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16章 城府

第16章 城府

        对于陆辛铮这样的女婿,他们家也是非常中意的。虽然陆元钦官不算大,可是陆辛铮本人前途无量啊,如今他便中了解元,明年春天参加会试说不定还能取得更好的成绩,长得更是温文尔雅,一表人才美男子。

        陆辛铮知道温凤仪刚才为何抢断他的话,不禁心情郁闷地端起他的酒杯,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那陆大人和陆夫人打算什么时候给陆公子娶亲?”这一回卫氏直接问着温凤仪。

        “明年春天吧。”温凤仪回答。此时靖远侯夫妇的心思她了解,只是他家儿子陆辛铮真心条件好,所以他们暂且不着急。如果明年陆辛铮再中个探花或榜眼或状元,更加有得好姑娘挑。

        在温凤仪说话时,陆辛铮悄悄瞪了她一眼。温凤仪在想什么,他也猜到了,他不赞同她。从小到大,他大部分事情都是听从父母的,任由他们做主,但是这次在娶亲方面,他一定要自己做主。

        第二天陆辛铮又去了乡下,告诉楚月鱼,他中了解元。楚月鱼高兴坏了,也因他感到骄傲!

        “月鱼,等明天春天考完会试,我便娶你当我妻子!”陆辛铮还握着楚月鱼双手,信誓旦旦说。

        楚月鱼重一点头,说:“好!我等着!”虽然他们之间存在差距,但是她觉得她可以嫁给她的陆大哥,因为她真的很爱她的陆大哥。甚至她觉得,在她往后的人生中,绝对不能没有陆大哥。如果哪天失去了陆大哥,她的人生将会毫无意义。

        这天陆辛铮从乡下回去,直接被温凤仪叫到了房里。

        温凤仪严厉斥责他,甚至两人还吵了起来。

        “你又去看那山野丫头了?”

        “娘,别这么说她,她不是山野丫头。”

        “怎么不是?她就是山野丫头!哼,从小就纠缠着你不放,还总想着野鸡变凤凰呢!以后不许去见她!”

        “娘,她没有……是我自己要去看她的……”

        “你自己要去的?你犯什么贱?难不成你还真想跟她有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份?”温凤仪觉得很可笑。

        陆辛铮点头,不假思索答:“是,我自己要去的,明年我要娶她。”

        “婚姻大事,你以为是过家家?”

        “我知道不是过家家,我是认真的,我要娶她。”

        温凤仪不再说二话,直接就是一个耳光扇到他的脸上,“别幼稚了!断了这个念头!”

        陆辛铮生气,摔门而出。

        儿子不听话,夜里,温凤仪便找丈夫说。

        陆元钦皱皱眉,说:“那对母女着实可怜,过去楚如海也曾有助于我。既然辛铮非要跟她在一起,那准以后辛铮纳她为妾吧。”

        “嗯?之前我怎么没想到这法子?这法子好……改天我再跟他这么沟通……”温凤仪恍然大悟,真心特别认同。

        此后的几天,陆辛铮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面是为了专心看书准备明年春天的会试、一面也是为了躲避温凤仪。方斯语经常过来陆家,打着陪温凤仪栽花喝茶的幌子,实际则是为了多跟陆辛铮见面。

        陆辛铮虽然不喜欢她,但是也没有那么讨厌她。每次看到她跟他娘坐在花园里,也会上前礼貌地打声招呼,然后才刻意疏远的走开。

        这几天方斯语过来总不见陆辛铮,内心思量了好久不禁还是询问起温凤仪,“伯母,最近怎么不见辛铮?他是不是特别忙啊?”

        温凤仪一边给她倒茶一边轻声回答,“嗯,他把自己关在房间读书,准备明年春天的会试。”

        “哦……”方斯语又点了下头,想了一会说:“我想去他书房看看,也想跟他探讨一下几个历史典故,不知道会不会打扰到他……”

        在没有更好的选择的情况下,温凤仪是中意方斯语当她儿媳妇的。而且方斯语也是孝顺她的,每次过来不忘给她带点小点心或小礼物。此时,她自然也就很乐意满足方斯语的心思,说:“想去就去,去跟他聊聊,他不差那么一会……”

        方斯语连忙起身,微笑着对温凤仪行了个礼,在丫环的陪同下往陆辛铮房间的方向去。

        敲了敲陆辛铮房间的门,好久没人应,方斯语不禁皱眉,而后轻手推开房门,直接走了进去。

        先进到的是陆辛铮的书房,他书房很大,有很多书本和古籍,各种笔墨纸砚,但是都摆的很整齐,收拾很干净。

        今天陆辛铮刚画完一幅画,方斯语走到书桌前看到了那幅画,眉心顿时紧紧一压。

        画中的女孩长着一张鹅蛋脸,有着带笑的眼眸,柔美的柳叶眉,琼胆般的鼻子,优雅的仰月唇,明显不是她。

        她也很快认出来了那是楚月鱼。

        随即,心中的嫉恨令她目露凶芒,她很不服气的想:“他居然还在想着她……”

        陆辛铮回来,发现有人进了自己书房,顿时面容一沉。

        “是你……”他望着正在发呆的方斯语。

        陆辛铮忽然回来了,着实把方斯语吓一大跳,脸色瞬间煞白,也望向他,“啊……辛铮……”

        “你怎么在我房里?”陆辛铮又问她。

        很快她还是镇定下来了,恢复正常表情,还走向陆辛铮答:“我来找你,没想到门开着,我以为你就在里面,便斗胆自己进来了……”

        “哦?这样……”陆辛铮应,语气依然很冷,盯着她的眼睛看,好似想要拆穿她的谎言。

        方斯语却又笑了笑,还伸手扶住他的一只胳膊,撒娇说:“别生气嘛……辛铮,好久没见你了,我刻意过来你家看你……”

        陆辛铮轻轻甩掉她的手,自己走向书桌边,暂且不再说话。

        方斯语跟过去。

        陆辛铮拿起楚月鱼的画像看,方斯语假装很好奇,“这是月鱼妹妹吧?”

        陆辛铮点头,“是。”

        方斯语真是努力讨好他,又笑着说,“三年不见她,没想到如今她长这么漂亮……辛铮,你跟她说,让她有机会来城里跟我一起玩吧……过几天正好又是我祖母生日,八十大寿,在我们小时候,我祖母就最喜欢她……”

        “好。”这一回陆辛铮应得很爽朗。毕竟他一直想接楚月鱼来城区住,可是一直连像样的借口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