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8章 暗黑

第8章 暗黑

        望着他们的背影,刘凤箫无奈的摇头,还轻声叹息:现在你还小,爱粘着他就粘着吧。等你再大一些,可不能这样了。一旦被街坊邻居笑话,你还怎么嫁人?

        今天的渊州城更显热闹,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街道两旁,陈列着许许多多的小货摊,卖着七零八散的杂物。那些小贩的吆喝声和叫卖声,交织传入行人耳朵里,令人感觉异常喧嚣。

        一过来这边,楚月鱼便变得像一匹没法栓住的小马,先跑到这个摊子前看看,再跑到那个摊子前瞅瞅。她还总盯着那些琳琅满目的精美装饰品,两眼大放异光。

        忽然,楚月鱼在一个卖小乐器的货摊前停下,陆辛铮自然随她一同停下。

        摊上乐器种类很多,应接不暇。楚月鱼随手拿起一个鹅蛋形的玩意儿,正准备研究一下。

        身旁的陆辛铮立马跟她说话,“喜欢吗?这叫埙,是用嘴巴吹的。”

        楚月鱼还没来得及应,他已经付钱把它买下。

        楚月鱼每停在一处地方,陆辛铮便在那处地方给她买一样东西。楚月鱼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她想她喜欢,陆大哥也喜欢,那他们就把它买下来带回家。

        今天这正城区的许多人还在津津乐道一件事情,即:自这渊州地区走出去的寒门子弟步晟权,摘得了今年武状元的桂冠。而前年文考时,他是探花郎。也因为他年纪轻轻,才貌俱佳,文武双全,所以去年时当朝宰相已经将他招为女婿。

        当然了,这不是那些人讨论的重点。他们讨论的重点是,近日步晟权被授封为三品安北将军,奉旨前往渊州一带平定战乱。

        在渊州城,步晟权这个名字之所以人尽皆知,不仅因为他出身贫寒,19岁中探花,21岁成武状元,还因为他娶了宰相的嫡女,传闻中那位特别温柔贤淑且端庄大方的大家闺秀。现在他又被封为三品安北将军,可以说他真是年龄不大,成就很高,人生好像开了挂。反正他的人生,羡煞了很多旁人!

        无意间听到那些人的讨论,陆辛铮又停下来很认真对楚月鱼说:“月鱼,过几年等我考上了状元,我便娶你!”

        原本楚月鱼笑得一脸灿烂,这里瞅着那里看着,忽然听见陆辛铮这么跟她说话,她便停下脚步,面对着陆辛铮,抬手挠挠头,假装不明白的,“啊……陆大哥,你说什么啊?”

        陆辛铮也没有再重复,就伸手轻轻捏了捏她肉嘟嘟的脸。

        他知道,她还小,才11岁,不是很懂这些,所以反应不过来。

        其实楚月鱼听得懂,只是她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太受宠若惊了,因为陆大哥居然说以后要娶她……

        此时在她内心,她想说的是:就算陆大哥什么都不是,我也愿意嫁……

        傍晚时,靖远侯府。

        楚如海将那个红玉宝石还过来,正巧碰到了方靖岩。

        方靖岩在方老夫人所住的院落,方老夫人坐着,他则背手站在一旁,身板挺得很直,说话却很轻和,问着楚如海,“如海啊,你是不是看不起你表哥啊?你家丫头赢回去的东西,你居然退回来……”

        楚如海微微躬身作揖,礼貌一笑,再站直了说:“回侯爷的话,小女年幼,不知礼节,这红玉宝石较为贵重,她终究不该从侯府拿走。恰好今日是姨母生辰,我要过来给姨母拜寿,顺道也就把它带回来了。”

        “哈哈……”忽然方老夫人也起身了,一边拄着拐杖走一边很慢地说:“这个红玉宝石我就是要赏给月鱼,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亲孙女。如海,你可不能再跟我们见外……”

        虽然方老夫人说话时带着轻笑声,但是她的语气却是很严肃的。似乎她就是权威,她的话容不得别人反对!

        楚如海没办法,最后还是收下了那个红玉宝石。

        晚一点时,他跟方靖岩一齐从方老夫人的院落迈步而出。

        方靖岩忽然停下脚步,墨眸浅眯,面带愁色再问着楚如海,“对了,上午陆元钦陆大人来过,他说你们药铺的仓库,前夜起了大火?”

        楚如海自然也站住,轻声回答,“回侯爷的话,是。”

        “为何会起火?老弟心中是否有所猜测?”

        “完全没底。侯爷了解我的,我一向为人和善而谨慎,生怕与人结怨。”

        “哦……”方靖岩点了下头,昂头面向别处,好似在心中思忖什么。片刻之后他又看了看楚如海,用那种轻松聊天式很随性的口吻问,“听说陆大人近期会采购一批兵器军火和粮草药草,他有没有对你提过?”

        楚如海却又严肃地冲他作了个揖,“回侯爷的话,没有。我乃一介草民,跟陆大人往来生疏。”

        “哦。”方靖岩应,没再多说。

        楚如海离开侯府时,天色已黑,到处灰蒙蒙一片。

        侯府距离他家药铺有三四公里路远,中间还要穿过一片小树林。临近戌时时,皎洁的月光穿过密密麻麻的树叶照耀下来,在软绵绵的泥土地上映下斑驳的影子。

        楚如海在小树林里走,很快很快的走。今夜没风,这边也没人,到处都很安静,噤若寒蝉,悄寂无声。

        走着走着,忽然,他听见了风吹草动!

        前方树上有人,他身后也有人。

        他的心跳瞬间加速,也不得不停下脚步。

        瞬间,三个蒙面黑衣服出现在他眼前。同时,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东西呢?”为首那人语气阴阴问他。

        楚如海吓得浑身打哆嗦,思路却依然清晰,结结巴巴反问他,“什……什么东西?你们……是谁派来的?”

        那人说话愈发杀气腾腾,“哼!别装蒜了,找了你三年,总算才有今天!识相的就交出来,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楚如海还在打颤,又沙哑着嗓音说:“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可跟你们无冤无仇……”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为首那人显然没有了耐心,咬咬牙立马狠狠朝楚如海肚子里踢了一脚。

        楚如海直接被踢倒在地,痛得用双手捂着肚子,蜷曲在地上打滚,“哎呦……”

        “抓他回去!”为首那人又命令着另外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