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11章 获宝

第11章 获宝

        将军少见表情的面容上浮现焦急的神色,又凑得距离将军夫人很近问她,“怎么样?弯弯……”

        楚月鱼站在一旁还没走,不等将军夫人说话,她便好心提醒,“夫人这是肺疾,多数肺疾由风寒引起,治疗需发表解寒。”

        将军立马蹙眉,又看向她一脸严肃问,“你怎么知道?”他看这个小姑娘,人才屁点大,倒还挺精明。

        楚月鱼有点被他的气势吓到,不自觉的后退半步,再说,“我爹是大夫啊,他以前经常看这种病的。”

        将军还是一脸严肃,一动不动看着楚月鱼。楚月鱼不知道他为何这样看着自己,也就瞪大眼睛一直看着他。

        刘凤箫觉得楚月鱼闯祸了,又连忙起身把楚月鱼拉回自己身边,再点头哈腰向将军和将军夫人赔不是。

        此将军虽然年轻,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是举手投足间自带威严和气势,一看就不好惹。

        楚月鱼也意识到了什么,不再靠近将军和将军夫人。

        晚一点时,他们休息够了,准备离开驿站,启程赶路。刚一起身,将军又看到了桌上那个香囊,随手将它收起,放进自己兜里。

        下午,为了安全起见,母女俩又悄悄跟在他们后面。赶路的时候,刘凤箫不忘教诫楚月鱼,“女儿啊,你要记住,以后尽量不要管别人闲事,不帮别人我们能力范围之外的任何忙。无论身在什么环境下,都要少说少问,多听多想。像将军和将军夫人,他们身份高贵,生病了自有很好的大夫医治,不必我们操心。实在是没人帮他们,你能帮他们才去帮他们。”

        刘凤箫的话,楚月鱼不知道它是不是就是真理,反正她记住了。

        回到老家后,她跟刘凤箫就着月光,很快把屋子的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

        这老家他们已经有四五年没回来住过,所剩东西不多,特别容易打扫。

        刘凤箫还记得楚如海的遗言,务必照料好他精心栽培的那株人参,说不定将来它能派上大用场。所以,夜深人静时,母女俩举着烛火,走进灶房找它。

        找了好久才发现那株人参栽在灶台下一个土坑里,个子不高,但青叶葱郁,并开着红色的小花。而且它的根有一部分裸露在外,没有被泥土掩盖。

        看到旁边有好多土灰,想起楚如海生前对它的重视,楚月鱼便蹲下身去,用双手挖着那些土灰,全部往它旁边拨,去掩埋它的根。

        挖着挖着,楚月鱼的手忽然顿住了。

        因为她挖出了一块折叠起来的布料,摸上去质地极好的样子。

        她皱了皱眉,果断拿起那块布,慢慢地打开。

        见楚月鱼手中忽然多了一块布,刘凤箫也赶紧蹲身,一脸诧异和好奇地看着,还把烛火举的更近。

        只见上面是一张地图!

        地图的中心点是京城皇宫,龙椅座下。龙椅座下有一条秘道,直通京城郊外青翠山上的修隐观。

        秘道内还有七八个洞口,有的洞口通往其他地方,有的洞口储藏着物资。包括哪个洞里有多少兵器,哪个洞里有多少金条,哪个洞里有多少粮草,地图上都有所说明。

        地图背面是一只玄鸟,玄鸟身上金丝熠熠,泛着黑亮的光泽。

        看着看着,母女俩都呆住了,瞠目结舌。

        忽然,自玄鸟眼睛里迸射出一道明亮而凌厉的白芒,极速没入楚月鱼的额心后便消失不见!楚月鱼怔了一下,甩了甩脑袋,而后目放惊喜的异光!

        她赶紧把图合上,亮声对刘凤箫说:“娘,这个好玩,以后就由我保管啦!”

        楚月鱼说完便兴高采烈的出去了,也不等刘凤箫再应。

        刘凤箫本要喊住她,可她跑的实在太快。待她出门后,刘凤箫不安地皱眉,在心中嘀咕: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玄鸟图》?

        思考一会后刘凤箫大致明白了:四年前丈夫为何忽然说即刻搬离,前不久家里为何遭遇变故,紧跟着丈夫为何会被人打死……

        楚月鱼拿着它回到房间,好像对它很熟悉一般,不假思索地用手点了一下玄鸟的眼睛。瞬间,正面图上的内容变换了,显示的不再是那副地图,而是一处深野山林!

        山林就在他们这边,距离她家不足十公里远。生长在里面的花草树木,栖居在林中的飞禽走兽,分别叫啥名字,具有哪种特征,主要用来做啥,图上一一指示着诠释着。

        楚月鱼看的愈发目瞪口呆,还忍不住流出了的口水,“哇……真是太神奇了……”

        刘凤箫回房后便叮嘱楚月鱼:将来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她手中有这么一张图!楚月鱼点点头,将它很好地保管和收藏起来!

        深秋的山间,夜里有点凉,母女俩同睡在一张床上,床上就铺着一张床褥,同盖一张单薄的棉被,感觉那么冷。

        第二天天色刚亮,刘凤箫还没有起床,楚月鱼便出去外面捡了一些干柴回家。刘凤箫起床时看到她在劈柴生火烧饭,内心五味杂陈。女儿很懂事,也很勤快,她很欣慰,但是她也觉得真是难为她了。

        为了过好日子,每天母女俩分工劳动。楚月鱼负责捡柴砍柴,洗碗洗衣,打扫卫生。刘凤箫则负责烧饭挑水,种菜浇菜,养鸡养鸭。

        几个月后,她们屋添置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小日子开始变得有模有样。

        只是,楚月鱼又想着怎么去赚点钱。

        那怎么赚钱呢?楚月鱼想到了那晚《玄鸟图》上显示的内容。在不远处的深山野林里,长着许多名贵的中草药。于是,她经常去那里采摘和挖掘中草药,再拿去集市上变卖。

        楚月鱼是喜欢钱的,因为她想攒钱交学费,像大户人家的小姐一样去私塾念书。她喜欢念书,也喜欢私塾的环境,很多公子哥相貌堂堂,斯文有礼,就像她的陆大哥那样。而这乡下山野间,多数都是莽汉村夫,每天都是打架斗殴。

        反正对刘凤箫和楚月鱼来说,自楚如海死后一切都变了,她们得亲自动手去干很多体力活,无论干啥都没有一个男人照应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