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17章 现实

第17章 现实

        这天陆辛铮又来到乡下找楚月鱼,并邀请她去城里住一阵子。原本楚月鱼没有答应,想想之后还是答应了。因为最近刘凤箫病了,前天镇上大夫给她开了药方,但是其中有味草药没货了,镇上其他药铺也没得卖,她去深山幽谷中采挖也没见,所以她觉得她可以去一趟城区,她想城区的药铺肯定有得卖。

        有时候她也不得不感慨,这乡下确实没有城里方便!

        正好这两天刘凤箫的病情好转了一些,她同意楚月鱼去城区。于是,在家吃完午饭后,楚月鱼便跟陆辛铮一起出发了。

        这次回去楚月鱼的内心其实是兴奋的,并且充满了期待。毕竟她跟刘凤箫离开城区搬到乡下已经整整五年了,她很好奇现在的渊州城变成了什么样子。

        到达城区之后陆辛铮先带她溜了半圈,她发现这里倒也没多大变化,只是大街小巷来往的人更多了。

        这得益于这几年陆元钦在此地为官,加强了对这边的治安管控,还特别重视农业商业的发展,所以人丁越来越兴旺,所以陆元钦其实也是很得民心的。

        楚月鱼过来了晚上就住在陆家,陆元钦夫妇把她当普通客人招待。

        原本她是想住外面客栈的,可是陆辛铮不同意。因为他觉得那样不好,他去客栈看她时如果被一些爱多嘴的闲人碰到,会以为他是在养外室,那样对他的名声不好。

        见到了陆元钦,楚月鱼自要询问一番她爹的案子有什么进展,可是陆元钦回答的那么冷淡,说没有进展。她心中失望,但也没有表现。

        楚月鱼也明显感受到了,陆辛铮的父母很不重视她,甚至都没正眼瞅过她。待在陆家时,她挺压抑,挺不自在。

        楚月鱼要配的药,第二天上午陆辛铮便差人送到了家,交到楚月鱼手中。午饭过后楚月鱼说想出去玩,陆辛铮说陪她。结果,他们两人正要出门,却又碰到了方斯语和她的侍女。

        “月鱼妹妹吧?三年不见,你都长成大美人了……”方斯语穿着一袭浅粉色长裙,头戴一支名贵金钗,装扮华丽而气质高贵。

        只是,跟她相比楚月鱼并不逊色。楚月鱼虽然穿的土气,但是她长的极为精致俏丽,一身大红色布裙更是把她的小脸衬得红润欲滴,整个人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

        “方大小姐……”她也轻易认出了方斯语。

        “怎么叫的这么见外?叫斯语姐姐吧。”方斯语连忙走到她的身边,亲昵握起她一只手,再悄悄看了看一旁的陆辛铮。

        楚月鱼本想缩回自己的手,想了想后又没缩,还咧开小嘴冲她一笑,“好。斯语姐姐。”

        方斯语忽然轻叹,异常认真说:“听说你来了,我祖母特别开心,我都好久没见她那么开心了,真的。月鱼妹妹,走,去我家住几天,陪陪我祖母!”

        “这……”楚月鱼犹豫,心中不太想去。因为她不喜欢侯府,却喜欢方老夫人,小时候跟她亲奶奶似的,真没少疼爱她。

        “去吧月鱼。”陆辛铮看着她,鼓励她去,这样正好又留她在城区多住几天。

        “好吧。”最终楚月鱼答应了。

        这天恰逢方老夫人六十大寿,一整天侯府都热闹非凡。许多达官显赫和商贾巨甲都过来了,给方老夫人祝贺。

        临近天黑时,方老夫人的院落更是嘻嘻哈哈笑声一片,大堂一侧摆放着许多礼品,有人参、鹿茸、燕窝、翡翠、佛雕。

        楚月鱼站在方老夫人的身旁,轻柔而耐心地给她梳着头发。

        方老夫人总是笑得合不拢嘴,一脸慈祥和蔼说着:“月鱼啊,你以后干脆就住在我这里……有我在一天,就没人敢欺负你……你不在这里时,都没人亲我……”

        她是方靖岩的嫡母,而非生母,所以方靖岩的儿女跟她不亲,只是敬重着她。所以跟她有些许血缘关系的人,反倒只有楚月鱼。毕竟她跟她亲祖母是亲姐妹,小时候关系还特别好。

        楚月鱼发自内心的感激,却拒绝的很干脆,“姨祖母,那不适合,我不能老住在这里,我要回家照顾我娘……不过您放心,我会争取经常过来看您……”

        “哦,也行……你的母亲啊,比我更需要你……”方老夫人又笑着说。

        给她梳了一会头后楚月鱼又给她捶肩。

        她并不图啥,反正就是想让方老夫人高兴,尽她的孝心。

        “不过,你跟着我,终究比待在那乡下好……你快16岁了吧?待在我这里,再过一两年,我可以给你挑一个好点的夫君……这城里读书人很多,比那山里的男孩条件好多啦……”方老夫人又语重心长说着。

        顿时,楚月鱼给她捶肩的手顿了一下。

        她一直喜欢陆辛铮,陆辛铮也对她好。可是在别人看来,他们根本不可能。

        方斯语跟卫氏也在一旁,楚月鱼忽然笑得没有那么灿烂了,方斯语立马猜到了她的心事。

        她得意的挑眉,故意告诉楚月鱼,“月鱼妹妹,我祖母说的对,你得留在这里,以后才有机会嫁个像样的夫君,将来才能过上不愁吃穿的日子……你看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家人便挑中了陆公子给我当夫君,等他明年参加完会试,就会回来娶我过门……”

        楚月鱼的手完全顿住,原本红彤彤的小脸也变得有点黑。陆大哥明明说明年娶她,怎么又变成娶方斯语了?

        “楚姑娘,做人要精确自己的定位,明白自己适合什么,什么有资格争,什么没资格争……这一点,想必你娘没有教过你吧?”卫氏附和着。

        母女俩话里的警告和讽刺,楚月鱼当然能够听懂。在卫氏说完后,她特别厌恶地瞪了她一眼,再向方老夫人撒娇,撅着小嘴说:“姨祖母,今天我是过来给你拜寿的,不是过来听人说三道四的……”

        “你们母女俩去那边招待一下客人吧。”方老夫人忽然发话。

        刚才她们母女俩的话,她听了也不太高兴。

        瞬间,卫氏和方斯语脸色皆变,互视一眼,不再那么得意。

        “死丫头还挺厉害的……”卫氏还在嘴边嘀咕,然后对方斯语使了一个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