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4章 追踪

第4章 追踪

        楚如海给陆元钦开了药方,陆元钦带回去,找城内比较有名的其他大夫鉴定了一番,确定没有坏处,这才开始抓药煎服。

        刚服三剂,便见成效,陆元钦变得对楚如海的医术大为赞赏。

        几日后,喧闹熙攘而肩比踵接的渊州城,城区某条深巷胡同内,楚家人已经在此安顿下来。

        楚如海花费行医多年攒下来的积蓄,在这里买了一座小院,又在陆元钦和方靖岩的帮助下,在临街的地方开了一个药铺,一来为了糊口谋生,二来也当行善救人。

        前些日,沛辰将他和步晟权拦截到的《玄鸟图》带到了京城,呈上递给皇上和太后过目。皇上和太后本大喜,然而拿着帛画仔细琢磨一番后,并未发现其有任何神奇之处,纯粹就是一张壮丽的山河风景图。

        皇上和太后没说什么,看过之后将那张帛画随手扔在一旁,不再有什么兴致。沛辰则心中打鼓,开始怀疑这张帛画是假的!

        随即,沛辰找了一个借口,向皇上和太后请示离开京城返回西北一段时间。他说想去了却一桩私事,实则是想确定自己的猜测!

        获得皇上和太后的恩准后,他很快回到了那日他和步晟权拦截卫良从队伍的地方。那些尸体还未被清理,但是许多兵器和马匹都不见了。

        卫良从也没有死,因为地上并没有他的尸体!

        就这些无关痛痒的线索,沛辰依然不能确定自己的猜测是不是对的,便决定往几十里外的渊州城去,一路上打探一下情况,顺道去见见他的好朋友方靖岩。

        每经过一处驿站或酒馆,沛辰都会进去休憩一两个时辰,向人打听夏州或西辽近期的动静。因为这些地方鱼龙混杂,总有汉人契丹人党项人聚集在一起。

        他走得慢,两日后才到达渊州城。

        这会儿,他跟方靖岩坐在一处茶楼上闲聊。方靖岩忽然脸色大变,失声惊问,“什么?你说皇上太后手中的《玄鸟图》极有可能是假的?”

        “嗯……”沛辰倒是无谓的点头,仿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来时他打听到了,目前夏州那边并未向西辽太后献奉贺礼。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方靖岩又问。

        顾沛辰说:“我先在渊州一带待一段时间,观察党项人的动静,那个卫良从定会再出现……”

        方靖岩点点头,表示赞同……

        离开楚家小农舍几日后,卫良从马不停蹄赶到西辽都城。虽然这时候西辽太后的寿诞已经过去,但他依然遵照李德明的旨意要把《玄鸟图》献上!

        然而,他掏出怀里的那张帛画再打开,很轻易便看出了它是假的!

        记得三年前,他领兵南犯,途经贺兰山东南面一个峡谷,在一处溪水边捡到《玄鸟图》。刚看到它时,它确实布料陈旧,显得毫不起眼,而且湿淋淋的。可是,将它展开,放在太阳下,在强烈刺眼太阳光线的照耀下,它竟会慢慢释放出缤纷的光芒!不同景物,不同颜色,色彩斑斓,浓淡相宜!久而久之,光线会在图上涌动,仿佛山能奔腾,河能流淌,煞是生动而鲜活!

        而此时他手中这张帛画,无论怎样弄它,它都不会有任何变化!

        那么,真正的《玄鸟图》去哪儿了?

        他第一个想到了楚如海,断定是楚如海趁他昏迷时调了包!

        随后他不辞而别,火速离开西辽都城,彻夜返回渊州乡下,来到楚家小农舍。

        已是日上三竿,小农舍的院门和屋门却紧闭着,周围四处也不见一个人影。驾马冲进院子里后,他下马焦躁地踹开屋门,闯进屋查看了一番,只见那些日常的简单的生活用品都还在,唯独不见一样比较值钱的东西。很明显,这户人家在近几天搬离了!

        顿时卫良从义愤填膺,嘴边骂骂咧咧,“狗日的!老子以为只是普通农户,没想到还大有来头!无论你们躲到哪儿,老子都要把你们给揪出来!”

        回到银州后,卫良从向夏王李德明和世子李元昊禀明了此事。

        李德明和李元昊听之盛怒,且大为震惊。

        李元昊二十几岁,穿着素色长袖衣,头戴黑色冠帽,身佩弓矢。面容略圆,炯炯的目光下鹰勾鼻耸起,刚毅中带着几分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态。中等身材,却显得魁梧雄壮,英气逼人。

        骁勇善战又嗜杀成性的他,战场上难逢敌手,听说步晟权英武不凡,身手敏捷程度丝毫不弱于他,不禁嗤之以鼻,不太相信,“中原会有如此凶猛之年轻人?”

        卫良从却连连点头,很肯定的告诉他,“有的!有的!”说完看了看自己被削掉右臂的右肩。

        李元昊循着他的目光,也瞅他右肩一眼,又不屑一笑说:“有机会我一定要亲自会会他……”

        卫良从面浮戾气,又咬咬牙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正好潜伏于宋廷的密使昨日来报,说《玄鸟图》已落入赵恒和刘娥之手,李德明暂不想也不敢明晃晃地跟大宋对着干,便对李元昊和卫良从说:“追踪《玄鸟图》的事,本王会交给大宋境内的密使,尔等不必再费心。当下尔等要做的是继续取悦辽主,因现时我们还得依傍它大辽。依辽和宋,伺机向西扩展我们的疆域土地。”

        卫良从不太乐意,漠然应了一声。李元昊也阴起眸子,心有所思。

        这日夜里,月黑风高,一道鬼魅的黑影快速窜到了陆元钦的书房,背手立于窗前。

        陆元钦尚未回卧房就寝,还坐在书桌前处理公务。忽然一个黑衣人出现站在前方窗前,他的浓眉紧紧一拧。他并没有被吓到,只是吃了一惊,而后连忙放下手中的笔,站起身来。

        黑衣人只有两只眼睛和嘴巴和双手露在外面,用那沙涩的嗓音对他说:“现时《玄鸟图》下落不明,极有可能是落入了此人之手。你查一下最近他是不是进入你渊州城了,他还带着老婆孩子。如果是,你知道该怎么做。”说完运功涌出一阵轻风,将手中一幅画像抛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