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9章 变故

第9章 变故

        那两个人正要上前把楚如海拖走。

        千钧一发之际,前方忽然又出现了两道人影。

        “住手!放开他!”其中一人大嚷。

        这是陆辛铮和他随从过来了,他们回家经过这里,发现前方有异常,便健步如飞冲上前来。

        陆辛铮练过身手,也是能文能武的全才,一看到他冲过来,手中还拿着剑,为首那人立马将大刀举起挥向他。

        “少爷小心!”陆辛铮的随从吓得好似魂都飞了,脸色瞬间煞白,大声提醒着。

        随后,另外两个黑衣人跟他们大哥一起对付着陆辛铮。刀剑互砍,响声砰嚓,每一声都惊心动魄。

        在他们打斗间,陆辛铮的随从又悄然闪到一旁,扶起地上的楚如海。

        剑光冷冽,被月光折射的更加明亮。突然间,剑柄上的“陆”字暴露在月光下。

        为首那人目光贼精,立马看到了那个字。他认出来了,那是陆家的祖传宝剑,从前他在陆元钦那里见过。

        “这居然是陆元钦家的小子!”他在心中嘀咕,咬咬牙后迅速转身,对他的两个兄弟使了一个眼色,“算了!”

        另外两人哪怕很是不解,却也听从他的赶紧撤离。

        一眨眼的工夫,三人便跑开了,消失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

        在跑开好久后,一人询问,“大哥,为什么就这样算了?我们三人打得过那小子……”

        为首那人答,“你知道那小子是谁吗?他是陆元钦的儿子。你若伤了陆元钦的儿子,这件事情就会惹得陆元钦格外注意……”

        那人好似明白了,想了片刻又问:“那就这样放过楚如海?”

        为首那人又答:“不然呢?你现在杀了楚如海就能拿回《玄鸟图》吗?只能先放他回去,让他心存悸怕,然后暗中盯紧他!”

        “是是是,还是大哥聪明!”那人表示崇拜。

        原本陆辛铮跟他的随从是打算回家的,可是半路遇到这么个情况,没办法,在那三个黑衣人跑掉后他们便扶着楚如海折返回到楚家药铺。

        那人那脚踢得极重,楚如海腹痛好久都没有缓和。

        楚月鱼给楚如海倒了一杯温水,刘凤箫弄了一些草药给他敷在肚子上。

        陆辛铮温润的面容上也抹过一丝淡淡的愁色,宽慰他们说:“这三个人真是猖狂,时间还这么早,便在中心城区行凶。你们放心吧,回去我一定禀告我爹,并让他派人严防戒备,好好盯着这一带,保卫你们的安危。”

        楚月鱼看向陆辛铮,咧开小嘴冲他一笑,再催促他,“陆大哥,现在你们快回去吧。若时间太晚,我也担心你们路上不安全。”

        楚如海也在这时候深吸一口气,望着他说:“月鱼说的对,陆公子,你早点回去吧,不然你爹娘也会担心你。”多余的道谢的话,他就没说了,因为已经说过太多。

        陆辛铮自然点头,“那我过段时间再来拜访。明天我得陪我爹上京一趟。”说完又望向楚月鱼,温柔的目光中隐含着多分不舍。

        楚月鱼也目光复杂的凝望他,心中好似有千言万语要对他说,最后却又觉得什么都不能说。

        “再见。”随后陆辛铮说了一句。

        人生难料,世事无常。也是这声再见后,他们好久没见。

        因为三天后有一伙官兵装扮的人来到了他们家,为首那人说有人举报楚如海私贩军火和私造兵器,于是便把楚如海直接抓走了。留下楚月鱼和刘凤箫,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母女俩去找过陆元钦,正巧这些天陆元钦上京去了,陆辛铮陪他去了。然后她们再到靖远侯府找方靖岩,可是方靖岩说他不知道这回事,也不知道楚如海被抓去哪儿了,但是他一定会帮忙彻查到底。

        庆幸的是,又过了三天,楚如海被“放”回来了。尤记得那天晚上,夜凉如水,秋风萧瑟,半夜时分,他们家药铺的大门忽然被撞开,有人将他扔进屋子里。母女俩出来看到他,纷纷泣不成声,他是那样皮开肉绽,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后来,他们家关上了药铺,照料着楚如海的身子。但是,哪怕她们很悉心的照料,楚如海也没有好起来。

        某天晚上,虚弱的楚如海忽然小声对刘凤箫说:“等我不在了,你就带着月鱼回乡下老家……在老家农舍的灶房里,藏着一大盆人参,是我精心培育的……以后让月鱼继续帮我培育它,说不定将来它对你们来说有大用处,能救下你们的性命……”

        刘凤箫知道他为何这么说,跟交代遗言似的。她听着胸口极痛,如即将窒息般痛,却又无能为力。最后她也只是点头,告诉他说知道了。

        楚如海一死,楚月鱼的性情整个就变了。她跟她的母亲相依为命,两人总是生活的小心翼翼,生怕遭受别人的欺凌,都极少有笑了。

        爹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虽然她嘴上没说,不去任何地方哭闹申冤,但是她的心里从此留下了一个心结,一件心事。她知道自己势单力薄,只是跟母亲相伴相依,她们没有力量跟任何势力做任何斗争。对她们来说,首先最重要的事情是:活着。

        待楚如海入土后,她们便遵照他临终所说,回去乡下老家。

        搬回老家她们也是秘密的,没跟其他人打招呼。趁着天色还未完全拂晓,母女俩悄然出了城。

        也直到她们离开这渊州城,陆元钦和陆辛铮都没有从京城赶回来。

        她们的乡下老家,距离这渊州城大约三十公里。其实那边如今也不安全,因为距离边境更近,所以还是常有杂乱的兵马经过。

        辰时时,东边的天空翻出鱼肚皮色,朝霞渲染着一大片天空。栈道两旁,草木青翠,霜露微重。母女俩提着包袱,漫步而走。大约走到天黑,她们便可抵达乡下老家。她们所经过的每处地方,并非人迹稀少,反而来往的人群很多很杂,形形色色,有跑江湖的、有生意小贩、有商家巨贾、有官府兵卫、有外族人士,也有其他像她们这样的孤儿寡母。每当有人经过她们身边,距离她们很近时,刘凤箫都会赶紧把楚月鱼拉到怀里,很好的保护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