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3章 避难

第3章 避难

        夜里赶路有好有坏,好是一般不会碰到无良的兵马,坏是容易遇到豺狼虎豹之类。好在一路上他们并没有遇到任何野兽,翌日寅时时平安抵达渊州城外。城门还未开,他们便在城郊一座破庙里休憩了近两个时辰。到了卯时,天边开始溢出晨曦之光,城门打开,他们终于进城,然后径直去往靖远侯府。

        来到侯府大门口,他们等了好一会,待门卫进去禀告了,这才得以进到府内,跟靖远侯方靖岩及方老夫人董祯见面。

        楚家跟靖远侯府不算很亲的亲戚,但是却是西北边境方圆百里内唯一的亲戚。方老夫人董祯跟楚如海的亲生母亲董扇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也就是说方老夫人是楚如海的姨母。

        此时,五人坐于正堂之上,锦衣华服又雍容尊贵的方靖岩和方老夫人坐的主座,而风尘仆仆的楚家三口则坐在侧边。刘凤箫的坐姿还显得有些拘谨,楚如海和楚月鱼倒是自然随性。

        楚家人本来都生活在乡下,这次楚如海忽然拖家带口来到城里,方靖岩和方老夫人很是诧异。楚如海便向他们解释,因为近期乡下兵荒马乱,很不安全,所以他们来城里图清净。

        方靖岩和方老夫人一听,皆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

        “那大外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有需要我府照应的地方,尽量开口……”方老夫人面带微笑说着,看了看楚如海,又看了看楚月鱼,眼中掠过一抹惊艳。

        这一刻楚如海站起身来,姿态言语谦恭,说:“如海想在城区找个住所,先定居下来,还望姨母和侯爷帮忙。”说完他的目光又移到方靖岩身上。

        方老夫人都发话了,方靖岩自然不含糊,虽然从前他没跟乡下亲戚打过任何交道。他跟楚如海对视,眼神平静而深邃,也笑了笑,客客气气说:“我让管家替你们安排妥当。你们暂且在我府上住下。”

        一时间,楚如海比较高兴地笑了,还连忙冲方靖岩拱手作揖,“多谢侯爷!”

        方靖岩也站起身来,但没再看他,背手气势傲然而立。

        楚如海还想再说什么,可他又看得出来,方靖岩并不想多搭理他,索性没再多言。

        楚月鱼将楚如海和方靖岩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不禁轻吸一口气,凝蹙着眉在心中思考什么。

        方老夫人再次注意到了楚月鱼,小姑娘长得乖巧秀气,却有些少年老成,便又看向楚如海询问,“丫头几岁了?看上去挺聪明懂事儿……”

        楚如海回视方老夫人,告诉她,“刚满7岁。”

        “叫什么名字?”方老夫人又问。

        这时候,楚月鱼忽然站起来,很快跑到了方老夫人身前半尺外,用那清亮的声音冲她说,“我叫楚月鱼,月是月亮的月,鱼是一条鱼的鱼!月鱼见过姨祖母,愿姨祖母福如东海,身体健康!”

        方老夫人愣了片刻,诧异不已。待她回过神后,又笑得合不拢嘴,还把楚月鱼拉到自己身旁,仔细打量了她一番,打趣说:“我果然没有看走眼……小丫头伶俐得很……”

        楚月鱼咧开小嘴盈盈一笑,特别礼貌说:“谢谢姨祖母夸奖!”待她把方老夫人也端详了一遍,又略微讨好说:“姨祖母,您跟我亲祖母长得真像,难怪第一眼看到您我就觉得亲切……来,我给您捶肩,以前我经常给我亲祖母捶肩……”

        方老夫人愈发高兴了,连连点头应着:“好,好……”

        楚月鱼会有此举,楚如海和刘凤箫也吃了一惊,互视一眼。

        方老夫人对楚月鱼喜欢,方靖岩觉得挺不容易,倏然不再板着个脸,轻松自然地微微挑眉。想他自己的孩儿,跟这嫡祖母的关系可一点都不亲,都因敬畏而疏远她。他不禁用欣赏的眼光再视楚如海,主动告诉他,“下午知州陆元钦陆大人会到此,你家的情况我来跟他说。他患隐疾多年,身体时常不太舒服,听说你医术还算精湛,到时候你可替他看看。”

        楚如海又面向方靖岩,冲他弯腰低头,振声而应,“好!再谢侯爷提点!”

        侯爷对嫡母的尊敬程度,也是出乎他意料的。

        晚一点时,楚家三口被安排到西面客房休息,侯府奴仆还给他们端去比较丰盛的食物。

        下午,知州陆元钦陆大人果然过来拜访靖远侯方靖岩,还带着他年仅12岁的儿子陆辛铮。

        在侯府西侧花园里,方靖岩和陆元钦散着步,两人边走边聊。陆辛铮跟在他们身后,倾耳聆听,但不轻易说话。

        楚如海带着楚月鱼经过,假装是跟他们偶遇。见此,方靖岩就正好喊住他们。

        父女俩连忙迈到他们身前,行礼问好。而后,方靖岩便对陆元钦说:“这位就是那会儿我跟你提过的,咱渊州一带比较有名的乡村大夫楚如海。最近乡下兵荒马乱,他携家眷来到城里,打算在此安家定居。”

        陆元钦不到四十岁的样子,面容文雅白净,颇有书生气质,目光却阴鸷而精锐,令人不敢轻易与他对视。他轻轻扫视楚如海一圈,然后淡声询问,“先生瞅我身体如何?”

        面对陆元钦,楚如海因为有些颤栗所以更加谨慎,观了他气色一圈,再弯腰拱手回他话:“大人有疾在脾胃肠,需服汤药调理数日……”

        “哦?那劳烦先生给我开个方子……”陆元钦的语气又是轻冷而严肃的。

        楚如海又想了想才点头,“好。我这就回屋给您写个药方。”

        大人之间姿态不一,小孩却是天真无邪。楚如海神色匆匆进屋写药方去了,楚月鱼依然愣站在那里,眨了眨明亮而俏皮的大眼睛。忽然,陆元钦身后的陆辛铮跑上前来,直接牵起楚月鱼的手,冲她笑得好不烂漫问:“小妹妹,你对这里熟悉吗?带我逛逛好不好?”

        楚月鱼有些羞涩,连忙缩回自己的手背在身后,双颊泛红,心中却很高兴,抿抿唇很认真说:“我对这里不熟悉。但是我们可以一起在这里玩。”

        “嗯!”陆辛铮点头,看了看他爹陆元钦当打了招呼,便又拉起楚月鱼的手,两人肩并肩往前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