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14章 显摆

第14章 显摆

        楚月鱼倒是一脸无谓,神情没任何变化,仿佛没有注意到陆辛铮那副吃惊的表情。待她将《玄鸟图》完全展开后,便用手指着左下角的一处,并在嘴边嘀咕,“这儿还有一株百年人参,距离咱们大约三里路远……走,陆大哥,咱们现在就过去看看……”说完把图工工整整地折叠好,重新放回自己腰间,再昂头看向陆辛铮。

        陆辛铮并不急着走,撇了下唇,表情变得有些严肃,问她,“月鱼,这图你哪儿来的?”

        楚月鱼却嘻嘻一笑,还抬手挠了下头,说:“捡的!对啦,不许告诉别人我有这图哦!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哦!等你娶我了,它也属于你!”

        “嗯。”陆辛铮点头,不假思索答应了。

        楚月鱼又笑靥如花,凝视着他,撒娇般说:“那你发誓,说你不会告诉别人!”

        陆辛铮皱眉想了一会,终于,他又点头,声音懒懒地说:“好,我发誓……”然后他按照楚月鱼所说,不情不愿地发了誓。

        而后,楚月鱼更加高兴,连忙主动牵起他的手,往下山的方向走。

        只是,走的时候陆辛铮还紧皱着眉头,心有所思……

        每次陆辛铮去乡下找楚月鱼,也是瞒着陆元钦和温凤仪的。

        这天晚上,他从楚月鱼那里回来,刚进家门口,又碰到了陆元钦和温凤仪。

        温凤仪精明干练,雍容华贵却不媚俗华丽,年近四十,风姿犹存。

        看到陆元钦和温凤仪站在那儿,陆辛铮立马向他们走去。

        “爹,娘……”他喊着。

        陆元钦夫妇自然知道陆辛铮是去乡下找楚月鱼了,所以这么晚才回家。不过,对于陆辛铮以前说过的要娶楚月鱼为妻这类话语,他们并不当真。他们就觉得,那是陆辛铮年少时的戏言,是小孩子之间的过家家。而现在陆辛铮三天两头往乡下跑的行为,他们就觉得他是去扶贫。毕竟他们跟他说过要他少去,可是他不听。

        他们也相信等到陆辛铮真正成熟了,看过了很多现实,便会主动疏远和放下楚月鱼。

        结姻缘嘛,总是讲究势均力敌和门当户对的。女方家条件可以差一点,但是也不能差太多。而楚月鱼,她的条件相比陆辛铮差太多。

        “辛铮,下个月你就要参加乡试了,抓紧时间看书吧。少去外头做一些无谓的事情,前程才是最重要的。”陆元钦淡淡提醒他。

        “嗯,我知道。爹,你放心,明天我便开始专心看书。”陆辛铮说。说完准备离开,往他自己房间的方向去。

        不料,温凤仪忽然大步跨前,神色有点严肃告诉他,“辛铮,下午斯语来找过你。她说明天晚上想跟你一起去看花灯,我跟她说我会转告你的。”

        方斯语对陆辛铮的心思,大人们都看在眼里,陆辛铮却不愿面对。他忽然面浮戾气,还故意委屈巴交说:“娘,那请你再转告她,说我没时间。”

        温凤仪立马面露不悦神色,“你没时间?你怎么会没时间?”她一直觉得,侯府千金能够看上陆辛铮,那是陆辛铮天大的福气。能攀上侯府,以后他们父子的仕途会顺畅得多。

        陆辛铮的语气开始变得有些不驯,又看了看陆元钦说:“刚才爹说了啦,就要乡试了,我得好好准备了。”

        “你……”温凤仪被气的语塞。

        陆元钦立马替温凤仪说话,“也不急于明天那一天。有些话还是你当面跟她说好。”

        陆辛铮脸上戾气更盛,却没再说话。他早跟陆元钦说过,他不喜欢方斯语。

        温凤仪又走近他,劝导他,“你已经成年了,这两年等你考完科举,我们就得为你择选一户好人家,让你娶个好点的大家闺秀,成家立业……”

        陆辛铮不理会温凤仪,只是抬眸瞅了瞅陆元钦。一年前他跟陆元钦说过,将来他要娶楚月鱼。当初他父亲没有反对,但是也没说同意。

        见陆辛铮看着自己,陆元钦又语气惺忪发话,“时间不早了,进屋休息吧,其他事情以后再说。至于明天侯爷千金的约,你必须得赴。”

        陆元钦说完转身而走,一派正义凛然的气势。温凤仪又看了看陆辛铮,而后还是焦急的去追陆元钦。

        翌日是七夕,城皇庙有灯会。戌时一到,方斯语跟陆辛铮便在这边见面了,然后两人慢慢步行,沿着护城河一带游逛。

        方斯语就比陆辛铮小三岁,今年18岁。很小的时候她便很喜欢陆辛铮,在她看来他各方面都比其他人家的公子哥强太多。他俊逸儒雅,才华横溢,文武双全,也不像其他人那样身上充满铜臭味。

        今晚这边真是特别热闹,到处都挂着各种颜色的灯,到处可见成双成对的情侣。情侣们走走看看,或观灯展,或赏荷花,或坐游船,脸上皆荡漾着幸福的笑意。

        只是,跟方斯语在一起时,陆辛铮总是心不在焉。

        “辛铮,你在想什么?”走着走着,方斯语忽然问,如水般的双眸凝视着他,似乎对他的一切都很感兴趣。

        方斯语不算明亮惊艳的大美女,但是富有大家闺秀的高雅气质。穿着一身淡蓝色碎花长裙,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手上拿着一把小圆扇,说话时还用扇子微微遮唇。

        “哦……没想什么……”陆辛铮看了看她,漫不经心的应。

        “听说昨天你去见了月鱼妹妹……是吗?”方斯语又问。小时候陆辛铮便跟楚月鱼关系好,她是知道的。

        她这么一问,陆辛铮立马停下脚步正视她,不太高兴问:“你怎么知道?”他想她的消息还挺灵通的。

        方斯语也停步,说:“我听你母亲说的。你别误会,我没其他意思。只是我也很关心月鱼妹妹近两年在乡下的生活状况,毕竟她父亲不在了……”

        “她很好。谢谢。”陆辛铮的语气又是特别冷硬的。

        当陆辛铮不再看她时,她的眸子里极速闪过一丝嫉恨的厉光。但是她依然面带微笑,言语温柔应着,“好就好……她好那我就放心了……”

        陆辛铮继续往前走,没有半句多话要对她说。今晚在这大街上,他们俩跟其他人不一样。他们肩并肩的走,看似熟悉,实则生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