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13章 谋略

第13章 谋略

        陆辛铮再冲他们点头,“嗯,见到了。”

        “她们还好吧?”温凤仪又问,是真关心。

        陆辛铮答:“还好。”

        温凤仪轻声一叹,似在感慨,“那就好。”

        陆元钦一直背手而立,当陆辛铮望向他时,他刻意微微侧身,问:“那小丫头见到你很高兴吧?”

        陆辛铮自然不假思索回答,“当然。”

        陆元钦想了一会,又有些结巴而特别认真问:“那么……那小丫头……她有没有跟你说,她爹临终前交代过什么?”

        陆辛铮摇头,告诉陆元钦,“她没跟我说那些。”

        “哦……”陆元钦应着,心中依然在思索什么,片刻后他又提醒陆辛铮,“明年秋天你得参加乡试,是不是也该好好准备一下了?”

        陆辛铮点点头,“爹,你放心,我知道。”说完准备进屋。

        他身后的陆元钦却又对他说,“下次你去了那边,就问问那小丫头,她爹临终前是否交代了什么。”

        陆辛铮自然又顿住,一脸疑惑且目光深沉地盯着陆元钦。

        陆元钦担心引起儿子的怀疑,害怕自己的真实身份在儿子面前暴露,不禁低头,右手放在鼻息下轻咳两声,再刻意叮嘱说:“委婉一点问,免得人家怀疑我们动机不纯。我乃同情她们母女,毕竟当年楚如海替我医治过顽疾。”

        陆辛铮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又点了下头,然后回了房。

        这晚子时,陆元钦悄悄进到自己书房,提笔写信,然后让信鸽带去夏州。

        他向他的上级禀告:楚家母女确实已回乡下农舍,然,图的下落尚且不明,建议先不动她们,由我令我儿慢慢诱导她们交图……

        此后的时光,陆辛铮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悄悄去一趟乡下,看望刘凤箫和楚月鱼母女俩。

        楚月鱼喜欢看书,学习各类知识,甚至一些偏门知识。但是她没法去学堂学习,他便经常带一些书籍过去给她看,并给她讲解那些她不懂而他懂的知识。

        刘凤箫总是不喜欢楚月鱼跟陆辛铮黏在一起,但是她也管不住楚月鱼。因为好几次陆辛铮过来都是瞒着她的,两个人悄悄在山里玩或河边玩或集镇玩。所以后来她也没管了,心想只要楚月鱼现在开心就好,而且她知道楚月鱼是打从心底里喜欢她的陆大哥。

        楚月鱼还喜欢看书,喜欢接触新鲜有趣的事物,待在这乡下根本没法接触到,也只有陆辛铮每次过来时她的那些求知欲才能得到满足。

        转眼又是一年多时间过去了。

        这日,骄阳火辣,偶有凉风习习。楚月鱼背着竹篓去山里采药,临近中午时陆辛铮便过来跟她会合了。

        山上小河边,一块大石上,陆辛铮仰面朝天躺着,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嘴里叼着一根小枯芽。

        每次过来这边跟楚月鱼在一起他都特别开心,感觉轻松自在。

        楚月鱼正站在一旁念书,“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之扬扬,可以乐饥……”每念几句便看下陆辛铮。

        今年她16岁了,一双眼睛灵动俏皮,一身大红色的布裙衬得她秀靥粉嫩堪比花娇。

        “陆大哥,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啊?”这会儿她又望向陆辛铮问道。

        陆辛铮立马坐起身来,一本正经给她讲述,“这两句话的意思是,陈国城门的下方,游玩休息很理想。泌丘泉水淌啊淌,清流也可充饥肠。”

        “哦……这样啊……”楚月鱼恍然大悟,又蹙眉动脑,好把他讲述的记到心上。

        陆辛铮目光清幽,耐有寻味盯着她,好似看不够她。

        察觉陆辛铮正那番凝视自己,楚月鱼的表情像是吃了蜜,收起了书本,大步迈过去,一把就扑到了他的身上,“啊……陆大哥……”

        陆辛铮被她扑倒了,抱着她又躺在大石上,挠了挠她的腰,问她:“怎么啦?”

        楚月鱼怕痒,咧开小嘴笑了好几声,样子特别可爱。然后她也不说话,就那么一直看着陆辛铮。她的目光那么复杂,其中夹杂着对他的崇拜、依恋、幻想,还有不舍。

        陆辛铮以为自己是了解她心思的,良久后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脸,说:“等我明年考完试,我就接你们母女到城区去。”

        不料,楚月鱼忽然撅嘴,再摇头说:“不用啦,我们就一直住在这儿,这儿挺好。”

        “好?”陆辛铮皱眉,穷乡僻壤的,他可一点都不觉得好。他说过好多次要带她们母女俩去城区住,可是每次她们都坚持拒绝。

        楚月鱼解释说:“对我们母女来说,这里比较安全。”

        陆辛铮还是皱眉,不明白她的话。楚月鱼不再说什么,忽然也从他身上起身,心中开始有些神伤。

        其实她知道的,她跟她的陆大哥不可能。

        “月鱼……”陆辛铮也起身,走到她的身后。

        楚月鱼抿抿唇,又很认真跟他说:“陆大哥,谢谢你这谢年对我跟我娘的照顾。”

        “跟我还客气什么?”陆辛铮有点不高兴。他早说过他要娶她,哪怕他父母不同意。

        楚月鱼又转身看着他说,“现在我们只是朋友,等你娶我了我们才算一家人。”

        陆辛铮俊逸的面容上浮现一丝忧伤的神色,依然端详着楚月鱼,但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知道,楚月鱼不相信他有着娶她的决心!

        楚月鱼觉得有些尴尬,又低头想了一会,忽然她说:“待在这里什么都不干,好无聊!陆大哥,不如你随我去那边采药吧,那边山林里有很多名贵的中草药呢!”

        “好啊。”陆辛铮想也没想答应了。

        楚月鱼立马自自己腰间掏出了《玄鸟图》查看!

        陆辛铮看着她的动作,看到她翻开手中的《玄鸟图》,乍时大吃一惊,神色大变!

        “这……”他吞吞吐吐,不知道说什么。这举世闻名的《玄鸟图》他自然听闻过,曾经他想方设法想要查阅与它有关的资料,可是找了好久才找到那么一点简单的资料。

        此时他也不敢相信它会在楚月鱼的手中。但看它背面那栩栩如生的玄鸟,正面那色彩流溢的景物,他完全可以判断,它分明就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