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19章 弱小

第19章 弱小

        副管家又冷哼,“你说干嘛?你是小偷,当然是要抓你!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说完对其他人示意。

        两个家丁立马走向楚月鱼,准备抓她。

        楚月鱼一急,扯开嗓门大喊,“不,我不是小偷!不要抓我,快来人救我啊!”

        那些人怕她喊来很多人,忽然一人窜到她身后,伸手紧紧捂上她的嘴,不让她再喊!

        楚月鱼已然明了,这是有人要整她,情急之下她抬脚用力一跺,狠狠地踩在那人脚上。

        “啊……”那人痛的一声尖叫,也就不小心放开了她,低头抬脚去抚慰自己的脚。

        楚月鱼惊慌而奋力地推开前方想拦她的很多人,拼命往院中央举办寿宴的地方跑,嘴边还不停喊着,“陆大哥,你在哪儿?陆大哥,你快过来!陆大哥……”

        跑着跑着,她终于来到了前院,许多人都听到了她的喊声。

        副管家带的人也追了上来,正要再次抓她。

        庆幸的是,这时候陆辛铮正好从屋里出来了。不过,先前他并不在寿宴现场,下午他去别处有事,刚才才赶来这里。只是,他进来走的是东大门。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见楚月鱼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还神情惶恐面色苍白,陆辛铮问。

        楚月鱼直接扑向他,一脸委屈告诉他,“陆大哥,他们冤枉我……”

        因为陆辛铮出来了,屋里的好多人也相继出来了,他们也都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声,包括方靖岩夫妇、陆元钦夫妇、方斯语以及其他客人。

        “怎么回事?”方靖岩冷冷询问,看了看楚月鱼,又看了看副管家,一副很不高兴的神色。本来今天是喜庆的日子,里面在举办寿宴,现在偏偏有人扰乱。

        副管家连忙作揖告诉他,“侯爷,这个小丫头偷了老夫人的玉佩想跑,被我抓到了!”说完看了看楚月鱼,再把那块玉佩向方靖岩呈上。

        “你血口喷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东西了?又哪只眼睛看到我要逃出去?”楚月鱼立马大斥。

        副管家也没再理她。

        方老夫人出来的慢一些,她一出来便看到了自己的玉佩,不禁和声感慨,“啊……原来我的玉佩在这里……终于找到了……太好了……”

        方靖岩连忙把她的玉佩递还给她。

        楚月鱼急着告诉她,“姨祖母,我没有拿您东西!这块玉佩是那会儿方斯语给我的!”

        副管家又立马偏头瞪她,气势汹汹道,“大胆!我们大小姐的闺名是你叫的吗?”

        “好……好……我相信月鱼没偷……”方老夫人好声好气应她几声,却不再管她,也不说其他,低头光抚摸着自己的玉佩,看它有没有破损之类的。

        楚月鱼心口一凉,撅了下嘴,正要再说什么。陆辛铮连忙打断她,向副管家赔笑说:“这件事情一定有误会。这位楚姑娘既是我朋友,也是你们侯府的客人。她不会偷东西。”再看向方靖岩说,“侯爷,这位楚月鱼楚姑娘您是认识的……她的为人您应该也是了解的……”

        方靖岩再次看向楚月鱼,目光阴鸷而寒冷,看得楚月鱼有几分颤栗,又下意识后退一点,躲在陆辛铮背后。

        卫氏站在方靖岩不远处,嗤声一笑,冷嘲热讽说:“这个野丫头侯爷的确认识,至于你说的了解?那肯定是不了解……陆公子,我们侯爷日理万机,怎么会了解一个野丫头?顶多就几年前她父亲经常来侯府转悠,顺便打秋风,所以侯爷比较了解她父亲……”

        卫氏的话又气得楚月鱼站了出来,面浮戾气,凶声喝道,“你住口!你侮辱我可以,别侮辱我爹!你以为你们家的钱,我跟我爹会稀罕?我爹是济世救人的大夫,过去被他救治的病人穷人数不胜数!你为什么要侮辱他?”

        卫氏又不屑撇唇,冷冷地说:“还济世救人的大夫呢……你爹后来不是因为私贩军火而被官府抓走惩治了么?”

        楚月鱼更急了,也急得什么都不怕了,直接跑过去愤然扑向卫氏,利落而精准扑倒她后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不停往她脸上扇着耳光,“叫你胡说!叫你胡说!我爹不是犯人!我爹没有犯法!”

        “啊!”卫氏被打的叫出了声,想还要手却还不了,楚月鱼压着她她也起不了身。

        “喂,月鱼,快住手!”陆辛铮吓坏了,大步迈过去想要拉开她,可是拉不动。

        楚月鱼其实不凶悍,平时都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是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她爹,否则她就跟他拼命。

        其他人纷纷变了脸色,副管家都失了法则,愣在那里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方靖岩脸色整个变黑了,宛如乌云密布的天空,指着在地上打滚的卫氏和楚月鱼,哽咽着声音说:“把她们拉开!把这丫头给我轰出去!快点!永远别让她再进我府!”

        这时候的温凤仪觉得自己正在看一场好戏,嗤之以鼻,嘴边感慨:“山野丫头就是山野丫头……”然后又偏头意味深长的望眼她的儿子陆辛铮。

        两个家丁匆忙过去,这才把楚月鱼拉开。

        随后那两个家丁抬着楚月鱼,往侯府外走。

        陆辛铮迈开大步,正要追出去。

        不料,温凤仪立马冷声喊着他,“辛铮……”

        “娘,我出去一会。”陆辛铮告诉她,又准备追出去。

        温凤仪走向他,狠狠瞪眼他,很不高兴道:“不许去。以后也不许跟这丫头有一丝来往!”说完强行拉着他往酒宴大厅去!

        随后,看热闹的人都散了,卫氏也被扶进了屋。

        被抬到大门口后,那两个家丁粗鲁而残暴地把楚月鱼往地上一扔!

        楚月鱼摔在地上,全身骨骼生疼。

        也不等她起身,那两个家丁又纷纷扬起手中木棍,狠狠往她身上打,嘴边还骂骂咧咧,“死丫头,你真是不想活了,我们侯爷夫人你也敢得罪!”

        楚月鱼被打的想逃逃不了,喊救命也没人会理会,便只是蜷缩着身子,双手抱头护着自己脑袋。

        直到她一动不动了,那两个家丁才扔下木棍,唾弃她一声后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