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10章 相救

第10章 相救

        临近中午,她们已经走完了一半路程,母女俩正准备停下来,吃点干粮,稍作休息,而后再继续赶路。

        当她们转身打算退到栈道边时,忽然,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壮汉骑着快马飞驰而来!

        马蹄铮铮,扬起尘土沙砾漫天,弄花了人的眼睛!

        中年壮汉看到楚月鱼站在路旁,立马伸手一把揪住她背上的衣服,直接把她掳到了他的马背上,嘴边还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又找到一个汉人丫头……”

        楚月鱼立马哭了起来,“呜,哇哇……娘,救我……”

        刘凤箫当然吓坏了,慌乱中扔了手中的东西,追着马匹哭着求着大喊:“不要抓我孩子……放下我的孩子……求求你……我的孩子……”

        马上的中年壮汉可不理会她,继续飞速骑马,昂天哈哈大笑,还高兴的挥舞着手中的马鞭。

        很快,刘凤箫追不上他了,无能为力的跪在栈道中央,凄厉的呐喊和痛哭。

        不远处马背上的楚月鱼还在呐喊求助,“救我!救我……”

        “我的孩子……对不起,娘救不了你……”刘凤箫的心中却只剩下绝望,她那么跪着,前额都磕到了地上。

        “让开让开!拦路上干什么?还要不要命啊?”忽然又有一个拿剑的年轻人过来了,他走到刘凤箫身边,怒气冲冲驱赶着她。

        在他的身后,还有一大队人马,足有四五百人,且个个身穿精致高档的盔甲战衣,威风凛凛。

        大队伍中央,还有一顶上乘的轿子。乘轿之人身份何等高贵,可想而知。

        因为刘凤箫正跪在路中央,所以他们那大队人马走着走着也停了下来。

        刘凤箫抬起头来,看到他们的阵势,一脸麻木。

        她不说话,也不避开……

        “喂,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不想活的话也死一边去……还想活的话就给我滚开,不然我……”见她呆在那里不让路这年轻人脾气更大了,还拔了拔剑想要吓唬她。

        不料,不等他说完,从那顶轿子里忽然传出一句清脆的男人声,“孙烨,问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这叫孙烨的一愣,然后点了下头,“好的将军。”

        “将军?”刘凤箫一听,眉上立马闪过一丝悦色。

        不等孙烨询问她,她便自己站起身来,扒开其他兵卫,急匆匆走到那顶轿子前。

        她跪在地上,哭着哀求说:“将军大人,求求你行行好,救救我的女儿!她才11岁,刚才被那个胡人掳走了!求求你行行好,帮我救救她……”

        轿子里的将军听此,工整的浓眉微微凝蹙,然后,他抚摸着同轿女人的手,很温柔对她说:“弯弯,我出去看看。”

        “嗯。去吧。”这叫弯弯的女人点了下头。她不算漂亮,胜在温婉端庄。只是,哪怕她涂了很多腮红在脸上,整个人看上去也没有多少血色。

        将军掀开轿帘便撞见了刘凤箫那复杂的目光。

        见他是一名年轻的将军,刘凤箫的美眸中再现一泓波澜。

        将军也看得出来,此时的刘凤箫无助而惶恐,并对他充满了期待,期待他能够救她的女儿。

        而他自然不会令她失望。

        “在哪儿啦?那个是吗?”他淡淡问着刘凤箫,放目四处望了望,而后指着东南面。

        只见东南面不远处,那个中年壮汉还在,他骑着马,一直在那边打圈,唱着歌,挥舞着手中的马鞭。

        马背上的楚月鱼则一直在哭……

        刘凤箫寻着他的目光也望到了那边,欣喜地连连点头,“是是是……”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把手伸向一旁。一旁的兵卫见此,连忙把自己手中的弓箭放到他的手上。他很快搭弦拉弓,瞄准了距离近半里远的中年壮汉。

        “咻”的一声。

        飞驰的箭支直中中年壮汉要害,他所乘的马匹也跟着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嘶,叫着叫着安然停了下来。

        楚月鱼一直紧紧抓着马鞍,所以一直没有被摔下来。现在马停下来了,她连忙从马上跳下去。

        看到那个中年壮汉倒下去,楚月鱼获救了,刘凤箫终于又笑了,大松一口气。

        救下楚月鱼后,此将军又回到轿子里,也不等刘凤箫跟他说一声谢谢,大概对他来说救下楚月鱼只是举手之劳吧。

        刘凤箫跑过去扶着楚月鱼,还捡回了之前她扔下的包袱。

        这一大队人马是要去边境的,而去边境正好得经过她们村。她们孤儿寡母两个人赶路很不安全,索性后来母女俩便跟在了他们大部队后面。

        中午时,将军和将军夫人进了一家驿站,母女俩想起她们身上还有一些盘缠,便也进去了。

        驿站内,刘凤箫跟楚月鱼坐一桌,她们就点了一壶酒,几个馒头。

        刘凤箫细心地检查着楚月鱼的全身,给她受伤的地方擦着酒。

        将军跟将军夫人坐一桌,两人总是轻柔地交谈,看上去恩恩爱爱。

        他们点了很多东西,将军夫人却没吃多少。她好像病了,时不时用手帕捂嘴咳嗽着。

        给楚月鱼检查完伤口后,刘凤箫便从包袱里拿出一个香囊,再望了望将军两口子,对楚月鱼示意。

        楚月鱼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刚才她被掳,多亏将军相救,她应该表示感谢的。

        随后她拿着香囊,走到他们两口子身边。将军夫人又开始咳嗽,将军总是轻拍着她的后背。

        “将军,将军夫人……”楚月鱼喊道。

        将军的目光暂且从将军夫人身上移开,偏头问她:“怎么?”问的时候他还稍微打量了她一圈,此时她衣服脏兮兮的,蓬头垢面,就像一个小乞丐。

        楚月鱼又抿抿唇,正视着他,“今天您救了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报答您,这是我自己缝制的香囊,里面是一些中草药粉末,如果您不嫌弃,就收下吧,以后把它放在枕边,可以安神,有助于睡眠。”

        “嗯,放这吧。”将军随口应她一声,语气不冷不热。

        楚月鱼本想再说点什么,却没有再说,因为将军没有再看她。她想,大将军架子大,是不会跟她这小孩多说的。

        很快她乖巧地遵照他所说的,将那个香囊放在了桌上。

        将军夫人忽然咳的愈发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