的脸上好几次都肿了,怪疼怪难受的。

        她的侍女愁眉苦脸,语重心长告诉她,“夫人,她已经被扔出去了,而且受到的惩罚不轻。老夫人和侯爷说,这件事情就算了,以后侯府不再让她进来就是。”

        卫氏一听,这才作罢。

        虽然自己母亲也被打了,但是方斯语依然暗自高兴,心中还特别有成就感。毕竟她们只是略施小计,便使得楚月鱼在众人面前出尽了洋相,最后还被她爹亲自下令轰出侯府。

        那会儿她也注意到了陆元钦夫妇的表情,显然对楚月鱼厌恶到了极点。还有陆辛铮,对楚月鱼也是失望的。

        “哼,她连给辛铮做妾都不配!也休想!”方斯语心想着。不过,这次的事情全因她而起,若哪天楚月鱼把真相告诉陆辛铮了,陆辛铮肯定会痛恨她,觉得她太有心机太过卑鄙,那时候她就惨了。所以她又觉得她得想一个法子,令陆辛铮不会相信将来楚月鱼说的话。

        很快,她真的想到了一个妙计。她找到她的亲表哥,渊州首富谢洪涛之子谢景欣。

        “表哥,帮我个忙可好?”谢景欣刚在寿宴上,这会儿正好出来赏月。他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不算翩翩佳公子,但也长得相貌堂堂,温和圆润。

        “表妹,别说帮忙,有事直接吩咐我便是。”谢景欣望向她,客客气气地说。

        方斯语很高兴,踮起脚尖,凑他耳边说了一阵。

        谢景欣一边听一边皱眉,而后点头说明白了……

        当寿宴还在进行时,陆辛铮心浮气躁,坐立不安,牵挂着外头的楚月鱼,时不时还想起身。

        “如果你今天出去了,以后就不要叫我娘。”温凤仪威胁他,说话时看也不看他。因为她恨他的不争气,居然一直跟身份卑贱的楚月鱼做朋友,甚至以前还想娶楚月鱼。

        陆辛铮说:“娘,我如果不出去,她会被人打死的。如今她在这渊州城,就只有我一个朋友。我不管她,就没人管她!”

        温凤仪又轻蔑一笑,“你放心,她死不了。你以为侯爷是傻子?这么多人在,公然在自家打死一个小姑娘?你晚点过去,让她受点教训吃点苦头是应该的。”

        陆辛铮觉得有道理,点了下头,但还是放心不下。临近亥时时,他终于找到了借口,离开酒宴现场。

        温凤仪见此,也没再拦她。

        陆辛铮脚步匆忙赶去大门口,走到半路上,碰到了方斯语。

        方斯语温柔问他,“辛铮,你是不是去找月鱼妹妹?”

        陆辛铮停下脚步,点了下头答,“是。”

        方斯语又焦急告诉他,“她伤的不轻,我表哥已经带她回去休养照顾了。”

        “你表哥?”陆辛铮皱眉,觉得好奇怪。

        方斯语又连忙解释,“是这样的,是我让我表哥这么做的。月鱼妹妹她犯了错,还伤了我母亲,可是她罪不至死,我见她实在可怜,所以让我表哥……”

        陆辛铮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那谢谢你……”这会儿他看着方斯语,目光中夹带着不曾有过的感激和赞赏。他慢慢发现了,她是善良的。

        方斯语心中很欣慰,但是没有流露,只是平静地说,“不用客气。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不是小气的人。”

        陆辛铮白净面容上荡开一丝浅笑,宛如涟漪一般优美,难得很温柔跟她说话,“那现在带我去找你表哥吧。”

        “好。”方斯语点头。

        刚才陆辛铮一起身,温凤仪也跟着起身。

        不过,她先陆辛铮来到大门侧边的花园里,她正好看到谢景欣将受伤的楚月鱼抱走了。

        谢景欣虽然带着两个随从,但是抱楚月鱼却是亲自抱的,而且那么怜惜疼爱又小心翼翼的样子。

        “哼,谁说这里没人管她?这不有人管么?也就我儿子单纯……被她那天真可怜的外表给骗了……”温凤仪暗自嘀咕,很快转身走了。

        谢府距离侯府不远,深夜时楚月鱼躺在谢家一间客房里。

        她早被打的昏死过去,此时全身上下布满肿块淤青,可谓伤痕累累。但凡有点善心的人见了,都会怜悯同情。而且她才16岁,真是一个孩子。

        谢景欣派人请来大夫,给她检查了一遍伤口,然后给她拿了很多药,内服外敷的都有。

        “我爹不是犯人,我爹不是,他是被冤枉的,不许污蔑我爹……”待谢府的丫环给她擦了药后,楚月鱼开始说着梦话。

        “这姑娘的性格令人欣赏……只是,她这样的性格以后会吃更多苦……”谢景欣还小声感慨。他确实怜悯她,原本是一个长得俏丽的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却在今时惹得全身到处都是肿块淤青。

        叮嘱丫环好好看护她后,谢景欣准备离开。因为时间晚了,他得回房休息。

        刚到门口,碰到了陆辛铮和方斯语。

        陆辛铮先是看了一眼谢景欣,而后直奔楚月鱼床边。

        “月鱼……”他轻唤着她,伸手小心翼翼抚摸着她秀美的小脸。

        这时候的楚月鱼正好没有再说梦话。

        见陆辛铮紧皱着眉,对楚月鱼一脸心疼的样子,谢景欣嗤之以鼻,嘴边还嘀咕一句,“现在这么焦急,你早干嘛去了?”

        “表哥……”方斯语连忙走近,轻握一下他的手,朝他使眼色。

        谢景欣立马闭嘴。

        陆辛铮起身走回门口,目光中夹带着无尽感激,对谢景欣说,“谢少爷,谢谢你。”

        谢景欣连忙推辞,“唉,你可别谢我,要谢就谢我表妹吧……”

        陆辛铮自然又看了看方斯语,眼神温柔而深邃。

        “等下我把月鱼带回去,免得打扰到你。若被你父母知道,影响更加不好。”陆辛铮又说。

        谢景欣没有说话,看了看方斯语。这件事情他纯粹是帮方斯语的忙,所以他听方斯语的。

        “不,辛铮,对月鱼妹妹来说,在这里养伤几天比较好。至于我姨父姨母,我会跟他们解释。”方斯语说。

        陆辛铮觉得不妥,启唇正要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