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18章 欺负

第18章 欺负

        方老夫人让她们离开,她们不得不离开。方老夫人在侯府是极有话语权的,方靖岩能稳固今天的权势和地位,多亏这个嫡母常年在背后出谋划策,而且多年来她的手中一直掌握着侯府大半家财。

        离开方老夫人的院落后,卫氏和方斯语又在悄悄盘算着一件事情……

        刚才她们母女俩的话,楚月鱼是很介怀的。但是她也不怪她们,因为她们说的对,很多东西她没有资格争,她只是觉得很无奈。待她们走后,她的脸色比较阴郁,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

        方老夫人看穿了她的心事,又很慈祥教诲她,“顺其自然吧。该属于你的,终会属于你。不属于你的,会主动放开你。心存善念,运气就不会太差。”

        楚月鱼信服的点头,“嗯,我明白……”

        方老夫人是一个精明而智慧的老太婆,二十年前她丈夫一死她便想法子迅速掌控好了家里的产业。不然她担心方靖岩不孝顺她,虽然方靖岩为人知书达礼,也懂得知恩图报,可是人心隔肚皮啊,谁叫他终究不是她亲生的?她今生没有诞子,她就生了两个女儿,都嫁到了千里之外的京城。

        晚上侯府有酒宴,申时时各路宾客差不多全到了。

        一干人等依次入席就坐,先开始听戏曲。

        方老夫人自然是坐最上席,一群达官显贵陪着她。

        楚月鱼则站在一旁,伺候着他们吃饭喝酒。

        看戏到半途时,几名家丁忽然来报,“报!侯爷,步晟权步将来差人送来一块寿匾……”

        乍时,方靖岩和方老夫人纷纷挑眉,一脸诧异。

        “哦?这步将军身居前线,居然还记得老身……”方老夫人真的很开心,看了看方靖岩说。

        方靖岩立马起身,冲家丁道,“快请他们抬进来!”

        那名家丁又冲方靖岩一应,而后飞速跑出去。很快,两名穿着兵卫服的男人抬进来一块镶金的寿匾。

        匾上是用小篆写的“寿比南山”四个字,工整而美观,一丝不苟。

        向方老夫人和方靖岩行礼后,一名兵卫告诉他们,“匾字是我们将军亲手所写,祝老夫人寿比南山!”

        方老夫人笑得更高兴了,“好好好……回去一定代我向步将军道谢……谢谢他还记得老身……”

        楚月鱼在一旁看着,忽然也咧嘴笑了。她想:这将军居然会书法,而且字迹如此清秀好看……想来他也不是一个每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粗鲁凶悍的武夫……

        在她的意识里,将军都是很粗鲁很凶悍的!

        “月鱼,你笑什么?”方老夫人发现她在笑又问着她。方老夫人挺好奇的,是什么逗得她笑了?想先前那会儿她还闷闷不乐的……

        一旁的方斯语看来,楚月鱼就是草包,居然在这种场合笑了。传说中的步将军,可是很英明神武的。

        楚月鱼回过神来,继续笑嘻嘻说:“姨祖母,我替您开心,所以笑啊。您看您今天过生日,连那么忙的将军都派人过来祝贺,足见您是多么的德高望重。”

        “哦……哈哈……”她的回答又惹得方老夫人开心大笑。

        方斯语脸上却又露出不屑的狞笑,得意地在心中暗忖,“哼,马屁精!你以为我祖母真喜欢你?其实她只是把你当小丑……等下有你好受的……”

        方靖岩命人把步晟权送过来的寿匾挂起,然后又忙着跟其他客人喝酒交谈。

        趁着人声喧嚣而嘈杂,方斯语忽然起身走向楚月鱼,并凑她耳边小声说:“月鱼妹妹,陆公子来了,他说在西面花园等你……”说完后又握起楚月鱼一只手,将一块清亮碧绿的圆形玉佩,悄然直接塞她手心,“这个你帮我带给他,前些天他在我们家丢的,现在找到了……”

        跟楚月鱼说话时方斯语目光清澈,神情温柔而诚恳,楚月鱼都不忍心拒绝。

        “好。”很快她答应了,毕竟她的陆大哥也在外面等她。

        外面天黑,多处灯笼已经亮起,偶有秋风习习。

        楚月鱼快步往西面花园去,从很热闹的地方走到了较安静的地方,而且这边灯少,显得更黑了。

        走到西面花园里,她张望了一会,并没有看到陆辛铮。她开始察觉到不妙,转身正想飞速离开。

        却见得不远处副管家正带着一大伙人碎步跑来。

        那些人手中都提着一盏灯笼,时不时弯腰在地上瞅着。

        “找,仔细找!你们几个跟我一起去那边看看有没有……”副管家还嚷嚷着说。

        也不等楚月鱼再走,很快副管家便带着那些人走到了楚月鱼面前。

        楚月鱼望着他,他也望了望楚月鱼,然后他的目光停在楚月鱼手中的玉佩上!

        “怎么会在你手上?这可是老夫人的随身宝玉,是你从她那儿偷出的吧?难怪她刚才说忽然不见了!”副管家立马质问楚月鱼。

        “偷?”楚月鱼吓得不小心把那块玉佩扔到了地上。

        玉佩掉在草丛里还释放着幽幽绿光。

        “对,偷!你个小丫头,我早盯上你了,我就知道你来侯爷是想偷东西!现在偷了好东西就想溜,幸亏我来的及时,正好把你逮住了!”副管家还恨得咬牙切齿。话说这花园这旁边,正好有个小门,可以出入侯府。

        随后,楚月鱼身子板得更直,也气愤地说:“你不要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冤枉好人!这块玉佩是刚才大小姐给我的,她说让我交给陆大哥,还说陆大哥在这里等我!”

        副管家嗤之以鼻,“哼,什么陆大哥?陆公子跟陆大人一起,一直在正堂好好待着!”

        楚月鱼皱眉,心上生出多重疑惑,歪了歪脑袋后又理直气壮说:“反正不是我偷的,我没有偷,你爱信不信,我找老夫人评理去!”说完她正要走,都懒得再理副管家。

        不料,副管家立马伸长一根手臂拦在她的身前,“休想走!”

        “你干嘛?”楚月鱼有点怕了,眼睛瞪着他,柳叶眉凝蹙。

        副管家又冷哼,“你说干嘛?你是小偷,当然是要抓你!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说完对其他人示意。

        两个家丁立马走向楚月鱼,准备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