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峥嵘图在线阅读 - 第2章 道义

第2章 道义

        想象几十年前,党项人的兵马没少侵犯附近的村庄,对无辜黎民百姓的人身财产进行烧杀抢夺。近些年好点,因为太祖赵匡胤登基建立了大宋朝,而后不停地派遣将帅征伐四方保障边境安危,或自己御驾亲征攻城掠地巩固政权和统治。

        此时这名党项将士向他求助,他犹豫着要不要救。不救因为立场不同,救因为医者仁心。皱眉思忖片刻后,他说:“我可以救你,但你必须答应今后你和你的部下,不伤害不掠夺我朝百姓的一分一毫。”

        “好……”卫良从答应了。

        随后,父女俩就地开始对卫良从的伤势进行医治。刚好今天下午他们采撷了一些止血镇痛的中草药,包括三七、郁金、大血藤、五灵脂。

        晚一点时,父女俩还把他带回家医治。此时的他,已经昏死过去。

        这个乡野村夫名为楚如海,是方圆十里内比较有名的大夫。他的女儿叫楚月鱼,今年刚满7岁。他的老婆名叫刘凤箫,今年25岁,长得端庄娴静,皮肤白净似雪。

        今天父女俩回家比较晚,刘凤箫比较担忧,生怕他们在山林里遇到豺狼虎豹之类。现在他们回来了,还搀扶着满身鲜血又断了一臂的卫良从,她悬着的心并未落下,反而愈发不安了,柳叶眉凝蹙询问,“他是?”

        楚如海说:“他应是党项人,受了重伤,求我们救他,我便把他带回来了。”

        “哦……”刘凤箫又一边轻声相应一边那么注视着楚如海轮廓分明的侧脸。她素来敬仰和服从丈夫,此时哪怕她觉得他的做法不妥,对他也没有任何的责备,反而还帮他一起搀扶卫良从,并叮嘱着,“那扶他到里屋吧,快点,别让外人看到……”

        待他们进到里屋了,楚月鱼也赶紧把大门给关上再栓上!

        月上柳梢头时,楚如海一个人在里屋工作,继续处理着卫良从身上的伤。

        当他给卫良从换衣服时,他发现了那块质地上乘的帛布。好奇心令他将其展开,看看那是何物。

        借着烛火之光,他看清楚了,那竟是一张其貌不扬实则恢弘大气的帛画!

        帛画背面是一只玄鸟,玄鸟身上金丝熠熠,泛着黑亮的光泽。帛画正面则内容精彩,画着一幅山河社稷图,描绘着公元1031年至公元1040元年,天下各大政权的疆域分布,包括大宋疆域、大辽疆域、西州回鹘、吐蕃诸部。其中右下角还写着一行字,着重声明着一点,即:公元1038年,李元昊成立,建立西夏国,定都兴庆府。

        而此年距离公元1038年,还有好多年!

        乍时,楚如海吓得脸色煞白,心跳加速。

        想他一介草民,世世代代在这乡间行医,从来不曾接触到如此神奇而重要的物件!

        他该怎么办?

        将此物上交给官府?不,不行。

        假装没有看到?这更加不行。

        一时间,他有些乱了方寸,不知所措。对他们来说,这乃不祥之物,会给他们全家带来杀身之祸!

        好久之后,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既能暂且令他们全家逃过杀身之祸,又能让这样的物件不在民间流传扰得人心不稳。

        很快他拿出笔墨和针线,再找到一块质地相同的帛布,开始临摹仿制那张帛画……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临摹仿制着那张帛画,没有出门,没有睡觉,吃饭由刘凤箫或楚月鱼端进去,甚至没有洗澡,连上厕所也次数少。

        刘凤箫将他的行为看在眼里,默契地一个字都没问,只是心知肚明他在干嘛。楚月鱼年幼,什么都不懂。

        花费了整整三天三夜的工夫,他终于大功告成。

        卫良从的上衣染了很多鲜血,楚如海自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临摹完毕后,他割破自己的手腕,故意洒了许多鲜血在那幅赝品上,搭配一些黄色的汤药,全部洒在上面再烘干,令它总体显得比较皱比较旧。如此一来,它跟原版真是如出一辙,一模一样。就连那只玄鸟,同样灵动逼真,神采奕奕,惟妙惟肖。

        卫良从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还没有苏醒,也趁着他尚未苏醒,楚如海将那幅赝品轻轻塞回他胸前的衣兜……

        在楚家人的治疗和照料下,翌日下午,卫良从苏醒过来,睁眼的瞬间,他连忙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胸口,然后一边坐起身一边从胸前掏出那张帛画。打开帛画粗略一看,没有异样和不妥,他脸上表情立马由紧绷变得轻松。

        当他把那张帛画收回衣兜里时,楚如海正好推门而入。

        “你醒了……”楚如海淡淡询问着,并看着满脸络腮胡子的他。

        卫良从自然记得是楚如海救了他,连忙下榻,冲楚如海低头浅施一礼,声音雄浑而洪亮道,“谢谢你救了我!”

        楚如海撇唇强笑,还冲他轻轻点头。

        卫良从又问他,“不知我昏迷了多久?”

        楚如海说:“四天。”

        卫良从眸色变暗,皱眉思考算了算日子。

        发现自己已经错过了西辽太后的寿诞,他表情焦躁而无奈,又看向楚如海,客客气气说:“救命之恩,改日再报!现今我还有要事在身,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楚如海又点了下头,背手站在那儿,没再说话。

        卫良从提步,匆忙往门口迈。刚走出房间,正巧又碰到了刘凤箫和楚月鱼母女。

        他不禁微微停步,刻意望了她们母女一眼。

        刘凤箫和楚月鱼跟他对视,也记住了他的样子。

        待卫良从走了,身影消失不见了,楚如海忽然深沉一叹,再用不容商量的语气直接对她们母女说:“马上收拾东西,我们今日便搬离这里!”

        母女俩诧异的互视一眼,再视楚如海时却什么都没问。因为她们知道,楚如海有他的道理。

        很快,他们三人开始分头收拾行李,各自拿了一些比较贵重的东西,连夜离开了这个靠近边境的小村庄!

        他们往几十里外的渊州城去。打算投奔他们家的远房亲戚靖远侯。因为城区管制较严,外族外朝的兵马难以进去,相对来说比较安全。