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12章 成长

第12章 成长

        在刘凤箫和楚月鱼走后几天,陆元钦和陆辛铮终于从京城回来了。

        听说楚家的变故,陆辛铮怎么都不肯相信。直到他跑到楚家药铺,看到那家店已经被其他人占用。

        然后,他发了疯似的满城寻找着刘凤箫和楚月鱼。

        最后,他当然没有找到。

        时光如河水般向前流淌,悄无声息,却很快速,不知不觉三年过去。

        某一天,陆辛铮无意间听到靖远侯府一个家丁在说,说他在乡下某个集镇上碰到了楚月鱼。

        陆辛铮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楚月鱼跟她母亲是回了乡下老家!

        后来他拿出地方志,查了好久终于才找到楚月鱼老家所在的具体乡村。紧跟着,他找去了她们乡下老家。

        这天晌午,楚月鱼跟往常一样干着活,坐在一张木质小板凳上,拿着一把小斧头慢慢地劈着柴。

        她小姑娘,没多少力气,所以劈的慢。

        看到楚月鱼娇小的身影坐在那里劈柴,陆辛铮差点喜极而泣。

        “月鱼!”他大声唤她,推开矮小的院门,大步流星朝她奔去。

        他的随从紧随其后。

        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楚月鱼怔了片刻。而后她回头起身张望,还没做其他反应,陆辛铮已经扑上来抱住了她。

        “月鱼……你真的在这里,可算让我找到你啦……”陆辛铮还好高兴的说着,说完还抱着她转了一圈。

        楚月鱼长高好多了,身姿婀娜,亭亭玉立,少女感更足。陆辛铮那样抱她,她显得有点羞涩,本就粉嫩的鹅蛋型小脸瞬间涨得透红。

        “陆大哥……”她细声唤着陆辛铮,待他放她下来后,又昂着脑袋问他,“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陆辛铮又抿抿唇,一脸惭愧说:“你爹的事情我跟我爹已经知道了。对不起月鱼,当初我们不在,没有帮到你们。回去后我打听了好久才知道你们出城了,也找了好久才找到你们这乡下老家。”

        陆辛铮说的令楚月鱼心里怪难受,因为她确实那样想过,如果当初他们父子在,她爹或许就不会死。可是那段时间,他们父子偏偏不在。

        但是她强压难受,还冲他轻柔一笑,“陆大哥,别那么说,你们不欠我们,进屋坐吧,我做茶给你们喝。”说完把他们俩领进了屋。

        她们住的是茅草屋,比较简陋,就一间正屋,正屋两边各一个小房间。西边是独立的茅房,东边是独立的灶房。鸡鸭养在西南边,蔬菜种在东南边。屋子里的家具也比较陈旧,看得出来都好多年了。

        看到陆辛铮来了,刘凤箫吃了一惊,然后也轻笑着招呼他坐。

        刚见到刘凤箫,陆辛铮便迫不及待告诉她们,“月鱼,婶儿,后来我爹着重调查了叔叔的案子,那天抓叔叔的那伙衙役是假的,我爹之前派了六名衙役,轮流守在你们家药铺附近,也是叔叔被抓的那天,在城外一座庙宇里发现了他们的尸首,他们被人杀了,连身上的衙役服饰也被人给扒走了。”

        母女俩听此,神色皆变,你看看你,我看看我,甚觉不可思议。

        陆辛铮素来温柔的眼眸中忽然乍现一抹厉光,又宽慰她们,“你们放心,这件案子我爹一定会彻查到底!叔叔的死因一定会弄得明明白白!到时候谁该偿命,就让他偿命,绝不姑且!”

        刘凤箫开始有些欣慰,楚月鱼心中也很感激。

        “好,我们知道了。陆公子,谢谢你。也代替我们母女,谢谢你爹陆大人。”刘凤箫说,并递上她给他泡的茶。

        茶叶是她们自己栽种又采摘再烘焙的绿茶,穷乡僻壤的也没其他美味可以拿来招待他。

        如今刘凤箫和楚月鱼住在这边,观察一遍附近的环境,陆辛铮怪不放心的,随便喝了一口茶后又站起身来对她们说:“月鱼,婶儿,你们跟我回城区去吧。叔叔不在了,以后就由我照顾你们!”

        他的话令母女俩再次感动,但是仅仅只是感动。

        很快刘凤箫又笑了笑,客客气气说:“谢谢你的好意。陆公子,你还年少,很多世俗常理你还没有深刻体会过。喝完茶早点回去吧,不然你父母会担心你。你的热心我们也记住了。”说完后她再看向陆辛铮的随从,示意他催陆辛铮回去。

        他的随从吴逸真在这时候扯了扯他的胳膊,还委屈地撅嘴。吴逸觉得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们是该回去了。而且他们这趟过来这里,他家夫人是非常反对的。

        “我……不是……婶儿……”陆辛铮依然有话要说,看着刘凤箫,又看了看楚月鱼。

        “陆大哥你回去吧,不然太阳就要落山了。我不去城里住,我娘也不去。你能记得我们,我们已经很感激了。”楚月鱼也催陆辛铮回去。这段时间她隐隐明白了一些道理,以前母亲为何让她别跟陆辛铮走太熟。

        陆辛铮启了启唇,再次欲言又止,光看着楚月鱼,目光深沉而复杂。

        楚月鱼转过身去,不理他了。

        “那好吧。今天我先回去。改天我再来看你们。”终于他说,语气特别无奈。他也知道,他确实得回去了。如果回去晚了,他母亲会怪他。本来他母亲不让他来,他自己非要来,她已经很不高兴了。

        转身之后,陆辛铮又对吴逸使了一个眼色。吴逸会意,从腰间拿出一袋银子,轻轻放在一旁的桌上。

        刘凤箫立马走过去,准备拿它还给他们。不料,陆辛铮很快说:“收下吧!这是我和我爹娘的一点心意!不然我回去后也不会安心!”

        陆辛铮都这么说了,刘凤箫自然没辙,最后收下了它。

        他们正要离开时,楚月鱼压抑着心头的不舍,挥了挥手。

        待他们走了,楚月鱼哭了。

        离开刘凤箫和楚月鱼所住的地方后,陆辛铮和吴逸快马加鞭,直到亥时时才回到家中。

        都这么晚了,陆辛铮还以为他爹娘都睡了。没想到,刚走到他的房间前,他爹陆元钦和他娘温凤仪便出现了。

        “见到那丫头跟她娘了?”不等他喊他们,温凤仪便问他,语气淡淡的,也没有责怪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